第八十八回 渡泸水再缚番王 识诈降三擒孟获            
 
  却说孔明放了孟获,众将上帐问曰:“孟获乃南蛮渠魁,今幸被擒,南方便定,
丞相何故放之?”孔明笑曰:“吾擒此人,如囊中取物耳。直须降伏其心,自然平
矣。”诸将闻言,皆未肯信。
  当日孟获行至泸水,正遇手下败残的蛮兵,皆来寻探。众兵见了孟获,且惊且
喜,拜问曰:“大王如何能勾回来?”获曰:“蜀人监我在帐中,被我杀死十余人,
乘夜黑而走。正行间,逢着一哨马军,亦被我杀之,夺了此马,因此得脱。”众皆
大喜,拥孟获渡了泸水,下住寨栅,会集各洞酋长,陆续招聚原放回的蛮兵,约有
十余万骑。此时董荼那、阿会喃已在洞中。孟获使人去请,二人惧怕,只得也引洞
兵来。获传令曰:“吾已知诸葛亮之计矣,不可与战,战则中他诡计。彼川兵远来
劳甚,况即日天炎,彼兵岂能久住?吾等有此泸水之险,将船筏尽拘,在南岸一带
皆筑土城,深沟高垒,看诸葛亮如何施谋!”众酋长从其计,尽拘船筏,于南岸一
带筑起土城;有依山傍崖之地,高竖敌楼,楼上多设弓弩炮石,准备久处之计。粮
草皆是各洞供运。孟获以为万全之策,坦然不忧。
  却说孔明提兵大进,前军已至泸水。哨马飞报说:“泸水之内,并无船筏;又
兼水势甚急,隔岸一带筑起土城,皆有蛮兵守把。”时值五月,天气炎热,南方之
地,分外炎酷,车马衣甲,皆穿不得。孔明自至泸水边观毕,回到本寨,聚诸将至
帐中,传令曰:“今孟获兵屯泸水之南,深沟高垒,以拒我兵。吾既提兵至此,如
何空回?汝等各各引兵,依山傍树,拣林木茂盛之处,与我将息人马。”乃遣吕凯离
泸水百里,拣阴凉之地,分作四个寨子。使王平、张嶷、张翼、关索各守一寨,内
外皆搭草棚,遮盖马匹,将士乘凉,以避暑气。参军蒋琬看了,入问孔明曰:“某
看吕凯所造之寨甚不好,正犯昔日先帝败于东吴时之地势矣。倘蛮兵偷渡泸水,前
来劫寨,若用火攻,如何解救?”孔明笑曰:“公勿多疑,吾自有妙计。”蒋琬等皆
不晓其意。
  忽报蜀中差马岱解暑药并粮米到。孔明令入。岱参拜毕,一面将米药分派四寨。
孔明问曰:“汝将带多少军来?”马岱曰:“有三千军。”孔明曰:“吾军累战疲困,
欲用汝军,未知肯向前否?”岱曰:“皆是朝廷军马,何分彼我。丞相要用,虽死
不辞。”孔明曰:“今孟获拒住泸水,无路可渡。吾欲先断其粮道,令彼军自乱。”
岱曰:“如何断得?”孔明曰:“离此一百五十里,泸水下流沙口,此处水慢,可以
扎筏而渡。汝提本部三千军渡水,直入蛮洞,先断其粮,然后会合董荼那、阿会喃
两个洞主,使为内应,不可有误。”马岱欣然去了,领兵前到沙口,驱兵渡水。因
见水浅,大半不下筏,只裸衣而过,半渡皆倒,急救傍岸,口鼻出血而死。马岱大
惊,连夜回告孔明。孔明随唤乡导土人问之。土人曰:“目今炎天,毒聚泸水,日
间甚热,毒气正发。有人渡水,必中其毒;或饮此水,其人必死。若要渡时,须待
夜静水冷,毒气不起,饱食渡之,方可无事。”孔明遂令土人引路,又选精壮军五
六百,随着马岱来到泸水沙口,扎起木筏,半夜渡水,果然无事。
  岱领着二千壮军,令土人引路,径取蛮洞运粮总路口夹山峪而来。那夹山峪,
两下是山,中间一条路,止容一人一马而过。马岱占了夹山峪,分拨军士,立起寨
栅。洞蛮不知,正解粮到,被岱前后截住,夺粮百余车。蛮人报入孟获大寨中。此
时孟获在寨中,终日饮酒取乐,不理军务。谓众酋长曰:“吾若与诸葛亮对敌,必
中奸计。今靠此泸水之险,深沟高垒以待之。蜀人受不过酷热,必然退走。那时吾
与汝等随后击之,便可擒诸葛亮也。”言讫,呵呵大笑。忽然班内一酋长曰:“沙口
水浅,倘蜀兵透漏过来,深为利害,当分军守把。”获笑曰:“汝是本处土人,如何
不知?吾正要蜀兵来渡此水,渡则必死于水中矣。”酋长又曰:“倘有土人说与夜渡
之法,当复何如?”获曰:“不必多疑。吾境内之人安肯助敌人耶?”正言之间,
忽报蜀兵不知多少,暗渡泸水,绝断了夹山粮道,打着平北将军马岱旗号。获笑曰:
“量此小辈,何足道哉!”即遣副将忙牙长,引三千兵投夹山峪来。
  却说马岱望见蛮兵已到,遂将二千军摆在山前。两阵对圆,忙牙长出马,与马
岱交锋,只一合,被岱一刀斩于马下。蛮兵大败,走回来见孟获,细言其事。获唤
诸将问曰:“谁敢去敌马岱?”言未毕,董荼那出曰:“某愿往。”孟获大喜,遂与
三千兵而去。获又恐有人再渡泸水,即遣阿会喃引三千兵,去守把沙口。
  却说董荼那引蛮兵到了夹山峪下寨,马岱引兵来迎。部内军有认得是董荼那,
说与马岱如此如此。岱纵马向前,大骂曰:“无义背恩之徒!吾丞相饶汝性命,今又
背反,岂不自羞?”董荼那满面惭愧,无言可答,不战而退。马岱掩杀一阵而回。
董荼那回见孟获曰:“马岱英雄,抵敌不住。”获大怒曰:“吾知汝原受诸葛亮之恩,
今故不战而退,正是卖阵之计。”喝教推出斩了。众酋长再三哀告,方才免死。叱
武士将董荼那打了一百大棍,放归本寨。诸多酋长皆来告董荼那曰:“我等虽居蛮
方,未尝敢犯中国,中国亦不曾侵我。今因孟获势力相逼,不得已而造反。想孔明
神机莫测,曹操、孙权尚自惧之,何况我等蛮方乎?况我等皆受其活命之恩,无可
为报。今欲舍一死命,杀孟获去投孔明,以免洞中百姓涂炭之苦。”董荼那曰:“未
知汝等心下若何?”内有原蒙孔明放回的人,一齐同声应曰:“愿往!”于是董荼那
手执钢刀,引百余人直奔大寨而来。时孟获大醉于帐中,董荼那引众人持刀而入,
帐下有两将侍立。董荼那以刀指曰:“汝等亦受诸葛丞相活命之恩,宜当报效。”二
将曰:“不须将军下手,某当生擒孟获去献丞相。”于是一齐入帐,将孟获执缚已定,
押到泸水边,驾船直过北岸,先使人报知孔明。
  却说孔明已有细作探知此事,于是密传号令,教各寨将士整顿军器,方教为首
酋长解孟获入来,其余皆回本寨听候。董荼那先入中军见孔明,细说其事。孔明重
加赏劳,用好言抚慰,遣董荼那引众酋长去了。然后令刀斧手推孟获入。孔明笑曰:
“汝前者有言,但再擒得,便肯降服。今日如何?”获曰:“此非汝之能也,乃吾
手下之人自相残害,以致如此,如何肯服!”孔明曰:“吾今再放汝去,若何?”孟
获曰:“吾虽蛮人,颇知兵法。若丞相端的肯放吾回洞中,吾当率兵再决胜负。若
丞相这番再擒得我,那时倾心吐胆归降,并不敢改移也。”孔明曰:“这番生擒,如
又不服,必无轻恕。”令左右去其绳索,仍前赐以酒食,列坐于帐上。孔明曰:“吾
自出茅庐,战无不胜,攻无不取,汝蛮邦之人,何为不服?”获默然不答。孔明酒
后,唤孟获同上马出寨,观看诸营寨栅所屯粮草,所积军器。孔明指谓孟获曰:“汝
不降吾,真愚人也。吾有如此之精兵猛将、粮草兵器,汝安能胜吾哉!汝若早降,
吾当奏闻天子,令汝不失王位,子子孙孙,永镇蛮邦,意下若何?”获曰:“某虽
肯降,却奈洞中之人未肯心服。若丞相肯放回去,就当招安本部人马,同心合胆,
方可归顺。”孔明忻然,又与孟获回到大寨饮酒。至晚,获辞去,孔明亲自送至泸
水边,以船送获归寨。
  孟获来到本寨,先伏刀斧手于帐下,差心腹人到董荼那、阿会喃寨中,只推孔
明有使命至,将二人赚到大寨帐下,尽皆杀之,弃尸于涧。孟获随即遣亲信之人守
把隘口,自引军出了夹山峪,要与马岱交战。却并不见一人,及问土人,皆言昨夜
尽搬粮草,复渡泸水归大寨去了。获再回洞中,与亲弟孟优商议曰:“如今诸葛亮
之虚实,吾已尽知,汝可去如此如此。”孟优领了兄计,引百余蛮兵,搬载金珠宝
贝、象牙犀角之类,渡了泸水,径投孔明大寨而来。方才过了河时,前面鼓角齐鸣,
一彪军摆开,为首大将乃马岱也。孟优大惊。岱问了来情,令在外厢,差人来报孔
明。
  孔明正在帐中与马谡、吕凯、蒋琬、费等共议平蛮之事,忽帐下一人,报称
孟获差弟孟优来进宝贝。孔明回顾马谡曰:“汝知其来意否?”谡曰:“不敢明言,
容某暗写于纸上呈与丞相,看合钧意否?”孔明从之。马谡写讫,呈与孔明。孔明
看毕,抚掌大笑曰:“擒孟获之计,吾已差派下也。汝之所见正与吾同。”遂唤赵云
入,向耳畔吩咐如此如此;又唤魏延入,亦低言吩咐;又唤王平、马忠、关索入,
亦密密地吩咐。各人受了计策,皆依令而去,方召孟优入帐。优再拜于帐下曰:“家
兄孟获感丞相活命之恩,无可奉献,辄具金珠宝贝若干,权为赏军之资。续后别有
进贡天子礼物。”孔明曰:“汝兄今在何处?”答曰:“为感丞相天恩,径往银坑山
中收拾宝物去了,少时便回来也。”孔明曰:“汝带多少人来?”优曰:“不敢多带,
只是随行百余人,皆运货物者。”孔明尽教入帐看时,皆是青眼黑面,黄发紫须,
耳带金环,头跣足,身长力大之士。孔明就令随席而坐,教诸将劝酒,殷勤相待。
  却说孟获在帐中专望回音,忽报有二人回了。唤入问之,具说:“诸葛亮受了
礼物大喜,将随行之人,皆唤入帐中,杀牛宰羊,设宴相待。二大王令某密报大王,
今夜二更,里应外合,以成大事。”孟获听知甚喜,即点起三万蛮兵,分为三队。
获唤各洞酋长吩咐曰:“各军尽带火具,今晚到了蜀寨时,放火为号。吾当自取中
军,以擒诸葛亮。”诸多蛮将受了计策,黄昏左侧,各渡泸水而来。孟获带领心腹
蛮将百余人,径投孔明大寨,于路并无一军阻当。前至寨门,获率众将骤马而入,
乃是空寨,并不见一人。获撞入中军,只见帐中灯烛荧煌,孟优并番兵尽皆醉倒。
原来孟优被孔明教马谡、吕凯二人管待,令乐人搬做杂剧,殷勤劝酒,酒内下药,
尽皆昏倒,浑如醉死之人。孟获入帐问之,内有醒者,但指口而已。获知中计,急
救了孟优等一干人;却待奔回中队,前面喊声大震,火光骤起,蛮兵各自逃窜。一
彪军杀到,乃是蜀将王平。获大惊,急奔左队时,火光冲天,一彪军杀到,为首蜀
将乃是魏延。获慌忙望右队而来,只见火光又起,又一彪军杀到,为首蜀将乃是赵
云。三路军夹攻将来,四下无路,孟获弃了军士,匹马望泸水而逃。正见泸水上数
十个蛮兵,驾一小舟。获慌令近岸,人马方才下船,一声号起,将孟获缚住。原来
马岱受了计策,引本部兵扮作蛮兵,撑船在此,诱擒孟获。
  于是孔明招安蛮兵,降者无数。孔明一一抚慰,并不加害。就教救灭了余火。
须臾,马岱擒孟获至,赵云擒孟优至,魏延、马忠、王平、关索擒诸洞酋长至。孔
明指孟获而笑曰:“汝先令汝弟以礼诈降,如何瞒得过吾。今番又被我擒,汝可服
否?”获曰:“此乃吾弟贪口腹之故,误中汝毒,因此失了大事。吾若自来,弟以
兵应之,必然成功。此乃天败,非吾之不能也。如何肯降!”孔明曰:“今已三次,
如何不服?”孟获低头无语。孔明笑曰:“吾再放汝回去。”孟获曰:“丞相若肯放
吾兄弟回去,收拾家下亲丁,和丞相大战一场。那时擒得,方才死心塌地而降。”
孔明曰:“再若擒住,必不轻恕。汝可小心在意,勤攻韬略之书,再整亲信之士,
早用良策,勿生后悔。”遂令武士去其绳索,放起孟获,并孟优及各洞酋长,一齐
都放。孟获等拜谢去了。此时蜀兵已渡泸水。孟获等过了泸水,只见岸口陈兵列将,
旗帜纷纷。获到营前,马岱高坐,以剑指之曰:“这番拿住,必无轻放!”孟获到了
自己寨时,赵云早已袭了此寨,布列兵马。云坐于大旗下,按剑而言曰:“丞相如
此相待,休忘大恩!”获喏喏连声而去。将出界口山坡,魏延引一千精兵,摆在坡
上,勒马厉声而言曰:“吾今已深入巢穴,夺汝险要,汝尚自愚迷,抗拒大军。这
回拿住,碎尸万断,决不轻饶!”孟获等抱头鼠窜,望本洞而去。后人有诗赞曰:
    五月驱兵入不毛,月明泸水瘴烟高。
    誓将雄略酬三顾,岂惮征蛮七纵劳。
  却说孔明渡了泸水,下寨已毕,大赏三军,聚众将于帐下曰:“孟获第二番擒
来,吾令遍观各营虚实,正欲令其来劫营也。吾知孟获颇晓兵法,吾将兵马粮草炫
耀,实令孟获看吾破绽,必用火攻。彼令其弟诈降,欲为内应耳。吾三番擒之而不
杀,诚欲服其心,不欲灭其类也。吾今明告汝等,勿得辞劳,可用心报国。”众将
拜伏曰:“丞相智、仁、勇三者足备,虽子牙、张良不能及也。”孔明曰:“吾今安
敢望古人耶?皆赖汝等之力,共成功业耳。”帐下诸将听得孔明之言,尽皆喜悦。
  却说孟获受了三擒之气,忿忿归到银坑洞中,即差心腹人赍金珠宝贝,往八番
九十三甸等处,并蛮方部落,借使牌刀獠丁军健数十万,日齐备,各队人马,云
堆雾拥,俱听孟获调用。伏路军探知其事,来报孔明。孔明笑曰:“吾正欲令蛮兵
皆至,见吾之能也。”遂上小车而行。正是:
    若非洞主威风猛,怎显军师手段高。
  不知胜负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