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回 征南寇丞相大兴师 抗天兵蛮王初受执            
 
  却说诸葛丞相在于成都,事无大小,皆亲自从公决断。两川之民,忻乐太平,
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又幸连年大熟,老幼鼓腹讴歌,凡遇差徭,争先早办。因此
军需器械应用之物,无不完备,米满仓廒,财盈府库。
  建兴三年,益州飞报:“蛮王孟获大起蛮兵十万,犯境侵掠。建宁太守雍,
乃汉朝什方侯雍齿之后,今结连孟获造反。郡太守朱褒、越隽郡太守高定二人
献了城。止有永昌郡太守王伉不肯反。现今雍、朱褒、高定三人部下人马,皆与
孟获为乡导官,攻打永昌郡。今王伉与功曹吕凯,会集百姓,死守此城。”其报甚
急。孔明乃入朝奏后主曰:“臣观南蛮不服,实国家之大患也。臣当自领大军,前
去征讨。”后主曰:“东有孙权,北有曹丕,今相父弃朕而去,倘吴、魏来攻,如
之奈何?”孔明曰:“东吴方与我国讲和,料无异心。若有异心,李严在白帝城,
此人可当陆逊也。曹丕新败,锐气已丧,未能远图,且有马超守把汉中诸处关口,
不必忧也。臣又留关兴、张苞等分两军为救应,保陛下万无一失。今臣先去扫荡蛮
方,然后北伐,以图中原,报先帝三顾之恩,托孤之重。”后主曰:“朕年幼无知,
惟相父斟酌行之。”言未毕,班部间一人出曰:“不可,不可!”众视之,乃南阳
人也,姓王,名连,字文仪,现为谏议大夫。连谏曰:“南方不毛之地,瘴疫之乡。
丞相秉钧衡之重任,而自远征,非所宜也。且雍等乃癣疥之疾,丞相只须遣一大
将讨之,必然成功。”孔明曰:“南蛮之地,离国甚远,人多不习王化,收服甚难,
吾当亲去征之。可刚可柔,别有斟酌,非可容易托人。”王连再三苦劝,孔明不从。
  是日,孔明辞了后主,令蒋琬为参军,费为长史,董厥、樊建二人为掾史;
赵云、魏延为大将,总督军马;王平、张翼为副将,并川将数十员,共起川兵五十
万,前望益州进发。忽有关公第三子关索,入军来见孔明曰:“自荆州失陷,逃难
在鲍家庄养病,每要赴川见先帝报仇,疮痕未合,不能起行。近已安痊,打探得东
吴仇人已皆诛戮,径来西川见帝,恰在途中遇见征南之兵,特来投见。”孔明闻之,
嗟呀不已。一面遣人申报朝廷,就令关索为前部先锋,一同征南。大队人马,各依
队伍而行。饥餐渴饮,夜住晓行,所经之处,秋毫无犯。
  却说雍听知孔明自统大军而来,即与高定、朱褒商议,分兵三路:高定取中
路,雍在左,朱褒在右,三路各引兵五六万迎敌。于是高定令鄂焕为前部先锋。
焕身长九尺,面貌丑恶,使一枝方天戟,有万夫不当之勇。领本部兵,离了大寨,
来迎蜀兵。
  却说孔明引大军已到益州界分,前部先锋魏延,副将张翼、王平,才入界口,
正遇鄂焕军马。两阵对圆,魏延出马大骂曰:“反贼早早受降!”鄂焕拍马与魏延
交锋,战不数合,延诈败走,焕随后赶来。走不数里,喊声大震,张翼、王平两路
军杀来,绝其后路。延复回,三员将并力拒战,生擒鄂焕,解到大寨,入见孔明。
孔明令去其缚,以酒食待之。问曰:“汝是何人部将?”焕曰:“某是高定部将。”
孔明曰:“吾知高定乃忠义之士,今为雍所惑,以致如此。吾今放汝回去,令高
太守早早归降,免遭大祸。”鄂焕拜谢而去。回见高定,说孔明之德。定亦感激不
已。次日,雍至寨。礼毕,曰:“如何得鄂焕回也?”定曰:“诸葛亮以义放
之。”曰:“此乃诸葛亮反间之计,欲令我两人不和,故施此谋也。”定半信不
信,心中犹豫。忽报蜀将搦战,自引三万兵出迎。战不数合,拨马便走。延率
兵大进,追杀二十余里。次日,雍又起兵来迎。孔明一连二日不出。至第四日,
雍、高定兵分两路,来取蜀寨。
  却说孔明令魏延等两路伺候,果然雍、高定两路兵来,被伏兵杀伤大半,生
擒者无数,都解到大寨来。雍的人囚在一边,高定的人囚在一边。却令军士谣说:
“但是高定的人免死,雍的人尽杀。”众军皆闻此言。少时,孔明令取雍的人
到帐前问曰:“汝等皆是何人部从?”众伪曰:“高定部下人也。”孔明教皆免其
死,与酒食赏劳,令人送出界首,纵放回寨。孔明又唤高定的人问之。众皆告曰:
“吾等实是高定部下军士。”孔明亦皆免其死,赐以酒食。却扬言曰:“雍今日
使人投降,要献汝主并朱褒首级,以为功劳。吾甚不忍,汝等既是高定部下军,吾
放汝等回去,再不可背反。若再擒来,决不轻恕。”众皆拜谢而去,回到本寨,入
见高定,说知此事。定乃密遣人去雍寨中探听。却有一般放回的人,言说孔明之
德。因此雍部军,多有归顺高定之心。
  虽然如此,高定心中不稳,又令一人来孔明寨中探听虚实,被伏路军捉来见孔
明。孔明故意认做雍的人,唤入帐中问曰:“汝元帅既约下献高定、朱褒二人首
级,因何误了日期?汝这厮不精细,如何做得细作!”军士含糊答应。孔明以酒食
赐之,修密书一封,付军士曰:“汝持此书付雍,教他早早下手,休得误事。”
细作拜谢而去,回见高定,呈上孔明之书,说雍如此如此。定看书毕,大怒曰:
“吾以真心待之,彼反欲害吾,情理难容!”便唤鄂焕商议。焕曰:“孔明乃仁人,
背之不祥。我等谋反作恶,皆雍之故。不如杀以投孔明。”定曰:“如何下手?”
焕曰:“可设一席,令人去请雍。彼若无异心,必坦然而来;若其不来,必有异
心。我主可攻其前,某伏于寨后小路候之,可擒矣。”高定从其言,设席请雍。
果疑前日放回军士之言,惧而不来。是夜,高定引兵杀投雍寨中。原来有孔明
放回免死的人,皆想高定之德,乘时助战。雍军不战自乱。上马望山路而走,
行不二里,鼓声响处,一彪军出,乃鄂焕也,挺方天戟,骤马当先。雍措手不及,
被焕一戟刺于马下,就枭其首级。部下军士皆降高定。
  定引两部军来降孔明,献雍首级于帐下。孔明高坐于帐上,喝令左右,推转
高定斩首报来。定曰:“某感丞相大恩,今将雍首级来降,何故斩也?”孔明大
笑曰:“汝来诈降,敢瞒吾耶?”定曰:“丞相何以知吾诈降?”孔明于匣中取出
一缄,与高定曰:“朱褒已使人密献降书,说你与雍结生死之交,岂肯一旦便杀
此人,吾故知汝诈也。”定叫屈曰:“朱褒乃反间之计也,丞相切不可信!”孔明
曰:“吾亦难凭一面之词,汝若捉得朱褒,方表真心。”定曰:“丞相休疑,某去
擒朱褒来见丞相若何?”孔明曰:“若如此,吾疑心方息也。”高定即引部将鄂焕
并本部兵,杀奔朱褒营来。比及离寨约有十里,山后一彪军到,乃朱褒也。褒见高
定军来,慌忙与高定答话。定大骂曰:“汝如何写书与诸葛丞相处,使反间之计害
吾耶?”褒目瞪口呆,不能回答。忽然鄂焕于马后转过,一戟刺朱褒于马下。定厉
声而言曰:“如不顺者皆戮之!”于是众军一齐拜降。定引两部军来见孔明,献朱
褒首级于帐下。孔明大笑曰:“吾故使汝杀此二贼,以表忠心。”遂命高定为益州
太守,总理三郡;令鄂焕为牙将。三路军马已平。
  于是永昌太守王伉出城迎接孔明。孔明入城已毕,问曰:“谁与公守此城,以
保无虞?”伉曰:“某今日得此郡无危者,皆赖永昌不韦人,姓吕,名凯,字季平。
皆此人之力。”孔明遂请吕凯至。凯入见礼毕。孔明曰:“人言公乃永昌高士,多
亏公保守此城。今欲平蛮方,公有何高见?”吕凯遂取一图呈与孔明曰:“某自历
仕以来,知南人欲反久矣。故密遣人入其境,察看可屯兵交战之处,画成一图,名
曰‘平蛮指掌图’,今敢献与明公。明公试观之,可为征蛮之一助也。”孔明大喜,
就用吕凯为行军教授兼乡导官。于是孔明提兵大进,深入南蛮之境。
  正行军之次,忽报天子差使命至。孔明请入军中,但见一人素袍白衣而进,乃
马谡也。为兄马良新亡,因此挂孝。谡曰:“奉主上敕命,赐众军酒帛。”孔明接
诏已毕,依命一一给散。遂留马谡在帐叙话。孔明问曰:“吾奉天子诏,削平蛮方。
久闻幼常高见,望乞赐教。”谡曰:“愚有片言,望丞相察之。南蛮恃其地远山险,
不服久矣,虽今日破之,明日复叛。丞相大军到彼,必然平服,但班师之日,必用
北伐曹丕,蛮兵若知内虚,其反必速。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
上,兵战为下。愿丞相但服其心足矣。”孔明叹曰:“幼常足知吾肺腑也。”于是
孔明遂令马谡为参军,即统大兵前进。
  却说蛮王孟获,听知孔明智破雍等,遂聚三洞元帅商议。第一洞乃金环三结
元帅,第二洞乃董荼那元帅,第三洞乃阿会喃元帅。三洞元帅入见孟获。获曰:“今
诸葛丞相领大军来侵我境界,不得不并力敌之。汝三人可分兵三路而进。如得胜者,
便为洞主。”于是分金环三结取中路,董荼那取左路,阿会喃取右路。各引五万蛮
兵,依令而行。
  却说孔明正在寨中议事,忽哨马飞报,说三洞元帅分兵三路到来。孔明听毕,
即唤赵云、魏延至,却都不吩咐;更唤王平、马忠至,嘱之曰:“今蛮兵三路而来,
吾欲令子龙、文长去,此二人不识地理,未敢用之。王平可往左路迎敌,马忠可往
右路迎敌,吾却使子龙、文长随后接应。今日整顿军马,来日平明进发。”二人听
令而去。又唤张嶷、张翼吩咐曰:“汝二人同领一军,往中路迎敌。今日整点军马,
来日与王平、马忠约会而进。吾欲令子龙、文长去取,奈二人不识地理,故未敢用
之。”张嶷、张翼听令去了。赵云、魏延见孔明不用,各有愠色。孔明曰:“吾非
不用汝二人,但恐以中年涉险,为蛮人所算,失其锐气耳。”赵云曰:“倘我等识
地理若何?”孔明曰:“汝二人只宜小心,休得妄动。”二人怏怏而退。赵云请魏
延到自己寨内商议曰:“吾二人为先锋,却说不识地理而不肯用。今用此后辈,吾
等岂不羞乎!”延曰:“吾二人只今就上马,亲去探之,捉住土人,便教引进以敌
蛮兵,大事可成。”云从之,遂上马径取中路而来。
  方行不数里,远远望见尘头大起。两人上山坡看时,果见数十骑蛮兵纵马而来。
二人两路冲出。蛮兵见了,大惊而走。赵云、魏延各生擒几人,回到本寨,以酒食
待之,却细问其故。蛮兵告曰:“前面是金环三结元帅大寨,正在山口。寨边东西
两路,却通五溪洞,并董荼那、阿会喃各寨之后。”赵云、魏延听知此话,遂点精
兵五千,教擒来蛮兵引路。比及起军时,已是二更天气,月明星朗,趁着月色而行。
刚到金环三结大寨之时,约有四更,蛮兵方起造饭,准备天明厮杀。忽然赵云、魏
延两路杀入,蛮兵大乱。赵云直杀入中军,正逢金环三结元帅,交马只一合,被云
一枪刺落下马,就枭其首级。余军溃败。魏延便分兵一半,望东路抄董荼那寨来;
赵云分兵一半,望西路抄阿会喃寨来。比及杀到蛮兵大寨之时,天已平明。
  先说魏延杀奔董荼那寨来,董荼那听知寨后有军杀至,便引兵出寨拒敌。忽然
寨前门一声喊起,蛮兵大乱,原来王平军马早已到了。两下夹攻,蛮兵大败。董荼
那夺路走脱,魏延追赶不上。却说赵云引兵杀到阿会喃寨后之时,马忠已杀至寨前。
两下夹攻,蛮兵大败,阿会喃乘乱走脱。各自收军回见孔明。孔明问曰:“三洞蛮
兵走了两洞之主,金环三结元帅首级安在?”赵云将首级献功。众皆言曰:“董荼
那、阿会喃皆弃马越岭而去,因此赶他不上。”孔明大笑曰:“二人吾已擒下了。”
赵、魏二人并诸将皆不信。少顷,张嶷解董荼那到,张翼解阿会喃到。众皆惊讶。
孔明曰:“吾观吕凯图本,已知他各人下的寨子。故以言激子龙、文长之锐气,故
教深入重地,先破金环三结,随即分兵左右寨后抄出,以王平、马忠应之。非子龙、
文长不可当此任也。吾料董荼那、阿会喃必从便径往山路而走,故遣张嶷、张翼以
伏兵待之,令关索以兵接应,擒此二人。”诸将皆拜伏曰:“丞相机算,神鬼莫测!”
孔明令押过董荼那、阿会喃至帐下,尽去其缚,以酒食衣服赐之。令各自归洞,勿
得助恶。二人泣拜,各投小路而去。孔明谓诸将曰:“来日孟获必然亲自引兵厮杀,
便可就此擒之。”乃唤赵云、魏延至,付与计策,各引五千兵去了。又唤王平、关
索同引一军,授计而去。孔明分拨已毕,坐于帐上待之。
  却说蛮王孟获在帐中正坐,忽哨马报来,说三洞元帅俱被孔明捉将去了,部下
之兵各自溃散。获大怒,遂起蛮兵迤逦进发,正遇王平军马。两阵对圆,王平出马,
横刀望之,只见门旗开处,数百南蛮骑将两势摆开。中间孟获出马,头顶嵌宝紫金
冠,身披缨络红锦袍,腰系碾玉狮子带,脚穿鹰嘴抹绿靴,骑一匹卷毛赤兔马,悬
两口松纹镶宝剑。昂然观望,回顾左右蛮将曰:“人每说诸葛亮善能用兵,今观此
阵,旌旗杂乱,队伍交错,刀枪器械无一可能胜吾者,始知前日之言谬也!早知如
此,吾反多时矣。谁敢去擒蜀将,以振军威?”言未尽,一将应声而出,名唤忙牙
长,使一口截头大刀,骑一匹黄骠马,来取王平。二将交锋,战不数合,王平便走。
孟获驱兵大进,迤逦追赶。关索略战又走,约退二十余里。孟获正追杀之间,忽然
喊声大起,左有张嶷,右有张翼,两路兵杀出,截断归路。王平、关索复兵杀回。
前后夹攻,蛮兵大败。孟获引部将死战得脱,望锦带山而逃。背后三路兵追杀将来。
获正奔走之间,前面喊声大起,一彪军拦住,为首大将乃常山赵子龙也。获见了大
惊,慌忙奔锦带山小路而走。子龙冲杀一阵,蛮兵大败,生擒者无数。孟获正与数
十骑奔入山谷之中,背后追兵至近,前面路狭,马不能行,乃弃了马匹,爬山越岭
而逃。忽然山谷中一声鼓响,乃是魏延受了孔明计策,引五百步军伏于此处。孟获
抵敌不住,被魏延生擒活捉了。从骑皆降。
  魏延解孟获到大寨来见孔明。孔明早已杀牛宰羊,设宴在寨。却教坐中摆开七
重围子手,刀枪剑戟,灿若霜雪。又执御赐黄金钺斧,曲柄伞盖,前后羽葆鼓吹,
左右排开御林军,布列得十分严整。孔明端坐于帐上,只见蛮兵纷纷攘攘,解到无
数。孔明唤到帐中,尽释其缚,抚谕曰:“汝等皆是好百姓,不幸被孟获所拘。今
受惊吓,吾想汝等父母兄弟妻子必倚门而望;若听知阵败,定然割肚牵肠,眼中流
血。吾今尽放汝等回去,以安各人父母兄弟妻子之心。”言讫,各赐酒食米粮而遣
之。蛮兵深感其恩,泣拜而去。孔明教唤武士押过孟获来。不移时,前推后拥,缚
至帐前。获跪于帐下。孔明曰:“先帝待汝不薄,汝何敢背反?”获曰:“两川之
地,皆是他人所占地土,汝主倚强夺之,自称为帝。吾世居此处,汝等无礼,侵我
土地,何为反耶?”孔明曰:“吾今擒汝,汝心服否?”获曰:“山僻路狭,误遭
汝手,如何肯服!”孔明曰:“汝既不服,吾放汝去,若何?”获曰:“汝放我回
去,再整军马,共决雌雄。若能再擒吾,吾方服也。”孔明即令去其缚,与衣服穿
了,赐以酒食,给与鞍马,差人送出路,径望本寨而去。正是:
    寇入掌中还放去,人居化外未能降。
  未知再来交战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