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回 玄德进位汉中王 云长攻拔襄阳郡            
 
  却说曹操退兵至斜谷,孔明料他必弃汉中而走,故差马超等诸将分兵十数路,
不时攻劫。因此操不能久住,又被魏延射了一箭,急急班师,三军锐气堕尽。前队
才行,两下火起,乃是马超伏兵追赶。曹兵人人丧胆。操令军士急行,晓夜奔走无
停,直至京兆,方始安心。
  且说玄德命刘封、孟达、王平等攻取上庸诸郡。申耽等闻操已弃汉中而走,遂
皆投降。玄德安民已定,大赏三军,人心大悦。于是众将皆有推尊玄德为帝之心,
未敢径启,却来禀告诸葛军师。孔明曰:“吾意已有定夺了。”随引法正等入见玄德
曰:“今曹操专权,百姓无主,主公仁义著于天下,今已抚有两川之地,可以应天
顺人,即皇帝位,名正言顺,以讨国贼。事不宜迟,便请择吉。”玄德大惊曰:“军
师之言差矣!刘备虽然汉之宗室,乃臣子也。若为此事,是反汉矣!”孔明曰:“非
也。方今天下分崩,英雄并起,各霸一方。四海才德之士舍死亡生而事其上者,皆
欲攀龙附凤,建立功名也。今主公避嫌守义,恐失众人之望。愿主公熟思之。”玄
德曰:“要吾僭居尊位,吾必不敢。可再商议长策。”诸将齐言曰:“主公若只推却,
众心解矣!”孔明曰:“主公平生以义为本,未肯便称尊号。今有荆襄、两川之地,
可暂为汉中王。”玄德曰:“汝等虽欲尊吾为王,不得天子明诏,是僭也。”孔明曰:
“今宜从权,不可拘执常理。”张飞大叫曰:“异姓之人皆欲为君,何况哥哥乃汉朝
宗派。莫说汉中王,就称皇帝,有何不可!”玄德叱曰:“汝勿多言!”孔明曰:“主
公宜从权变,先进位汉中王,然后表奏天子,未为迟也。”玄德再三推辞不过,只
得依允。
  建安二十四年秋七月,筑坛于沔阳,方圆九里,分布五方,各设旌旗仪仗。群
臣皆依次序排列。许靖、法正请玄德登坛,进冠冕玺绶讫,面南而坐,受文武官员
拜贺为汉中王。子刘禅,立为王世子。封许靖为太傅,法正为尚书令,诸葛亮为军
师,总理军国大事。封关羽、张飞、赵云、马超、黄忠为五虎大将,魏延为汉中太
守,其余各拟功勋定爵。玄德既为汉中王,遂修表一道,差人赍赴许都。表曰:
    备以具臣之才,荷上将之任,总督三军,奉辞于外,不能扫除寇难,靖匡
王室,久使陛下圣教陵迟,六合之内否而未泰,惟忧反侧,如疾首。曩者董卓,
伪为乱阶。自是之后,群凶纵横,残剥海内。赖陛下圣德威临,人臣同应,或忠义
奋讨,或上天降罚,暴逆并殪,以渐冰消。惟独曹操,久未枭除,侵擅国权,恣心
极乱。臣昔与车骑将军董承图谋讨操,机事不密,承见陷害。臣播越失据,忠义不
果,遂得使操穷凶极逆,主后戮杀,皇子鸩害。虽纠合同盟,念在奋力,懦弱不武,
历年未效。常恐殒没,辜负国恩,寤寐永叹,夕惕若厉。
    今臣群僚以为:在昔《虞书》,敦叙九族,庶明励翼,帝王相传,此道不
废。周监二代,并建诸姬,实赖晋、郑夹辅之力。高祖龙兴,尊王子弟,大启九国,
卒斩诸吕,以安大宗。今操恶直丑正,实繁有徒,包藏祸心,篡盗已显。既宗室微
弱,帝族无位,斟酌古式,依假权宜,上臣为大司马、汉中王。臣伏自三省:受国
厚恩,荷任一方,陈力未效,所获已过,不宜复忝高位,以重罪谤。群僚见逼,迫
臣以义。臣退惟寇贼不枭,国难未已,宗庙倾危,社稷将坠,诚臣忧心碎首之日。
若应权通变,以宁静圣朝,虽赴水火所不得辞。辄顺众议,拜受印玺,以崇国
威。仰惟爵号,位高宠厚;俯思报效,忧深责重。惊怖惕息,如临于谷。敢不尽力
输诚,奖励六师。率齐群义,应天顺时,以宁社稷。谨拜表以闻。
  表到许都,曹操在邺郡闻知玄德自立汉中王,大怒曰:“织席小儿,安敢如此!
吾誓灭之!”即时传令,尽起倾国之兵赴两川,与汉中王决雌雄。一人出班谏曰:“大
王不可因一时之怒,亲劳车驾远征。臣有一计,不须张弓只箭,令刘备在蜀自受其
祸。待其兵衰力尽,只须一将往征之,便可成功。”操视其人,乃司马懿也。操喜
问曰:“仲达有何高见?”懿曰:“江东孙权,以妹嫁刘备,而又乘间窃取回去;刘
备又据占荆州不还,彼此俱有切齿之恨。今可差一舌辩之士,赍书往说孙权,使兴
兵取荆州。刘备必发两川之兵以救荆州。那时大王兴兵去取汉川,令刘备首尾不能
相救,势必危矣。”操大喜,即修书令满宠为使,星夜投江东来见孙权。
  权知满宠到,遂与谋士商议。张昭进曰:“魏与吴本无仇,前因听诸葛之说词,
致两家连年征战不息,生灵遭其涂炭。今满伯宁来,必有讲和之意,可以礼接之。”
权依其言,令众谋士接满宠入城相见。礼毕,权以宾礼待宠。宠呈上操书,曰:“吴
魏自来无仇,皆因刘备之故,致生衅隙。魏王差某到此,约将军攻取荆州,魏王以
兵临汉川,首尾夹击。破刘之后,共分疆土,誓不相侵。”孙权览书毕,设筵相待
满宠,送归馆舍安歇。权与众谋士商议。顾雍曰:“虽是说词,其中有理。今可一
面送满宠回,约会曹操首尾相击;一面使人过江,探云长动静,方可行事。”诸葛
瑾曰:“某闻云长自到荆州,刘备娶与妻室,先生一子,次生一女。其女尚幼,未
许字人。某愿往与主公世子去求婚。若云长肯许,即与云长计议,共破曹操;若云
长不肯,然后助曹取荆州。”
  孙权用其谋,先送满宠回许都,却遣诸葛瑾为使,投荆州来。入城见云长,礼
毕,云长曰:“子瑜此来何意?”瑾曰:“特来求结两家之好。吾主吴侯,有一子,
甚聪明。闻将军有一女,特来求亲。两家结好,并力破曹,此诚美事。请君侯思之。”
云长勃然大怒曰:“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不看汝弟之面,立斩汝首!再休多言。”遂
唤左右逐出。瑾抱头鼠窜,回见吴侯,不敢隐匿,遂以实告。权大怒曰:“何太无
礼耶!”便唤张昭等文武官员商议取荆州之策。步骘曰:“曹操久欲篡汉,所惧者刘
备也。今遣使来令吴兴兵吞蜀,此嫁祸于吴也。”权曰:“孤亦欲取荆州久矣。”骘
曰:“今曹仁见屯兵于襄阳、樊城,又无长江之险,旱路可取荆州。如何不取,却
令主公动兵?只此便见其心。主公可遣使去许都见操,令曹仁旱路先起兵取荆州,
云长必掣荆州之兵而取樊城。若云长一动,主公可遣一将暗取荆州,一举可得矣。”
权从其议,即时遣使过江,上书曹操,陈说此事。操大喜,发付使者先回,随遣满
宠往樊城助曹仁为参谋官,商议动兵。一面驰檄东吴,令领兵水路接应,以取荆州。
  却说汉中王令魏延总督军马,守御东川,遂引百官回成都。差官起造宫庭,又
置馆舍。自成都至白水,共建四百余处馆舍亭邮。广积粮草,多造军器,以图进取
中原。细作人探听得曹操结连东吴,欲取荆州,即飞报入蜀。汉中王忙请孔明商议。
孔明曰:“某已料曹操必有此谋,然吴中谋士极多,必教操令曹仁先兴兵矣。”汉中
王曰:“似此如之奈何?”孔明曰:“可差使命就送官诰与云长,令先起兵取樊城,
使敌军胆寒,自然瓦解矣。”汉中王大喜,即差前部司马费诗为使,赍捧诰命,投
荆州来。
  云长出郭,迎接入城。至公厅礼毕,云长问曰:“汉中王封我何爵?”诗曰:“五
虎大将之首。”云长问:“那五虎将?”诗曰:“关、张、赵、马、黄是也。”云长怒
曰:“翼德吾弟也;孟起世代名家;子龙久随吾兄,即吾弟也,位与吾相并可也。
黄忠何等人,敢与吾同列?大丈夫终不与老卒为伍。”遂不肯受印。诗笑曰:“将军
差矣!昔萧何、曹参与高祖同举大事,最为亲近。而韩信乃楚之亡将也,然信位为
王,居萧、曹之上,未闻萧、曹以此为怨。今汉中王虽有五虎将之封,而与将军有
兄弟之义,视同一体,将军即汉中王,汉中王即将军也。岂与诸人等哉?将军受汉
中王厚恩,当与同休戚共祸福,不宜计较官号之高下。愿将军思之。”云长大悟,
乃再拜曰:“某之不明,非足下见教,几误大事。”即拜受印绶。费诗方出王旨,令
云长领兵取樊城。云长领命,即时便差傅士仁、糜芳二人为先锋,先引一军于荆州
城外屯扎;一面设宴城中,款待费诗。
  饮至二更,忽报城外寨中火起。云长急披挂上马,出城看时,乃是傅士仁、糜
芳饮酒,帐后遗火,烧着火炮,满营撼动,把军器粮草尽皆烧毁。云长引兵救扑,
至四更方才火灭。云长入城,召傅士仁、糜芳责之曰:“吾令汝二人作先锋,不曾
出军,先将许多军器粮草烧毁,火炮打死本部军人。如此误事,要你二人何用?”
叱令斩之。费诗告曰:“未曾出师,先斩大将,于军不利,可暂免其罪。”云长怒气
不息,叱二人曰:“吾不看费司马之面,必斩汝二人之首。”乃唤武士各杖四十,摘
去先锋印绶,罚糜芳守南郡,傅士仁守公安。且曰:“若吾得胜回来之日,稍有差
池,二罪俱罚。”二人满面羞惭,喏喏而去。云长便令廖化为先锋,关平为副将,
自总中军,马良、伊籍为参军,一同征进。先是,有胡华之子胡班,到荆州来投降
关公。公念其旧日相救之情,甚爱之,令随费诗入川见汉中王受爵。费诗辞别关公,
带了胡班,自回蜀中去了。
  且说关公是日祭了帅字大旗,假寐于帐中。忽见一猪,其大如牛,浑身黑色,
奔入帐中,径咬云长之足。云长大怒,急拔剑斩之,声如裂帛。霎然惊觉,乃是一
梦。便觉左足阴阴疼痛,心中大疑,唤关平至,以梦告之。平对曰:“猪亦有龙象,
龙附足,乃升腾之意,不必疑忌。”云长聚多官于帐下,告以梦兆。或言吉祥者,
或言不祥者,众论不一。云长曰:“吾大丈夫,年近五旬,即死何憾!”正言间,蜀
使至,传汉中王旨,拜云长为前将军,假节钺,都督荆、襄九郡事。云长受命讫,
众官拜贺曰:“此足见猪龙之瑞也。”于是云长坦然不疑,遂起兵奔襄阳大路而来。
  曹仁正在城中,忽报云长自领兵来,仁大惊,欲坚守不出。副将翟元曰:“今
魏王令将军约会东吴取荆州,今彼自来,是送死也,何故避之?”参谋满宠谏曰:
“吾素知云长勇而有谋,未可轻敌。不如坚守,乃为上策。”骁将夏侯存曰:“此书
生之言耳,岂不闻‘水来土掩,将至兵迎’?我军以逸待劳,自可取胜。”曹仁从其
言,令满宠守樊城,自领兵来迎云长。云长知曹兵来,唤关平、廖化二将,受计而
往。与曹兵两阵对圆,廖化出马搦战,翟元出迎。二将战不多时,化诈败,拨马便
走。翟元从后追杀,荆州兵退二十里。次日,又来搦战,夏侯存、翟元一齐出迎。
荆州兵又败,又追杀二十余里。忽听得背后喊声大震,鼓角齐鸣。曹仁即命前军速
回,背后关平、廖化杀来,曹兵大乱。曹仁知是中计,先掣一军飞奔襄阳。离城数
里,前面绣旗招,云长勒马横刀,拦住去路。曹仁胆战心惊,不敢交锋,望襄阳
斜路而走。云长不赶。须臾,夏侯存军至,见了云长,大怒,便与云长交锋,只一
合,被云长砍死。翟元便走,被关平赶上,一刀斩之,乘势追杀,曹兵大半死于襄
江之中。曹仁退守樊城。
  云长得了襄阳,赏军抚民。随军司马王甫曰:“将军一鼓而下襄阳,曹兵虽然
丧胆,然以愚意论之:今东吴吕蒙屯兵陆口,常有吞并荆州之意;倘率兵径取荆州,
如之奈何?”云长曰:“吾亦念及此,汝便可提调此事,去沿江上下,或二十里,
或三十里,选高阜处,置一烽火台,每台用五十军守之。倘吴兵渡江,夜则明火,
昼则举烟为号,吾当亲往击之。”王甫曰:“糜芳、傅士仁守二隘口,恐不竭力,必
须再得一人以总督荆州。”云长曰:“吾已差治中潘守之,有何虑焉?”甫曰:“潘
平生多忌而好利,不可任用。可差军前都督粮料官赵累代之。赵累为人忠诚廉直,
若用此人,万无一失。”云长曰:“吾素知潘为人,今既差定,不必更改。赵累现
掌粮料,亦是重事。汝勿多言,只与我筑烽火台去。”王甫怏怏拜辞而行。云长令
关平准备船只渡襄江,攻打樊城。
  却说曹仁折了二将,退守樊城,谓满宠曰:“不听公言,兵败将亡,失却襄阳,
如之奈何?”宠曰:“云长虎将,足智多谋,不可轻敌,只宜坚守。”正言间,人报
云长渡江而来,攻打樊城。仁大惊。宠曰:“只宜坚守。”部将吕常奋然曰:“某乞
兵数千,愿当来军于襄江之内。”宠谏曰:“不可。”吕常怒曰:“据汝等文官之言,
只宜坚守,何能退敌?岂不闻兵法云:‘军半渡可击。’今云长军半渡襄江,何不击
之?若兵临城下,将至壕边,急难抵当矣。”仁即与兵二千,令吕常出樊城迎战。吕
常来至江口,只见前面绣旗开处,云长横刀出马。吕常却欲来迎,后面众军见云长
神威凛凛,不战先走,吕常喝止不住。云长混杀过来,曹兵大败,马步军折其大半,
残败军奔入樊城。曹仁急差人求救,使命星夜至长安,将书呈上曹操,言:“云长
破了襄阳,现围樊城甚急,望拨大将前来救援。”曹操指班部内一人而言曰:“汝可
去解樊城之围。”其将应声而出,众视之乃于禁也。禁曰:“某求一将作先锋,领兵
同去。”操又问众人曰:“谁敢作先锋?”一人奋然出曰:“某愿施犬马之劳,生擒
关某,献于麾下。”操视之大喜。正是:
    未见东吴来伺隙,先看北魏又添兵。
  未知此人是谁,且看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