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回 诸葛亮智取汉中 曹阿瞒兵退斜谷            
 
  却说徐晃引军渡汉水,王平苦谏不听,渡过汉水扎营。黄忠、赵云告玄德曰:
“某等各引本部兵去迎曹兵。”玄德应允,二人引兵而行。忠谓云曰:“今徐晃恃
勇而来,且休与敌,待日暮兵疲,你我分兵两路击之可也。”云然之,各引一军据
住寨栅。徐晃引兵从辰时搦战,直至申时,蜀兵不动。晃尽教弓弩手向前,望蜀营
射去。黄忠谓赵云曰:“徐晃令弓弩射者,其军必将退也。可乘时击之。”言未已,
忽报曹兵后队果然退动。于是蜀兵鼓声大震,黄忠领兵左出,赵云领兵右出,两下
夹攻,徐晃大败,军士逼入汉水,死者无数。晃死战得脱,回营责王平曰:“汝见
吾军势将危,如何不救?”平曰:“我若来救,此寨亦不能保。我曾谏公休去,公
不肯听,以致此败。”晃大怒,欲杀王平。平当夜引本部军就中放起火来,曹兵大
乱,徐晃弃营而走。王平渡汉水,来投赵云。云引见玄德,王平尽言汉水地理。玄
德大喜曰:“孤得王子均,取汉中无疑矣。”遂命王平为偏将军,领乡导使。
  却说徐晃逃回,见操说王平反去降刘备矣。操大怒,亲统大军来夺汉水寨栅。
赵云恐孤军难立,遂退于汉水之西,两军隔水相拒。玄德与孔明来观形势。孔明见
汉水上流头有一带土山,可伏千余人。乃回到营中,唤赵云吩咐:“汝可引五百人,
皆带鼓角伏于土山之下。或半夜,或黄昏,只听我营中炮响。炮响一声,擂鼓一番。
只不要出战。”子龙受计去了。孔明却在高山上暗窥。次日,曹兵到来搦战,蜀营
中一人不出,弓弩亦都不发。曹兵自回。当夜更深,孔明见曹营灯火方息,军士歇
定,遂放号炮。子龙听得,令鼓角齐鸣。曹兵惊慌,只疑劫寨。及至出营,不见一
军。方才回营欲歇,号炮又响,鼓角又鸣,呐喊震地,山谷应声。曹兵彻夜不安。
一连三夜,如此惊疑。操心怯,拔寨退三十里,就空阔处扎营。孔明笑曰:“曹操
虽知兵法,不知诡计。”遂请玄德亲渡汉水,背水结营。玄德问计,孔明曰:“可
如此如此。”曹操见玄德背水下寨,心中疑惑,使人来下战书。孔明批:“来日决
战。”
  次日,两军会于中路五界山前,列成阵势。操出马,立于门旗下,两行布列龙
凤旌旗,擂鼓三通,唤玄德答话。玄德引刘封、孟达并川中诸将而出。操扬鞭大骂
曰:“刘备忘恩失义,反叛朝廷之贼。”玄德曰:“吾乃大汉宗亲,奉诏讨贼。汝
上弑母后,自立为王,僭用天子銮舆,非反而何?”操怒,命徐晃出马来战。刘封
出迎。交战之时,玄德先走入阵。封敌晃不住,拨马便走。操下令:“捉得刘备,
便为西川之主。”大军齐呐喊,杀过阵来。蜀兵望汉水而逃,尽弃营寨,马匹军器
丢满道上,曹军皆争取。操急鸣金收军。众将曰:“某等正待捉刘备,大王何故收
军?”操曰:“吾见蜀兵背汉水安营,其可疑一也;多弃马匹军器,其可疑二也。
可急退军,休取衣物。”遂下令曰:“妄取一物者立斩,火速退兵。”曹兵方回头
时,孔明号旗举起,玄德中军领兵便出,黄忠左边杀来,赵云右边杀来。曹兵大溃
而逃,孔明连夜追赶。操传令军回南郑。只见五路火起,原来魏延、张飞得严颜代
守阆中,分兵杀来,先得了南郑。操心惊,望阳平关而走。玄德大兵追至南郑褒州。
安民已毕,玄德问孔明曰:“曹操此来,何败之速也?”孔明曰:“操平生为人多
疑,虽能用兵,疑则多败。吾以疑兵胜之。”玄德曰:“今操退守阳平关,其势已
孤,先生将何策以退之?”孔明曰:“亮已算定了。”便差张飞、魏延分兵两路,
去截曹操粮道;令黄忠、赵云分兵两路,去放火烧山。四路军将,各引乡导官军去
了。
  却说曹操退守阳平关,令军哨探。回报曰:“今蜀兵将远近小路,尽皆塞断;
砍柴去处,尽放火烧绝。不知兵在何处。”操正疑惑间,又报张飞、魏延分兵劫粮。
操问曰:“谁敢敌张飞?”许褚曰:“某愿往。”操令许褚引一千精兵,去阳平关
路上护接粮草。解粮官接着,喜曰:“若非将军到此,粮不得到阳平矣。”遂将车
上的酒肉献与许褚。褚痛饮,便乘酒兴,催粮车行。解粮官曰:“日已暮矣,前褒
州之地山势险恶,未可过去。”褚曰:“吾有万夫之勇,岂惧他人哉!今夜乘着月
色,正好使粮车行走。”许褚当先,横刀纵马,引军前进。二更已后,往褒州路上
而来。行至半路,忽山凹里鼓角震天,一枝军当住,为首大将乃张飞也,挺矛纵马,
直取许褚。褚舞刀来迎,却因酒醉,敌不住张飞。战不数合,被飞一矛刺中肩膀,
翻身落马,军士急忙救起,退后便走。张飞尽夺粮草车辆而回。
  却说众将保着许褚,回见曹操。操令医士疗治金疮,一面亲自提兵来与蜀兵决
战。玄德引军出迎。两阵对圆,玄德令刘封出马。操骂曰:“卖履小儿,常使假子
拒敌。吾若唤黄须儿来,汝假子为肉泥矣!”刘封大怒,挺枪骤马,径取曹操。操
令徐晃来迎,封诈败而走。操引兵追赶。蜀兵营中,四下炮响,鼓角齐鸣。操恐有
伏兵,急教退军。曹兵自相践踏,死者极多,奔回阳平关。方才歇定,蜀兵赶到城
下,东门放火,西门呐喊,南门放火,北门擂鼓。操大惧,弃关而走。蜀兵随后追
袭。操正走之间,前面张飞引一枝兵截住,赵云引一枝兵从背后杀来,黄忠又引兵
从褒州杀来。操大败,诸将保护曹操,夺路而走。方逃至斜谷界口,前面尘头忽起,
一枝兵到。操曰:“此军若是伏兵,吾休矣。”及兵将近,乃操次子曹彰也。彰字
子文,少善骑射,膂力过人,能手格猛兽。操尝戒之曰:“汝不读书,而好弓马,
此匹夫之勇,何足贵乎?”彰曰:“大丈夫当学卫青、霍去病,立功沙漠,长驱数
十万众,纵横天下,何能作博士也!”操尝问诸子之志。彰曰:“好为将。”操问:
“为将何如?”彰曰:“披坚执锐,临难不顾,身先士卒,赏必行,罚必信。”操
大笑。建安二十三年,代郡乌桓反,操令彰引兵五万讨之。临行戒之曰:“居家为
父子,受事为君臣。法不徇情,尔宜深戒。”彰到代北,身先战阵,直杀至桑乾,
北方皆平。因闻操在阳平关,故来助战。
  操见彰至,大喜曰:“我黄须儿来,破刘备必矣?”遂勒兵复回,于斜谷界口
安营。有人报玄德言曹彰到。玄德问曰:“谁敢去战曹彰?”刘封曰:“某愿往。”
孟达又说要去。玄德曰:“汝二人同去,看谁成功。”各引兵五千来迎。刘封在先,
孟达在后。曹彰出马,与封交战,只三合,封大败而回。孟达引兵前进,方欲交锋,
只见曹兵大乱。原来马超、吴兰两军杀来,曹兵惊动。孟达引军夹攻。马超士卒蓄
锐日久,到此耀武扬威,势不可当。曹兵败走。曹彰正遇吴兰,两个交锋,不数合,
曹彰一戟刺吴兰于马下。三军混战,操收兵于斜谷界口扎住。
  操屯兵日久,欲要进兵,又被马超拒守;欲收兵回,又恐被蜀兵耻笑,心中犹
豫不决。适庖官进鸡汤,操见碗中有鸡肋,因而有感于怀。正沉吟间,夏侯入帐
禀请夜间口号。操随口曰:“鸡肋,鸡肋。”传令众官,都称鸡肋。行军主簿杨
修见传“鸡肋“二字,便教随行军士,各收拾行装,准备归程。有人报知夏侯。
大惊,遂请杨修至营中,问曰:“公何收拾行装?”修曰:“以今夜号令,便知
魏王不日将退兵归也。鸡肋者,食之无肉,弃之有味。今进不能胜,退恐人笑,在
此无益,不如早归。来日魏王必班师矣。故先收拾行装,免得临行慌乱。”夏侯
曰:“公真知魏王肺腑矣。”遂亦收拾行装。于是寨中诸将,无不准备归计。当夜
曹操心乱,不能稳睡,遂手提钢斧,绕寨私行。只见夏侯寨内军士,各准备行装。
操大惊,急回帐召问其故。曰:“主簿杨德祖先知大王欲归之意。”操唤杨修
问之,修以鸡肋之意对。操大怒曰:“汝怎敢造言,乱我军心!”喝刀斧手推出斩
之,将首级号令于辕门外。
  原来杨修为人恃才放旷,数犯曹操之忌。操尝造花园一所,造成,操往观之,
不置褒贬,只取笔于门上书一“活”字而去。人皆不晓其意。修曰:“门内添‘活’
字,乃‘阔’字也。丞相嫌园门阔耳。”于是再筑墙围,改造停当,又请操观之。
操大喜,问曰:“谁知吾意?”左右曰:“杨修也。”操虽称美,心甚忌之。又一
日,塞北送酥一盒至。操自写“一合酥”三字于盒上,置之案头。修入见之,竟取
匙与众分食讫。操问其故,修答曰:“盒上明书一人一口酥,岂敢违丞相之命乎?”
操虽喜笑,而心恶之。操恐人暗中谋害己身,常戒左右:“吾梦中好杀人,凡吾睡
着,汝等切勿近前。”一日昼寝帐中,落被于地,一近侍慌取覆盖。操跃起,拔剑
斩之,复上床睡,半晌而起,佯惊问:“何人杀吾近侍?”众以实对。操痛哭,命
厚葬之。人皆以为操果梦中杀人。惟修知其意,临葬时指而叹曰:“丞相非在梦中,
君乃在梦中耳。”操闻而愈恶之。
  操第三子曹植,爱修之才,常邀修谈论,终夜不息。操与众商议,欲立植为世
子。曹丕知之,密请朝歌长吴质入内府商议。因恐有人知觉,乃用大簏藏吴质于中,
只说是绢匹在内,载入府中。修知其事,径来告操。操令人于丕府门伺察之。丕慌
告吴质。质曰:“无忧也。明日用大簏装绢,再入以惑之。”丕如其言,以大簏载
绢入。使者搜看簏中,果绢也,回报曹操。操因疑修谮害曹丕,愈恶之。操欲试曹
丕、曹植之才干。一日,令各出邺城门。却密使人吩咐门吏,令勿放出。曹丕先至,
门吏阻之,丕只得退回。植闻之,问于修。修曰:“君奉王命而走,如有阻当者,
竟斩之可也。”植然其言,及至门,门吏阻住。植叱曰:“吾奉王命,谁敢阻当?”
立斩之,于是曹操以植为能。后有人告操曰:“此乃杨修之所教也。”操大怒,因
此亦不喜植。修又尝为曹植作答教十余条,但操有问,植即依条答之。操每以军国
之事问植,植对答如流。操心中甚疑,后曹丕暗买植左右,偷答教来告操。操见了,
大怒曰:“匹夫安敢欺我耶!”此时已有杀修之心。今乃借惑乱军心之罪杀之。修
死年三十四岁。后人有诗曰:
    聪明杨德祖,世代继簪缨。
    笔下龙蛇走,胸中锦绣成。
    闲谈惊四座,捷对冠群英。
    身死因才误,非关欲退兵。
  曹操既杀杨修,佯怒夏侯,亦欲斩之。众官告免。操乃叱退夏侯,下令来
日进兵。次日,兵出斜谷界口,前面一军相迎,为首大将乃魏延也。操招魏延归降,
延大骂,操令庞德出战。二将正斗间,曹寨内火起,人报马超劫了中后二寨。操拔
剑在手曰:“诸将退后者斩!”众将努力上前。魏延诈败而走,操方麾军回战马超,
自立马于高阜处,看两军争战。忽一彪军撞至面前,大叫:“魏延在此!”拈弓搭
箭,射中曹操,操翻身落马。延弃弓绰刀,骤马上山坡来杀曹操。刺斜里闪出一将,
大叫:“休伤吾主!”视之,乃庞德也。德奋力向前,战退魏延,保操前行。马超
兵已退,操带伤归寨,原来被魏延射中人中,折却门牙两个。急令医士调治。方忆
杨修之言,随将修尸收回厚葬,就令班师,却教庞德断后。操卧于毡车之中,左右
虎贲军护卫而行。忽报斜谷山上两边火起,伏兵赶来,曹兵人人惊恐,正是:
    依稀昔日潼关厄,仿佛当年赤壁危。
  未知曹操性命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