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五回 诏班师后主信谗 托屯田姜维避祸            
 
  却说蜀汉景耀五年冬十月,大将军姜维差人连夜修了栈道,整顿军粮兵器,又
于汉中水路调拨船只,俱已完备,上表奏后主曰:“臣累出战,虽未成大功,已挫
动魏人心胆。今养兵日久,不战则懒,懒则致病。况今军思效死,将思用命,臣如
不胜,当受死罪。”后主览表,犹豫未决。谯周出班奏曰:“臣夜观天文,见西蜀分
野,将星暗而不明。今大将军又欲出师,此行甚是不利。陛下可降诏止之。”后主
曰:“且看此行若何。果然有失,却当阻之。”谯周再三苦谏不从,乃归家叹息不已,
遂推病不出。
  却说姜维临兴兵,乃问廖化曰:“吾今出师,誓欲恢复中原,当先取何处?”
化曰:“连年征伐,军民不宁;兼魏有邓艾,足智多谋,非等闲之辈。将军强欲行
难为之事,此化所以不敢专也。”维勃然大怒曰:“昔丞相六出祁山,亦为国也。吾
今八次伐魏,岂为一己之私哉?今当先取洮阳。如有逆吾者必斩!”遂令廖化守汉中,
自同诸将提兵三十万,径取洮阳而来。早有川口人报入祁山寨中。时邓艾正与司马
望谈兵,闻知此信,遂令人哨探。回报蜀兵尽从洮阳而出。司马望曰:“姜维多计,
莫非虚取洮阳而实来取祁山乎?”邓艾曰:“今姜维实出洮阳也。”望曰:“公何以
知之?”艾曰:“向者姜维累出吾有粮之地,今洮阳无粮,维必料吾只守祁山,不
守洮阳,故径取洮阳。如得此城,屯粮积草,结连羌人,以图久计耳。”望曰:“若
此,如之奈何?”艾曰:“可尽撤此处之兵,分为两路去救洮阳。离洮阳二十五里,
有侯河小城,乃洮阳咽喉之地。公引一军伏于洮阳,偃旗息鼓,大开四门,如此如
此而行;我却引一军伏侯河,必获大胜也。”筹画已定,各各依计而行。只留偏将
师纂守祁山寨。
  却说姜维令夏侯霸为前部,先引一军径取洮阳。霸提兵前进,将近洮阳,望见
城上并无一杆旌旗,四门大开。霸心下疑惑,未敢入城,回顾诸将曰:“莫非诈乎?”
诸将曰:“眼见得是空城,只有些小百姓,听知大将军兵到,尽弃城而走了。”霸未
信,自纵马于城南视之,只见城后老小无数,皆望西北而逃。霸大喜曰:“果空城
也!”遂当先杀入,余众随后而进。方到瓮城边,忽然一声炮响,城上鼓角齐鸣,
旌旗遍竖,拽起吊桥。霸大惊曰:“误中计矣!”慌欲退时,城上矢石如雨。可怜夏
侯霸同五百军,皆死于城下。后人有诗叹曰:
    大胆姜维妙算长,谁知邓艾暗提防。
    可怜投汉夏侯霸,顷刻城边箭下亡。
司马望从城内杀出,蜀兵大败而逃。随后姜维引接应兵到,杀退司马望,就傍城下
寨。维闻夏侯霸射死,嗟伤不已。
  是夜二更,邓艾自侯河城内,暗引一军潜地杀入蜀寨。蜀兵大乱,姜维禁止不
住。城上鼓角喧天,司马望引兵杀出。两下夹攻,蜀兵大败。维左冲右突,死战得
脱,退二十余里下寨。蜀兵两番败走之后,心中摇动。维与众将曰:“胜败乃兵家
之常。今虽损兵折将,不足为忧。成败之事,在此一举。汝等始终勿改。如有言退
者立斩。”张翼进言曰:“魏兵皆在此处,祁山必然空虚。将军整兵与邓艾交锋,攻
打洮阳、侯河,某引一军取祁山。取了祁山九寨,便驱兵向长安,此为上计。”维
从之,即令张翼引后军径取祁山。维自引兵到侯河搦邓艾交战。艾引军出迎。两军
对圆,二人交锋数十余合,不分胜负,各收兵回寨。次日,姜维又引兵挑战,邓艾
按兵不出。姜维令军辱骂。邓艾寻思曰:“蜀人被吾大杀一阵,全然不退,连日反
来搦战,必分兵去袭祁山寨也。守寨将师纂兵少智寡,必然败矣。吾当亲往救之。”
乃唤子邓忠吩咐曰:“汝用心守把此处,任他搦战,却勿轻出。吾今夜引兵去祁山
救应。”是夜二更,姜维正在寨中设计,忽听得寨外喊声震地,鼓角喧天,人报邓
艾引三千精兵夜战。诸将欲出,维止之曰:“勿得妄动。”原来邓艾引兵至蜀寨前哨
探了一遍,乘势去救祁山,邓忠自入城去了。姜维唤诸将曰:“邓艾虚作夜战之势,
必然去救祁山寨矣。”乃唤傅佥吩咐曰:“汝守此寨,勿轻与敌。”嘱毕,维自引三
千兵来助张翼。
  却说张翼正到祁山攻打,守寨将师纂兵少,支持不住。看看待破,忽然邓艾兵
至,冲杀了一阵,蜀兵大败,把张翼隔在山后,绝了归路。正慌急之间,忽听的喊
声大震,鼓角喧天,只见魏兵纷纷倒退。左右报曰:“大将军姜伯约杀到。”翼乘势
驱兵相应。两下夹攻,邓艾折了一阵,急退上祁山寨不出。姜维令兵四面攻围。
  话分两头。却说后主在成都,听信宦官黄皓之言,又溺于酒色,不理朝政。时
有大臣刘琰妻胡氏,极有颜色,因入宫朝见皇后,后留在宫中,一月方出。琰疑其
妻与后主私通,乃唤帐下军士五百人列于前,将妻绑缚,令军以履挞其面数十,几
死复苏。后主闻之大怒,令有司议刘琰罪。有司议得:卒非挞妻之人,面非受刑之
地,合当弃市。遂斩刘琰。自此命妇不许入朝。然一时官僚以后主荒淫,多有疑怨
者。于是贤人渐退,小人日进。时右将军阎宇,身无寸功,只因阿附黄皓,遂得重
爵;闻姜维统兵在祁山,乃说皓奏后主曰:“姜维屡战无功,可命阎宇代之。”后主
从其言,遣使赍诏,召回姜维。维正在祁山攻打寨栅,忽一日三道诏至,宣维班师。
维只得遵命,先令洮阳兵退,次后与张翼徐徐而退。邓艾在寨中只听得一夜鼓角喧
天,不知何意。至平明,人报蜀兵尽退,止留空寨。艾疑有计,不敢追袭。
  姜维径到汉中,歇住人马,自与使命入成都见后主。后主一连十日不朝。维心
中疑惑。是日至东华门,遇见秘书郎正。维问曰:“天子召维班师,公知其故否?”
正笑曰:“大将军何尚不知?黄皓欲使阎宇立功,奏闻朝廷,发诏取回将军。今闻邓
艾善能用兵,因此寝其事矣。”维大怒曰:“我必杀此宦竖!”正止之曰:“大将军
继武侯之事,任大职重,岂可造次?倘若天子不容,反为不美矣。”维谢曰:“先生
之言是也。”次日,后主与黄皓在后园宴饮,维引数人径入。早有人报知黄皓,皓
急避于湖山之侧。维至亭下,拜了后主,泣奏曰:“臣困邓艾于祁山,陛下连降三
诏,召臣回朝,未审圣意为何?”后主默然不语。维又奏曰:“黄皓奸巧专权,乃
灵帝时十常侍也。陛下近则鉴于张让,远则鉴于赵高。早杀此人,朝廷自然清平,
中原方可恢复。”后主笑曰:“黄皓乃趋走小臣,纵使专权,亦无能为。昔者董允每
切齿恨皓,朕甚怪之。卿何必介意?”维叩头奏曰:“陛下今日不杀黄皓,祸不远
也。”后主曰:“‘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卿何不容一宦官耶?”令近侍于湖山
之侧,唤出黄皓至亭下,命拜姜维伏罪。皓哭拜维曰:“某早晚趋侍圣上而已,并
不干与国政。将军休听外人之言,欲杀某也。某命系于将军,惟将军怜之。”言罢,
叩头流涕。
  维忿忿而出,即往见正,备将此事告之。正曰:“将军祸不远矣。将军若危,
国家随灭。”维曰:“先生幸教我以保国安身之策。”正曰:“陇西有一去处,名曰沓
中,此地极其肥壮。将军何不效武侯屯田之事,奏知天子,前去沓中屯田。一者,
得麦熟以助军实;二者,可以尽图陇右诸郡;三者,魏人不敢正视汉中;四者,将
军在外掌握兵权,人不能图,可以避祸。此乃保国安身之策也,宜早行之。”维大
喜,谢曰:“先生金玉之言也。”次日,姜维表奏后主,求沓中屯田,效武侯之事。
后主从之。维遂还汉中,聚诸将曰:“某累出师,因粮不足,未能成功。今吾提兵
八万,往沓中种麦屯田,徐图进取。汝等久战劳苦,今且敛兵聚谷,退守汉中。魏
兵千里运粮,经涉山岭,自然疲乏,疲乏必退。那时乘虚追袭,无不胜矣。”遂令
胡济屯汉寿城,王含守乐城,蒋斌守汉城,蒋舒、傅佥同守关隘。分拨已毕,维自
引兵八万,来沓中种麦,以为久计。
  却说邓艾闻姜维在沓中屯田,于路下四十余营,连络不绝,如长蛇之势。艾遂
令细作相了地形,画成图本,具表申奏。晋公司马昭见之,大怒曰:“姜维屡犯中
原,不能剿除,是吾心腹之患也。”贾充曰:“姜维深得孔明传授,急难退之。须得
一智勇之将,往刺杀之,可免动兵之劳。”从事中郎荀勖曰:“不然。今蜀主刘禅溺
于酒色,信用黄皓,大臣皆有避祸之心。姜维在沓中屯田,正避祸之计也。若令大
将伐之,无有不胜,何必用刺客乎?”昭大笑曰:“此言最善。吾欲伐蜀,谁可为
将?”荀勖曰:“邓艾乃世之良材,更得锺会为副将,大事成矣。”昭大喜曰:“此
言正合吾意。”乃召锺会入而问曰:“吾欲令汝为大将,去伐东吴,可乎?”会曰:
“主公之意本不欲伐吴,实欲伐蜀也。”昭大笑曰:“子诚识吾心也。但卿往伐蜀,
当用何策?”会曰:“某料主公欲伐蜀,已画图本现在此。”昭展开视之,图中细载
一路安营下寨屯粮积草之处,从何而进,从何而退,一一皆有法度。昭看了大喜曰:
“真良将也!卿与邓艾合兵取蜀,何如?”会曰:“蜀川道广,非一路可进,当使邓
艾分兵各进可也。”昭遂拜锺会为镇西将军,假节钺,都督关中人马,调遣青、徐、
兖、豫、荆、扬等处;一面差人持节令邓艾为征西将军,都督关外陇上,使约期伐
蜀。
  次日,司马昭于朝中计议此事,前将军邓敦曰:“姜维屡犯中原,我兵折伤甚
多,只今守御,尚自未保,奈何深入山川危险之地,自取祸乱耶?”昭怒曰:“吾
欲兴仁义之师,伐无道之主,汝安敢逆吾意!”叱武士推出斩之。须臾,呈邓敦首
级于阶下。众皆失色。昭曰:“吾自征东以来,息歇六年,治兵缮甲,皆已完备,
欲伐吴、蜀久矣。今先定西蜀,乘顺流之势,水陆并进,并吞东吴,此灭虢取虞之
道也。吾料西蜀将士,守成都者八九万,守边境者不过四五万,姜维屯田者不过六
七万。今吾已令邓艾引关外陇右之兵十余万,绊住姜维于沓中,使不得东顾;遣锺
会引关东精兵二三十万,直抵骆谷,三路以袭汉中。蜀主刘禅昏暗,边城外破,士
女内震,其亡可必矣。”众皆拜服。
  却说锺会受了镇西将军之印,起兵伐蜀。会恐机谋或泄,却以伐吴为名,令青、
兖、豫、荆、扬等五处各造大船;又遣唐咨于登、莱等州傍海之处,拘集海船。司
马昭不知其意,遂召锺会问之曰:“子从旱路收川,何用造船耶?”会曰:“蜀若闻
我兵大进,必求救于东吴也。故先布声势,作伐吴之状,吴必不敢妄动。一年之内,
蜀已破,船已成,而伐吴岂不顺乎?”昭大喜,选日出师。时魏景元四年秋七月初
三日,锺会出师,司马昭送之于城外十里方回。西曹掾邵悌密谓司马昭曰:“今主
公遣锺会领十万兵伐蜀,愚料会志大心高,不可使独掌大权。”昭笑曰:“吾岂不知
之?”悌曰:“主公既知,何不使人同领其职?”昭言无数语,使邵悌疑心顿释。
正是:
    方当士马驱驰日,早识将军跋扈心。
  未知其言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