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回 文鸯单骑退雄兵 姜维背水破大敌            
 
  却说魏正元二年正月,扬州刺史、镇东将军、领淮南军马毋丘俭,字仲闻,河
南闻喜人也。闻司马师擅行废立之事,心中大怒。长子毋丘甸曰:“父亲官居方面,
司马师专权废主,国家有累卵之危,安可晏然自守?”俭曰:“吾儿之言是也。”
遂请刺史文钦商议。钦乃曹爽门下客,当日闻俭相请,即来拜谒。俭邀入后堂,礼
毕,说话间,俭流泪不止。钦问其故,俭曰:“司马师专权废主,天地反覆,安得
不伤心乎?”钦曰:“都督镇守方面,若肯仗义讨贼,钦愿舍死相助。钦中子文淑,
小字阿鸯,有万夫不当之勇,常欲杀司马师兄弟,与曹爽报仇。今可令为先锋。”
俭大喜,即时酹酒为誓。二人诈称太后有密诏,令淮南大小官兵将士,皆入寿春城。
立一坛于西,宰白马歃血为盟,宣言司马师大逆不道,今奉太后密诏,令尽起淮南
军马,仗义讨贼。众皆悦服。俭提六万兵,屯于项城。文钦领兵二万,在外为游兵,
往来接应。俭移檄诸郡,令各起兵相助。
  却说司马师左眼肉瘤,不时痛痒,乃命医官割之,以药封闭,连日在府养病。
忽闻淮南告急,乃请太尉王肃商议。肃曰:“昔关云长威震华夏,孙权令吕蒙袭取
荆州,抚恤将士家属,因此关公军势瓦解。今淮南将士家属皆在中原,可急抚恤,
更以兵断其归路,必有土崩之势矣。”师曰:“公言极善。但吾新割目瘤,不能自
往。若使他人,心又不稳。”时中书侍郎锺会在侧,进言曰:“淮、楚兵强,其锋
甚锐,若遣人领兵去退,多是不利。倘有疏虞,则大事废矣。”师蹶然起曰:“非
吾自往,不可破贼!”遂留弟司马昭守洛阳,总摄朝政。师乘软舆,带病东行。令
镇东将军诸葛诞总督豫州诸军,从安风津取寿春;又令征东将军胡遵,领青州诸军,
出谯、宋之地,绝其归路;又遣豫州刺史、监军王基,领前部兵先取镇南之地。师
领大军,屯于襄阳,聚文武于帐下商议。光禄勋郑袤曰:“毋丘俭好谋而无断,文
钦有勇而无智。今大军出其不意,江淮之卒锐气正盛,不可轻敌,只宜深沟高垒,
以挫其锋。此亚夫之长策也。”监军王基曰:“不可。淮南之反,非军民思乱也,
皆因毋丘俭势力所逼,不得已而从之。若大军一临,必然瓦解。”师曰:“此言甚
妙。”遂进兵于水之上,中军屯于桥。基曰:“南顿极好屯兵,可提兵星夜取
之。若迟,则毋丘俭必先至矣。”师遂令王基前部兵来南顿城下寨。
  却说毋丘俭在项城,闻知司马师自来,乃聚众商议。先锋葛雍曰:“南顿之地,
依山傍水,极好屯兵。若魏兵先占,难以驱遣,可速取之。”俭然其言,起兵投南
顿来。正行之间,前面流星马报说:“南顿已有人马下寨。”俭不信,自到军前视
之,果然旌旗遍野,营寨齐整。俭回到军中,无计可施。忽哨马飞报:“东吴孙峻
提兵渡江袭寿春来了。”俭大惊曰:“寿春若失,吾归何处!”是夜,退兵于项城。
司马师见毋丘俭军退,聚多官商议。尚书傅嘏曰:“今俭兵退者,忧吴人袭寿春也,
必回项城分兵拒守。将军可令一军取乐嘉城,一军取项城,一军取寿春,则淮南之
卒必退矣。兖州刺史邓艾,足智多谋,若领兵径取乐嘉,更以重兵应之,破贼不难
也。”师从之,急遣使持檄文,教邓艾起兖州之兵破乐嘉城。师随后引兵到彼会合。
  却说毋丘俭在项城,不时差人去乐嘉城哨探,只恐有兵来。请文钦到营共议,
钦曰:“都督勿忧。我与拙子文鸯只消五千兵,敢保乐嘉城。”俭大喜。钦父子引
五千兵投乐嘉来。前军报说:“乐嘉城西皆是魏兵,约有万余。遥望中军,白旄黄
钺,皂盖朱,簇拥虎帐,内竖立一面锦绣‘师’字旗,必是司马师也。安立营寨,
尚未完备。”时文鸯悬鞭立于父侧,闻知此语,乃告父曰:“趁彼营寨未成,可分
兵两路,左右击之,可全胜也。”钦曰:“何时可去?”鸯曰:“今夜黄昏,父引
二千五百兵,从城南杀来,儿引二千五百兵,从城北杀来,三更时分,要在魏寨会
合。”钦从之,当晚分兵两路。
  且说文鸯年方十八岁,身长八尺,全装掼甲,腰悬钢鞭,绰枪上马,遥望魏寨
而进。是夜司马师兵到乐嘉,立下营寨,等邓艾未至。师为眼下新割肉瘤,疮口疼
痛,卧于帐中,令数百甲士环立护卫。三更时分,忽然寨内喊声大震,人马大乱。
师急问之,人报曰:“一军从寨北斩围直入,为首一将,勇不可当。”师大惊,心
如火烈,眼珠从肉瘤疮口内迸出,血流遍地,疼痛难当;又恐有乱军心,只咬被头
而忍,被皆咬烂。原来文鸯军马先到,一拥而进,在寨中左冲右突,所到之处,人
不敢当;有相拒者,枪挑鞭打,无不被杀。鸯只望父到以为外应,并不见来,数番
杀到中军,皆被弓弩射回。鸯直杀到天明,只听得北边鼓角喧天,鸯回顾从者曰:
“父亲不在南面为应,却从北至,何也?”鸯纵马看时,只见一军行如猛风,为首
一将乃邓艾也。跃马横刀大呼曰:“反贼休走!”鸯大怒,挺枪迎之,战有五十合,
不分胜败。正斗间,魏兵大进,前后夹攻。鸯部下兵,各自逃散,只文鸯单人独马
冲开魏兵,望南而走。背后数百员将,抖擞精神,骤马追来。将至乐嘉桥边,看看
赶上,鸯忽然勒回马,大喝一声,直冲入魏将阵中来,钢鞭起处,纷纷落马,各各
倒退。鸯复缓缓而行。魏将聚在一处,惊讶曰:“此人尚敢退我等之众耶?可并力
追之。”于是魏将百员,复来追赶。鸯勃然大怒曰:“鼠辈何不惜命也!”提鞭拨
马,杀入魏将丛中,用鞭打死数人,复回马缓辔而行。魏将连追四五番,皆被文鸯
一人杀退。后人有诗曰:
    长坂当年独拒曹,子龙从此显英豪。
    乐嘉城内争锋处,又见文鸯胆气高。
  原来文钦被山路崎岖,迷入谷中,行了半夜,比及寻路而出,天色已晓。文鸯
人马不知所向,只见魏兵大胜,钦不战而退。魏兵乘势追杀,钦引兵望寿春而走。
  却说魏殿中校尉尹大目,乃曹爽心腹之人,因爽被司马懿谋杀,故事司马师,
常有杀师报爽之心,又素与文钦交厚。今见师眼瘤突出,不能动止,乃入帐告曰:
“文钦本无反心,今被毋丘俭逼迫,以致如此。某去说之,必然来降。”师从之。
大目顶盔掼甲,乘马来赶文钦,看看赶上,乃高声大叫曰:“文刺史见尹大目么?”
钦回头视之,大目除盔放于鞍鞒之前,以鞭指曰:“文刺史何不忍耐数日也?”此
是大目知师将亡,故来留钦。钦不解其意,厉声大骂,便欲开弓射之。大目大哭而
回。文钦收聚人马奔寿春时,已被诸葛诞引兵取了;欲复回项城时,胡遵、王基、
邓艾三路兵皆到。钦见势危,遂投东吴孙峻去了。
  却说毋丘俭在项城内,听知寿春已失,文钦势败,城外三路兵到,俭遂尽撤城
中之兵出战,正与邓艾相遇。俭令葛雍出马,与艾交锋。不一合,被艾一刀斩之,
引兵杀过阵来。毋丘俭死战相拒。江淮兵大乱。胡遵、王基引兵四面夹攻。毋丘俭
敌不住,引十余骑夺路而走。前至慎县城下,县令宋白开门接入,设席待之。俭大
醉,被宋白令人杀了,将头献与魏兵。于是淮南平定。
  司马师卧病不起,唤诸葛诞入帐,赐以印绶,加为征东大将军,都督扬州诸路
军马;一面班师回许昌。师目痛不止,每夜只见李丰、张缉、夏侯玄三人立于榻前。
师心神恍惚,自料难保,遂令人往洛阳取司马昭到。昭哭拜于床下。师遗言曰:“吾
今权重,虽欲卸肩,不可得也。汝继我为之,大事切不可轻托他人,自取灭族之祸。”
言讫,以印绶付之,泪流满面。昭急欲问时,师大叫一声,眼睛迸出而死。时正元
二年二月也。于是司马昭发丧,申奏魏主曹髦。髦遣使持诏到许昌,即命暂留司马
昭屯军许昌,以防东吴。昭心中犹豫未决,锺会曰:“大将军新亡,人心未定,将
军若留守于此,万一朝廷有变,悔之何及?”昭从之,即起兵还,屯洛水之南。髦
闻之大惊。太尉王肃奏曰:“昭既继其兄掌大权,陛下可封爵以安之。”髦遂命王
肃持诏,封司马昭为大将军、录尚书事。昭入朝谢恩毕。自此中外大小事情,皆归
于昭。
  却说西蜀细作哨知此事,报入成都。姜维奏后主曰:“司马师新亡,司马昭初
握重权,必不敢擅离洛阳。臣请乘间伐魏,以复中原。”后主从之,遂命姜维兴师
伐魏。维到汉中,整顿人马。征西大将军张翼曰:“蜀地浅狭,钱粮浅薄,不宜远
征。不如据险守分,恤军爱民,此乃保国之计也。”维曰:“不然。昔丞相未出茅
庐,已定三分天下,然且六出祁山以图中原。不幸半途而丧,以致功业未成。今吾
既受丞相遗命,当尽忠保国,以继其志,虽死而无恨也。今魏有隙可乘,不就此时
伐之,更待何时?”夏侯霸曰:“将军之言是也。可将轻骑先出罕。若得洮西南
安,则诸郡可定。”张翼曰:“向者不克而还,皆因军出甚迟也。兵法云:‘攻其
无备,出其不意。’今若火速进兵,使魏人不能提防,必然全胜矣。”
  于是姜维引兵五万,望罕进发。兵至洮水,守边军士报知雍州刺史王经、副
将军陈泰。王经先起马步兵七万来迎。姜维吩咐张翼如此如此,又吩咐夏侯霸如此
如此。二人领计去了。维乃自引大军背洮水列阵。王经引数员牙将出而问曰:“魏
与吴、蜀已成鼎足之势,汝累次入寇,何也?”维曰:“司马师无故废主,邻邦理
宜问罪,何况仇敌之国乎?”经回顾张明、花永、刘达、朱芳四将曰:“蜀兵背水
为阵,败则皆殁于水矣。姜维骁勇,汝四将可战之。彼若退动,便可追击。”四将
分左右而出,来战姜维。维略战数合,拨回马望本阵中便走。王经大驱士马,一齐
赶来。维引兵望洮西而走。将次近水,大呼将士曰:“事急矣!诸将何不努力!”
众将一齐奋力杀回,魏兵大败。张翼、夏侯霸抄在魏兵之后,分两路杀来,把魏兵
困在垓心。维奋武扬威,杀入魏军之中,左冲右突,魏兵大乱,自相践踏,死者大
半,逼入洮水者无数,斩首万余,垒尸数里。王经引败兵百骑,奋力杀出,径往狄
道城而走,奔入城中,闭门保守。姜维大获全功,犒军已毕,便欲进兵攻打狄道城。
张翼谏曰:“将军功绩已成,威声大震,可以止矣。今若前进,倘不如意,正如画
蛇添足也。”维曰:“不然。向者兵败,尚欲进取,纵横中原。今日洮水一战,魏
人胆裂,吾料狄道唾手可得。汝勿自堕其志也!”张翼再三劝谏,维不从,遂勒兵
来取狄道城。
  却说雍州征西将军陈泰,正欲起兵与王经报兵败之仇,忽兖州刺史邓艾引兵
到。泰接着,礼毕,艾曰:“今奉大将军之命,特来助将军破敌。”泰问计于邓艾。
艾曰:“洮水得胜,若招羌人之众,东争关陇,传檄四郡,此吾兵之大患也。今彼
不思如此,却图狄道城,其城垣坚固,急切难攻,空劳兵费力耳。吾今陈兵于项岭,
然后进兵击之,蜀兵必败矣。”陈泰曰:“真妙论也。”遂先拨二十队兵,每队五
十人,尽带旌旗鼓角烽火之类,日伏夜行,去狄道城东南高山深谷之中埋伏之,待
兵来,一齐鸣鼓吹角为应,夜则举火放炮以惊之。调度已毕,专候蜀兵到来。于是
陈泰、邓艾,各引二万兵相继而进。
  却说姜维围住狄道城,令兵八面攻之,连攻数日不下,心中郁闷,无计可施。
是日黄昏时分,忽三五次流星马报,说:“有两路兵来,旗上明书大字,一路是征
西将军陈泰,一路是兖州刺史邓艾。”维大惊,遂请夏侯霸商议。霸曰:“吾向尝
为将军言:邓艾自幼深明兵法,善晓地理。今领兵到,颇为劲敌。”维曰:“彼军
远来,我休容他住脚,便可击之。”乃留张翼攻城,命夏侯霸引兵迎陈泰。维自引
兵来迎邓艾。行不到五里,忽然东南一声炮响,鼓角震地,火光冲天。维纵马看时,
只见周围皆是魏兵旗号。维大惊曰:“中邓艾之计矣!”遂传令,教夏侯霸、张翼
各弃狄道而退。于是蜀兵皆退于汉中。维自断后,只听得背后鼓声不绝。维退入剑
阁之时,方知火鼓二十余处,皆虚设也。维收兵退屯于锺提。
  且说后主因姜维有洮西之功,降诏封维为大将军。维受了职,上表谢恩毕,再
议出师伐魏之策。正是:
    成功不必添蛇足,讨贼犹思奋虎威。
  未知此番北伐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