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回 祭泸水汉相班师 伐中原武侯上表            
 
  却说孔明班师回国,孟获率引大小洞主酋长及诸部落,罗拜相送。前军至泸水,时值
九月秋天,忽然阴云布合,狂风骤起,兵不能渡,回报孔明。孔明遂问孟获,获曰:“此水
原有猖神作祸,往来者必须祭之。”孔明曰:“用何物祭享?”获曰:“旧时国中因猖神作祸,
用七七四十九颗人头并黑牛白羊祭之,自然风恬浪静,更兼连年丰稔。”孔明曰:“吾今事
已平定,安可妄杀一人?”遂自到泸水岸边观看。果见阴风大起,波涛汹涌,人马皆惊。
孔明甚疑,即寻土人问之。土人告说:“自丞相经过之后,夜夜只闻得水边鬼哭神号。自黄
昏直至天晚,哭声不绝。瘴烟之内,阴鬼无数。因此作祸,无人敢渡。”孔明曰:“此乃我
之罪愆也。前者马岱引蜀兵千余,皆死于水中;更兼杀死南人,尽弃此处,狂魂怨鬼,不
能解释,以致如此。吾今晚当亲自往祭。”土人曰:“须依旧例,杀四十九颗人头为祭,则
怨鬼自散也。”孔明曰:“本为人死而成怨鬼,岂可又杀生人耶?吾自有主意。”唤行厨宰杀
牛马,和面为剂,塑成人头,内以牛羊等肉代之,名曰:“馒头”。当夜于泸水岸上设香案,
铺祭物,列灯四十九盏,扬招魂,将馒头等物,陈设于地。三更时分,孔明金冠鹤氅,
亲自临祭,令董厥读祭文。其文曰:
    维大汉建兴三年秋九月一日,武乡侯、领益州牧、丞相诸葛亮,谨陈祭仪,享于
故殁王事蜀中将校及南人亡者阴魂曰:我大汉皇帝,威胜五霸,明继三王。昨自远方侵境,
异俗起兵,
纵虿尾以兴妖,恣狼心而逞乱。我奉王命,问罪遐荒;大举貔貅,悉除蝼蚁。雄军云集,
狂寇冰消;才闻破竹之声,便是失猿之势。但士卒儿郎,尽是九州豪杰;官僚将校,皆为
四海英雄。习武从戎,投明事主,莫不同申三令,共展七擒,齐坚奉国之诚,并效忠君之
志。何期汝等偶失兵机,缘落奸计:或为流矢所中,魂掩泉台;或为刀剑所伤,魄归长夜。
生则有勇,死则成名。今凯歌欲还,献俘将及。汝等英灵尚在,祈祷必闻。随我旌旗,逐
我部曲,同回上国,各认本乡,受骨肉之蒸尝,领家人之祭祀,莫作他乡之鬼,徒为异域
之魂。我当奏之天子,使汝等各家尽沾恩露,年给衣粮,月赐廪禄,用兹酬答,以慰汝心。
至于本境土神,南方亡鬼,血食有常,凭依不远。生者既凛天威,死者亦归王化。想宜宁
帖,毋致号陶。聊表丹诚,敬陈祭祀。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读毕祭文,孔明放声大哭,极其痛切,情动三军,无不下泪。孟获等众,尽皆哭泣。只见
愁云怨雾之中,隐隐有数千鬼魂,皆随风而散。于是孔明令左右将祭物尽弃于泸水之中。
  次日,孔明引大军俱到泸水南岸,但见云收雾散,风静浪平。蜀兵安然尽渡泸水。果
然“鞭敲金镫响,人唱凯歌还”。行到永昌,孔明留王伉、吕凯守四郡;发付孟获领众自回,
嘱其勤政驭下,善抚居民,勿失农务。孟获涕泣拜别而去。孔明自引大军回成都。后主排
銮驾,出郭三十里迎接,下辇立于道旁,以候孔明。孔明慌下车,伏道而言曰:“臣不能速
平南方,使主上怀忧,臣之罪也。”后主扶起孔明,并车而回,设太平筵会,重赏三军。自
此远邦进贡来朝者二百余处。孔明奏准后主,将殁于王事者之家,一一优恤。人心欢悦,
朝野清平。
  却说魏王曹丕在位七年,即蜀汉建兴四年也。丕先纳夫人甄氏,即袁绍次子袁熙之妇,
前破邺城时所得。后生一子,名,字元仲,自幼聪明,丕甚爱之。后丕又纳安平广宗人
郭永之女为贵妃,甚有颜色。其父尝曰:“吾女乃女中之王也。”故号为“女王”。自丕纳为
贵妃,因甄夫人失宠,郭贵妃欲谋为后,却与幸臣张韬商议。时丕有疾,韬乃诈称于甄夫
人宫中掘得桐木偶人,上书天子年月日时,为魇镇之事。丕大怒,遂将甄夫人赐死,立郭
贵妃为后。因无出,养曹为己子。虽甚爱之,不立为嗣。年至十五岁,弓马熟娴。当
年春二月,丕带出猎。行于山坞之间,赶出子母二鹿,丕一箭射倒母鹿,回视小鹿驰于
曹马前。丕大呼曰:“吾儿何不射之?”在马上泣告曰:“陛下已杀其母,安忍复杀其
子?”丕闻之,掷弓于地曰:“吾儿真仁德之主也!”于是遂封为平原王。
  夏五月,丕感寒疾,医治不痊,乃召中军大将军曹真、镇军大将军陈群、抚军大将军
司马懿三人入寝宫。丕唤曹至,指谓曹真等曰:“今朕病已沉重,不能复生。此子年幼,
卿等三人可善辅之,勿负朕心。”三人皆告曰:“陛下何出此言?臣等愿竭力以事陛下,至千
秋万岁。”丕曰:“今年许昌城门无故自崩,乃不祥之兆,朕故自知必死也。”正言间,内侍
奏征东大将军曹休入宫问安。丕召入谓曰:“卿等皆国家柱石之臣也,若能同心辅朕之子,
朕死亦瞑目矣。”言讫,堕泪而薨。时年四十岁,在位七年。于是曹真、陈群、司马懿、曹
休等,一面举哀,一面拥立曹为大魏皇帝。谥父丕为文皇帝,谥母甄氏为文昭皇后。封
钟繇为太傅,曹真为大将军,曹休为大司马,华歆为太尉,王朗为司徒,陈群为司空,司
马懿为骠骑大将军。其余文武官僚,各各封赠,大赦天下。时雍、凉二州缺人守把,司马
懿上表乞守西凉等处。曹从之,遂封懿提督雍、凉等处兵马,领诏去讫。
  早有细作飞报入川。孔明大惊曰:“曹丕已死,孺子曹即位,余皆不足虑;司马懿深
有谋略,今督雍、凉兵马,倘训练成时,必为蜀中之大患。不如先起兵伐之。”参军马谡曰:
“今丞相平南方回,军马疲敝,只宜存恤,岂可复远征?某有一计,使司马懿自死于曹之
手,未知丞相钧意允否?”孔明问是何计。马谡曰:“司马懿虽是魏国大臣,曹素怀疑忌,
何不密遣人往洛阳、邺郡等处,布散流言,道此人欲反;更作司马懿告示天下榜文,遍贴
诸处,使曹心疑,必然杀此人也。”孔明从之,即遣人密行此计去了。
  却说邺城门上,忽一日见贴下告示一道。守门者揭了,来奏曹。观之,其文曰:
    骠骑大将军总领雍、凉等处兵马事司马懿,谨以信义布告天下:昔太祖武皇帝创
立基业,本欲立陈思王子建为社稷主,不幸奸谗交集,岁久潜龙。皇孙曹,素无德行,
妄自居尊,有负太祖之遗意。今吾应天顺人,克日兴师,以慰万民之望。告示到日,各宜
归命新君。如不顺者,当灭九族!先此告闻,想宜知悉。
曹览毕,大惊失色,急问群臣。太尉华歆奏曰:“司马懿上表乞守雍、凉,正为此也。先
时太祖武皇帝尝谓臣曰:‘司马懿鹰视狼顾,不可付以兵权,久必为国家大祸。’今日反情
已萌,可速诛之。”王朗奏曰:“司马懿深明韬略,善晓兵机,素有大志,若不早除,久必
为祸。”乃降旨,欲兴兵御驾亲征。忽班部中闪出大将军曹真奏曰:“不可。文皇帝托孤
于臣等数人,是知司马仲达无异志也。今事未知真假,遽尔加兵,乃逼之反耳。或者蜀、
吴奸细行反间之计,使我君臣自乱,彼却乘虚而击,未可知也。陛下幸察之。”曰:“司
马懿若果谋反,将奈何?”真曰:“如陛下心疑,可仿汉高伪游云梦之计。御驾幸安邑,司
马懿必然来迎,观其动静,就车前擒之可也。”从之,遂命曹真监国,亲自领御林军十万,
径到安邑。
  司马懿不知其故,欲令天子知其威严,乃整兵马,率甲士数万来迎。近臣奏曰:“司马
懿果率兵十余万,前来抗拒,实有反心矣。”慌命曹休先领兵迎之。司马懿见兵马前来,
只疑车驾亲至,伏道而迎。曹休出曰:“仲达受先帝托孤之重,何故反耶?”懿大惊失色,
汗流遍体,乃问其故。休备言前事。懿曰:“此吴、蜀奸细反间之计,欲使我君臣自相残害,
彼却乘虚而袭。某当自见天子辨之。”遂急退了军马,至车前俯伏泣奏曰:“臣受先帝托
孤之重,安敢有异心?必是蜀、吴之奸计。臣请提一旅之师,先破蜀,后伐吴,报先帝与陛
下,以明臣心。”疑虑未决。华歆奏曰:“不可付之兵权,可即罢归田里。”依言,将司
马懿削职回乡,命曹休总督雍、凉军马。曹驾回洛阳。
  却说细作探知此事,报入川中。孔明闻之大喜曰:“吾欲伐魏久矣,奈有司马懿总雍、
凉之兵。今既中计遭贬,吾有何忧!”次日,后主早朝,大会官僚,孔明出班,上《出师表》
一道。表曰:
    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罢敝,此诚危急存亡之
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
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
也。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
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治,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侍中、侍郎郭攸之、费、董允
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
之,然后施行,必得裨补阙漏,有所广益。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日,
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以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必能使行
阵和穆,优劣得所也。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
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
参军,此悉贞亮死节之臣也,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
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
  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危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虑,恐付托不效,以伤先帝
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甲兵已足,当奖帅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
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
进尽忠言,则攸之、、允之任也。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
先帝之灵。若无兴复之言,则责攸之、、允等之咎,以彰其慢。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
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今当远离,临表涕泣,不知所云。
  后主览表曰:“相父南征,远涉艰难,方始回都,坐未安席。今又欲北征,恐劳神思。”
孔明曰:“臣受先帝托孤之重,夙夜未尝有怠。今南方已平,可无内顾之忧,不就此时讨贼,
恢复中原,更待何日?”忽班部中太史谯周出奏曰:“臣夜观天象,北方旺气正盛,星曜倍
明,未可图也。”乃顾孔明曰:“丞相深明天文,何故强为?”孔明曰:“天道变易不常,岂
可拘执?吾今且驻军马于汉中,观其动静而后行。”谯周苦谏不从。于是孔明乃留郭攸之、
董允、费等为侍中,总摄宫中之事;又留向宠为大将,总督御林军马;陈震为侍中,蒋
琬为参军,张裔为长史,掌丞相府事;杜琼为谏议大夫;杜微、杨洪为尚书;孟光、来敏
为祭酒;尹默、李撰为博士;正、费诗为秘书;谯周为太史,内外文武官僚一百余员,
同理蜀中之事。
  孔明受诏归府,唤诸将听令:前督部,镇北将军、领丞相司马、凉州刺史、都亭侯魏
延;前军都督,领扶风太守张翼;牙门将,裨将军王平;征军领兵使,安汉将军、领建宁
太守李恢;副将,定远将军、领汉中太守吕义;兼管运粮左军领兵使,平北将军、陈仓侯
马岱;副将,飞卫将军廖化;右军领兵使,奋威将军、博阳亭侯马忠;抚戎将军,关内侯
张嶷;行中军师,车骑大将军、都乡侯刘琰;中监军,扬武将军邓芝;中参军,安远将军
马谡;前将军,都亭侯袁琳;左将军,高阳侯吴懿;右将军,玄都侯高翔;后将军,安乐
侯吴班;领长史,绥军将军杨仪;前将军,征南将军刘巴;前护军,偏将军、汉成亭侯许
允;左护军,笃信中郎将丁咸;右护军,偏将军刘敏;后护军,典军中郎将官;行参军,
昭武中郎将胡济;行参军,谏议将军阎晏;行参军,偏将军爨习;行参军,裨将军杜义、
武略中郎将杜祺、绥戎都尉盛;从事,武略中郎将樊岐;典军书记樊建;丞相令史董厥;
帐前左护卫使,龙骧将军关兴;右护卫使,虎翼将军张苞。以上一应官员,都随着平北大
都督、丞相、武乡侯、领益州牧、知内外事诸葛亮。
  分拨已定,又檄李严等守川口,以拒东吴。选定建兴五年春三月丙寅日出师伐魏。忽
帐下一老将厉声而进曰:“我虽年迈,尚有廉颇之勇,马援之雄。此二古人皆不服老,何故
不用我耶?”众视之,乃赵云也。孔明曰:“吾自平南回都,马孟起病故,吾甚惜之,以为
折一臂也。今将军年纪已高,倘稍有参差,动摇一世英名,减却蜀中锐气。”云厉声曰:“吾
自随先帝以来,临阵不退,遇敌则先。大丈夫得死于疆场者,幸也,吾何恨焉?愿为前部先
锋!”孔明再三苦劝不住。云曰:“如不教我为先锋,就撞死于阶下!”孔明曰:“将军既要
为先锋,须得一人同去。”言未尽,一人应曰:“某虽不才,愿助老将军先引一军,前去破
敌。”孔明视之,乃邓芝也。孔明大喜,即拨精兵五千,副将十员,随赵云、邓芝去讫。孔
明出师,后主引百官送于北门外十里。孔明辞了后主,旌旗蔽野,戈戟如林,率军望汉中
迤逦进发。
  却说边庭探知此事,报入洛阳。是日,曹设朝,近臣奏曰:“边官报称,诸葛亮率领
大兵三十余万,出屯汉中,令赵云、邓芝为前部先锋,引兵入境。”大惊,问群臣曰:“谁
可为将,以退蜀兵?”忽一人应声而出曰:“臣父死于汉中,切齿之恨,未尝得报。今蜀兵
犯境,臣愿引本部猛将,更乞陛下赐关西之兵,前往破蜀,上为国家效力,下报父仇,臣
万死不恨。”众视之,乃夏侯渊之子夏侯也。字子休,其性最急又最吝。自幼嗣与夏侯
为子。后夏侯渊为黄忠所斩,曹操怜之,以女清河公主招为驸马,因此朝中钦敬。虽
掌兵权,未尝临阵。当时自请出征,曹即命为大都督,调关西诸路军马前去迎敌。司徒
王朗谏曰:“不可。夏侯驸马素不曾经战,今付以大任,非其所宜。更兼诸葛亮足智多谋,
深通韬略,不可轻敌。”夏侯叱曰:“司徒莫非结连诸葛欲为内应耶?吾自幼从父学习韬略,
深通兵法,汝何欺我年幼?吾若不生擒诸葛亮,誓不回见天子!”王朗等皆不敢言。夏侯
辞了魏主,星夜到长安,调关西诸路军马二十余万,来敌孔明。正是:
    欲秉白旄麾将士,却教黄吻掌兵权。
  未知胜负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