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回 急兄仇张飞遇害 雪弟恨先主兴兵            
 
  却说先主欲起兵东征,赵云谏曰:“国贼乃曹操,非孙权也。今曹丕篡汉,神
人共怒,陛下可早图关中,屯兵渭河上流,以讨凶逆,则关东义士必裹粮策马以迎
王师。若舍魏以伐吴,兵势一交,岂能骤解?愿陛下察之。”先主曰:“孙权害了
朕弟,又兼傅士仁、糜芳、潘璋、马忠皆有切齿之仇,啖其肉而灭其族,方雪朕恨。
卿何阻耶?”云曰:“汉贼之仇,公也;兄弟之仇,私也。愿以天下为重。”先主
答曰:“朕不为弟报仇,虽有万里江山,何足为贵?”遂不听赵云之谏,下令起兵
伐吴。且发使往五溪借番兵五万,共相策应。一面差使往阆中,迁张飞为车骑将军,
领司隶校尉,封西乡侯兼阆中牧。使命赍诏而去。
  却说张飞在阆中,闻知关公被东吴所害,旦夕号泣,血湿衣襟。诸将以酒解劝,
酒醉怒气愈加,帐上帐下,但有犯者,即鞭挞之,多有鞭死者。每日望南切齿睁目
怒恨,放声痛哭不已。忽报使至,慌忙接入,开读诏旨。飞受爵,望北拜毕,设酒
款待来使。飞曰:“吾兄被害,仇深似海,庙堂之臣,何不早奏兴兵?”使者曰:
“多有劝先灭魏而后伐吴者。”飞怒曰:“是何言也?昔我三人桃园结义,誓同生
死。今不幸二兄半途而逝,吾安得独享富贵耶?吾当面见天子,愿为前部先锋,挂
孝伐吴,生擒逆贼,祭告二兄,以践前盟。”言讫,就同使命望成都而来。
  却说先主每日自下教场操演军马,克日兴师,御驾亲征。于是公卿都至丞相府
中见孔明曰:“今天子初临大位,亲统军伍,非所以重社稷也。丞相秉钧衡之职,
何不规谏?”孔明曰:“吾苦谏数次,只是不听。今日公等随我入教场谏去。”当
下孔明引百官来谏先主曰:“陛下初登宝位,若欲北讨汉贼以伸大义于天下,方可
亲统六师。若只欲伐吴,命一上将统军伐之可也,何必亲劳圣驾?”先主见孔明苦
谏,心中稍回。忽报张飞到来,先主急召入。飞至演武厅,拜伏于地,抱先主足而
哭。先主亦哭。飞曰:“陛下今日为君,早忘了桃园之誓,二兄之仇如何不报?”
先主曰:“多官谏阻,未敢轻举。”飞曰:“他人岂知昔日之盟!若陛下不去,臣
舍此躯,与二兄报仇。若不能报时,臣宁死不见陛下也!”先主曰:“朕与卿同往。
卿提本部兵自阆州而出,朕统精兵会于江州,共伐东吴,以雪此恨。”飞临行,先
主嘱曰:“朕素知卿酒后暴怒,鞭挞健儿,而复令在左右,此取祸之道也。今后务
宜宽容,不可如前。”飞拜辞而去。
  次日,先主整兵要行。学士秦宓奏曰:“陛下舍万乘之躯而徇小义,古人所不
取也。愿陛下思之。”先主曰:“云长与朕犹一体也,大义尚在,岂可忘耶?”宓
伏地不起曰:“陛下不从臣言,诚恐有失。”先主大怒曰:“朕欲兴兵,尔何出此
不利之言!”叱武士推出斩之。宓面不改色,回顾先主而笑曰:“臣死无恨,但可
惜新创之业,又将颠覆耳!”众官皆为秦宓告免。先主曰:“暂且囚下,待朕报仇
回时发落。”孔明闻知,即上表救秦宓。其略曰:
    臣亮等切以吴贼逞奸诡之计,致荆州有覆亡之祸;陨将星于斗牛,折天柱
于楚地。此情哀痛,诚不可忘。但念迁汉鼎者,罪由曹操;移刘祚者,过非孙权。
窃谓魏贼若除,则吴自宾服。愿陛下纳秦宓金石之言,以养士卒之力,别作良图,
则社稷幸甚!天下幸甚!
先主看毕,掷表于地曰:“朕意已决,毋得再谏!”遂命丞相诸葛亮保太子守两川;
骠骑将军马超并弟马岱,助镇北将军魏延守汉中,以当魏兵。虎威将军赵云为后应,
兼督粮草,黄权、程畿为参谋,马良、陈震掌理文书,黄忠为前部先锋,冯习、张
南为副将,傅彤、张翼为中军护尉,赵融、廖淳为合后,川将数百员并五溪番将等,
共兵七十五万,择定章武元年七月丙寅日出师。
  却说张飞回到阆中,下令军中限三日内制办白旗白甲,三军挂孝伐吴。次日,
帐下两员末将范疆、张达入帐告曰:“白旗白甲,一时无措,须宽限方可。”飞大
怒曰:“吾急欲报仇,恨不明日便到逆贼之境,汝安故违我将令!”叱武士缚于树
上,各鞭背五十。鞭毕,以手指之曰:“来日俱要完备,若违了限,即杀汝二人示
众。”打得二人满口出血。回到营中商议,范疆曰:“今日受了刑责,着我等如何
办得?其人性暴如火,倘来日不完,你我皆被杀矣。”张达曰:“比如他杀我,不
如我杀他!”疆曰:“怎奈不得近前。”达曰:“我两个若不当死,则他醉于床上;
若是当死,则他不醉。”二人商议停当。
  却说张飞在帐中神思昏乱,动止恍惚。乃问部将曰:“吾今心惊肉颤,坐卧不
安,此何意也?”部将答曰:“此是君侯思念关公,以致如此。”飞令人将酒来,
与部将同饮。不觉大醉,卧于帐中。范、张二贼探知消息,初更时分,各藏短刀,
密入帐中,诈言欲禀机密重事,直至床前。原来张飞每睡不合眼,当夜寝于帐中,
二贼见他须竖目张,本不敢动手。因闻鼻息如雷,方敢近前,以短刀刺入飞腹。飞
大叫一声而亡,时年五十五岁。后人有诗叹曰:
    安喜曾闻鞭督邮,黄巾扫尽佐炎刘。
    虎牢关上声先震,长坂桥边水逆流。
    义释严颜安蜀境,智欺张定中州。
    伐吴未克身先死,秋草长遗阆地愁。
  却说二贼当夜割了张飞首级,便引数十人,连夜投东吴去了。次日,军中闻知,
起兵追之不及。时有张飞部将吴班,向自荆州来见先主,先主用为牙门将,使佐张
飞守阆中。当下吴班先发表章奏知天子,然后令长子张苞,具棺椁盛贮,令弟张绍
守阆中,苞自来报先主。时先主已择期出师,大小官僚皆随孔明送十里方回。孔明
回至成都,怏怏不乐,顾谓众官曰:“法孝直若在,必能制主上东行也。”
  却说先主是夜心惊肉颤,寝卧不安。出帐仰观天文,见西北一星,其大如斗,
忽然坠地。先主大疑,连夜令人来问孔明。孔明回奏曰:“合损一上将,三日之内,
必有惊报。”先主因此按兵不动。忽侍臣奏曰:“阆中张车骑部将吴班,差人赍表
至。”先主顿足曰:“噫!三弟休矣!”及至览表,果报张飞凶信。先主放声大哭,
昏绝于地,众官救醒。次日,人报一队军马骤风而至,先主出营观之。良久,见一
员小将,白袍银铠,滚鞍下马,伏地而哭,乃张苞也。苞曰:“范疆、张达杀了臣
父,将首级投吴去了。”先主哀痛至甚,饮食不进。群臣苦谏曰:“陛下方欲为二
弟报仇,何可先自摧残龙体?”先主方才进膳。遂谓张苞曰:“卿与吴班敢引本部
军作先锋,为卿父报仇否?”苞曰:“为国为父,万死不辞!”
  先主正欲遣苞起兵,又报一彪军风拥而至。先主令侍臣探之。须臾,侍臣引一
小将军,白袍银铠,入营伏地而哭。先主视之,乃关兴也。先主见了关兴,想起关
公,又放声大哭。众官苦劝。先主曰:“朕想布衣时与关、张结义,誓同生死。今
朕为天子,正欲与二弟同享富贵,不幸俱死于非命。见此二侄,能不断肠!”言讫,
又哭。众官曰:“二小将军且退,容圣上将息龙体。”侍臣奏曰:“陛下年过六旬,
不宜过于哀痛。”先主曰:“二弟俱亡,朕安忍独生!”言讫,以头顿地而哭。多
官商议曰:“今天子如此烦恼,将何解劝?”马良曰:“主上亲统大兵伐吴,终日
号泣,于军不利。”陈震曰:“吾闻成都青城山之西,有一隐者,姓李名意。世人
传说,此老已三百余岁,能知人之生死吉凶,乃当世之神仙也。何不奏知天子,召
此老来问他吉凶,胜如吾等之言。”遂入奏先主。先主从之,即遣陈震赍诏,往青
城山宣召。
  震星夜到了青城,令乡人引入山谷深处,遥望仙庄清云隐隐,瑞气非凡。忽见
一小童来迎曰:“来者莫非陈孝起乎?”震大惊曰:“仙童如何知我姓字?”童子
曰:“吾师昨者有言,今日必有皇帝诏命至,使者必是陈孝起。”震曰:“真神仙
也,人言信不诬矣。”遂与小童同入仙庄,拜见李意,宣天子诏命。李意推老不行。
震曰:“天子急欲见仙翁一面,幸勿吝鹤驾。”再三敦请,李意方行。既至御营,
入见先主。先主见李意鹤发童颜,碧眼方瞳,灼灼有光,身如古柏之状,知是异人,
优礼相待。李意曰:“老夫乃荒山村叟,无学无识。辱陛下宣召,不知有何见谕?”
先主曰:“朕与关、张二弟结生死之交,三十余年矣。今二弟被害,亲统大军报仇,
未知休咎如何。久闻仙翁通晓玄机,望乞赐教。”李意曰:“此乃天数,非老夫所
知也。”先主再三求问,意乃索纸笔,画兵马器械四十余张。画毕,便一一扯碎。
又画一大人仰卧于地上,傍边一人掘土埋之,上写一大白字。遂稽首而去。先主不
悦,谓群臣曰:“此狂叟也,不足为信。”即以火焚之,便摧军前进。
  张苞入奏曰:“吴班军马已至,小臣乞为先锋。”先主壮其志,即取先锋印赐
张苞。苞方欲挂印,又一少年将奋然出曰:“留下印与我!”视之,乃关兴也。苞
曰:“我已奉诏矣。”兴曰:“汝有何能,敢当此任?”苞曰:“我自幼习学武艺,
箭无虚发。”先主曰:“朕正欲观贤侄武艺,以定优劣。”苞令军士于百步之外,
立一面旗,旗上画一红心。苞拈弓取箭,连射三箭,皆中红心。众皆称善。关兴挽
弓在手曰:“射中红心,何足为奇?”正言间,忽值头上一行雁过。兴指曰:“吾
射这飞雁第三只。”一箭射去,那只雁应弦而落。文武官僚齐声喝采。苞大怒,飞
身上马,手挺父所使丈八点钢矛,大叫曰:“你敢与我比试武艺否?”兴亦上马,
绰家传大砍刀,纵马而出曰:“偏你能使矛,吾岂不能使刀!”二将方欲交锋,先
主喝曰:“二子休得无礼!”兴、苞二人慌忙下马,各弃兵器,拜伏请罪。先主曰:
“朕自涿郡与卿等之父结异姓之交,亲如骨肉。今汝二人亦是昆仲之分,正当同心
协力,共报父仇。奈何自相争竞,失其大义!父丧未远而犹如此,况日后乎?”二
人再拜伏罪。先主问曰:“卿二人谁年长?”苞曰:臣长关兴一岁。”先主即命兴
拜苞为兄。二人就帐前折箭为誓,永相救护。先主下诏,使吴班为先锋,令张苞、
关兴护驾,水陆并进,船骑双行,浩浩荡荡,杀奔吴国来。
  却说范疆、张达将张飞首级投献吴侯,细告前事。孙权听罢,收了二人。乃谓
百官曰:“今刘玄德即了帝位,统精兵七十余万,御驾亲征,其势甚大,如之奈何?”
百官尽皆失色,面面相觑。诸葛瑾出曰:“某食君侯禄久矣,无可报效。愿舍残生,
去见蜀主,以利害说之,使两国相和,共讨曹丕之罪。”权大喜,即遣诸葛瑾为使,
来说先主罢兵。正是:
    两国相争通使命,一言解难赖行人。
  未知诸葛瑾此去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