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回 治风疾神医身死 传遗命奸雄数终            
 
  却说汉中王闻关公父子遇害,哭倒于地。众文武急救,半晌方醒,扶入内殿。
孔明劝曰:“主上少忧,自古道死生有命,关公平日刚而自矜,故今日有此祸。主
上且宜保养尊体,徐图报仇。”玄德曰:“孤与关、张二弟桃园结义时,誓同生死。
今云长已亡,孤岂能独享富贵乎?”言未已,只见关兴号恸而来。玄德见了,大叫
一声,又哭绝于地,众官救醒。一日哭绝三五次,三日水浆不进,只是痛哭,泪湿
衣襟,斑斑成血。孔明与众官再三劝解。玄德曰:“孤与东吴,誓不同日月也!”孔
明曰:“闻东吴将关公首级献与曹操,操以王侯礼祭葬之。”玄德曰:“此何意也?”
孔明曰:“此是东吴欲移祸于曹操,操知其谋,故以厚礼葬关公,令主上归怨于吴
也。”玄德曰:“吾今即提兵问罪于吴,以雪吾恨。”孔明谏曰:“不可。方今吴欲令
我伐魏,魏亦欲令我伐吴,各怀谲计,伺隙而乘。主上只宜按兵不动。且与关公发
丧,待吴、魏不和,乘时而伐之可也。”众官又再三劝谏,玄德方才进膳,传旨川
中大小将士,尽皆挂孝。汉中王亲出南门,招魂祭奠,号哭终日。
  却说曹操在洛阳,自葬关公后,每夜合眼便见关公。操甚惊惧,问于众官。众
官曰:“洛阳行宫旧殿多妖,可造新殿居之。”操曰:“吾欲起一殿,名建始殿。恨
无良工。”贾诩曰:“洛阳良工有苏越者,最有巧思。”操召入,令画图像。苏越画
成九间大殿,前后廊庑楼阁,呈与操。操视之曰:“汝画甚合孤意,但恐无栋梁之
材。”苏越曰:“此去离城三十里,有一潭,名跃龙潭。前有一祠,名跃龙祠。祠傍
有一株大梨树,高十余丈,堪作建始殿之梁。”操大喜,即令人工到彼砍伐。次日,
回报此树锯解不开,斧砍不入,不能斩伐。操不信,自领数百骑,直至跃龙祠前下
马。仰观那树,亭亭如华盖,直侵云汉,并无曲节。操命砍之。乡老数人前来谏曰:
“此树已数百年矣。常有神人居其上,恐未可伐。”操大怒曰:“吾平生游历普天之
下四十余年,上至天子,下及庶人,无不惧孤。是何妖神,敢违孤意!”言讫拔所
佩剑,亲自砍之,铮然有声,血溅满身。操谔然大惊,掷剑上马,回至宫内。是夜
二更,操睡卧不安,坐于殿中隐几而寐。忽见一人披发仗剑,身穿皂衣,直至面前,
指操喝曰:“吾乃梨树之神也。汝盖建始殿意欲篡逆,却来伐吾神木。吾知汝数尽,
特来杀汝!”操大惊,急呼:“武士安在?”皂衣人仗剑砍操。操大叫一声,忽然惊
觉,头脑疼痛不可忍。急传旨遍求良医治疗,不能痊可,众官皆忧。
  华歆入奏曰:“大王知有神医华佗否?”操曰:“即江东医周泰者乎?”歆曰:
“是也。”操曰:“虽闻其名,未知其术。”歆曰:“华佗字元化,沛国谯郡人也。其
医术之妙,世所罕有。但有患者,或用药,或用针,或用灸,随手而愈。若患五脏
六腑之疾,药不能效者,以‘麻肺汤’饮之,令病者如醉死,却用尖刀割开其腹,
以药汤洗其脏腑,病人略无疼痛。洗毕,然后以药线缝口,用药敷之,或一月,或
二十日,即平复矣。其神妙如此。一日,佗行于道上,闻一人呻吟之声。佗曰:‘此
饮食不下之病。’问之果然。佗令取蒜汁三升饮之,吐蛇一条长二三尺,饮食即
下。广陵太守陈登,心中烦懑,面赤不能饮食,求佗医治。佗以药饮之,吐虫三升,
皆赤头,首尾动摇。登问其故,佗曰:‘此因多食鱼腥,故有此毒。今日虽可,三
年之后必将复发,不可救也。’后陈登果三年而死。又有一人,眉间生一瘤,痒不
可当,令佗视之。佗曰:‘内有飞物。’人皆笑之。佗以刀割开,一黄雀飞去,病者
即愈。有一人,被犬咬足指,随长肉二块,一痛,一痒,俱不可忍。佗曰:‘痛者
内有针十个,痒者内有黑白棋子二枚。’人皆不信。佗以刀割开,果应其言。此人
真扁鹊、仓公之流也。见居金城,离此不远。大王何不召之?”
  操即差人星夜请华佗入内,令诊脉视疾。佗曰:“大王头脑疼痛,因患风而起。
病根在脑袋中,风涎不能出,枉服汤药,不可治疗。某有一法:先饮麻肺汤,然后
用利斧砍开脑袋,取出风涎,方可除根。”操大怒曰:“汝要杀孤耶!”佗曰:“大王
曾闻关公中毒箭,伤其右臂,某刮骨疗毒,关公略无惧色。今大王小可之疾,何多
疑焉?”操曰:“臂痛可刮,脑袋安可砍开?汝必与关公情熟,乘此机会欲报仇耳!”
呼左右拿下狱中,拷问其情。贾诩谏曰:“似此良医,世罕其匹,未可废也。”操叱
曰:“此人欲乘机害我,正与吉平无异。”急令追拷。
  华佗在狱,有一狱卒姓吴,人皆称为吴押狱。此人每日以酒食供奉华佗,佗感
其恩,乃告曰:“我今将死,恨有《青囊书》未传于世。感公厚意,无可为报。我
修一书,公可遣人送与我家,取《青囊书》来赠公,以继吾术。”吴押狱大喜曰:“我
若得此书,弃了此役,医治天下病人,以传先生之德。”佗即修书付吴押狱。吴押
狱直至金城,问佗之妻取了《青囊书》,回至狱中,付与华佗。检看毕,佗即将书
赠与吴押狱。吴押狱持回家中藏之。旬日之后,华佗竟死于狱中。吴押狱买棺殡殓
讫。脱了差役,回家欲取《青囊书》看习,只见其妻正将书在那里焚烧。吴押狱大
惊,连忙抢夺,全卷已被烧毁,只剩得一两叶。吴押狱怒骂其妻。妻曰:“纵然学
得与华佗一般神妙,只落得死于牢中,要他何用?”吴押狱嗟叹而止。因此《青囊
书》不曾传于世,所传者止阉鸡猪等小法,乃烧剩一两叶中所载也。后人有诗赞曰:
    华佗仙术比长桑,神识如窥垣一方。
    惆怅人亡书亦绝,后人无复见《青囊》。
  却说曹操自杀华佗之后,病势愈重,又忧吴、蜀之事。正虑间,近臣忽奏东吴
遣使上书。操取书拆视之,略曰:
    臣孙权久知天命已归主上,伏望早正大位,遣将剿灭刘备,扫平两川,臣
即率群下纳土归降矣。
操观毕大笑,出示群臣曰:“是儿欲使吾居炉火上耶!”侍中陈群等奏曰:“汉室久
已衰微,殿下功德巍巍,生灵仰望。今孙权称臣归命,此天人之应,异气齐声,殿
下宜应天顺人,早正大位。”操笑曰:“吾事汉多年,虽有功德及民,然位至于王,
名爵已极,何敢更有他望?苟天命在孤,孤为周文王矣。”司马懿曰:“今孙权既称
臣归附,王上可封官赐爵,令拒刘备。”操从之,表封孙权为骠骑将军、南昌侯,
领荆州牧。即日遣使赍诰敕,赴东吴去讫。操病势转加。忽一夜,梦三马同槽而食。
及晓,问贾诩曰:“孤向日曾梦三马同槽,疑是马腾父子为祸。今腾已死,昨夜复
梦三马同槽,主何吉凶?”诩曰:“禄马,吉兆也。禄马归于槽,王上何必疑乎?”
操因此不疑。后人有诗曰:
    三马同槽事可疑,不知已种晋根基。
    曹瞒空有奸雄略,岂识朝中司马师。
  是夜,操卧寝室,至三更,觉头目昏眩,乃起伏几而卧。忽闻殿中声如裂帛,
操惊视之,忽见伏皇后、董贵人、二皇子,并伏完、董承等二十余人,浑身血污,
立于愁云之内,隐隐闻索命之声。操急拔剑,望空砍去。忽然一声响亮,震塌殿宇
西南一角。操惊倒于地,近侍救出,迁于别宫养病。次夜,又闻殿外男女哭声不绝。
至晓,操召群臣入曰:“孤在戎马之中三十余年,未尝信怪异之事。今日为何如此?”
群臣奏曰:“大王当命道士设醮修禳。”操叹曰:“圣人云:‘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孤天命已尽,安可救乎?”遂不允设醮。次日,觉气冲上焦,目不见物,急召夏侯
商议。至殿门前,忽见伏皇后、董贵人、二皇子、伏完、董承等立在阴云之中。
大惊昏倒,左右扶出,自此得病。操召曹洪、陈群、贾诩、司马懿等同至卧榻前,
嘱以后事。曹洪等顿首曰:“大王善保玉体,不日定当霍然。”操曰:“孤纵横天下
三十余年,群雄皆灭,止有江东孙权、西蜀刘备未曾剿除。孤今病危,不能再与卿
等相叙,特以家事相托。孤长子曹昂,刘氏所生,不幸早年殁于宛城。今卞氏生四
子:丕、彰、植、熊。孤平生所爱第三子植,为人虚华少诚实,嗜酒放纵,因此不
立。次子曹彰,勇而无谋。四子曹熊,多病难保。惟长子曹丕,笃厚恭谨,可继我
业,卿等宜辅佐之。”曹洪等涕泣领命而出。操令近侍取平日所藏名香,分赐诸侍
妾。且嘱曰:“吾死之后,汝等须勤习女工,多造丝履,卖之可以得钱自给。”又命
诸妾多居于铜雀台中,每日设祭,必令女伎奏乐上食。又遗命于彰德府讲武城外,
设立疑冢七十二:“勿令后人知吾葬处,恐为人所发掘故也。”嘱毕,长叹一声,泪
如雨下。须臾,气绝而死。寿六十六岁,时建安二十五年春正月也。后人有《邺中
歌》一篇叹曹操云:
    邺则邺城水漳水,定有异人从此起。雄谋韵事与文心,君臣兄弟而父子。
英雄未有俗胸中,出没岂随人眼底?功首罪魁非两人,遗臭流芳本一身。文章有神
霸有气,岂能苟尔化为群?横流筑台距太行,气与理势相低昂。安有斯人不作逆,
小不为霸大不王?霸王降作儿女鸣,无可奈何中不平。向帐明知非有益,分香未可
谓无情。呜呼!古人作事无巨细,寂莫豪华皆有意。书生轻议冢中人,冢中笑尔书
生气!
  却说曹操身亡,文武百官尽皆举哀;一面遣人赴世子曹丕、鄢陵侯曹彰、临淄
侯曹植、萧怀侯曹熊处报丧。众官用金棺银椁,将操入殓,星夜举灵榇赴邺郡来。
曹丕闻知父丧,放声痛哭。率大小官员出城十里,伏道迎榇入城,停于偏殿。官僚
挂孝,聚哭于殿上。忽一人挺身而出曰:“请世子息哀,且议大事。”众视之,乃中
庶子司马孚也。孚曰:“魏王既薨,天下震动,当早立嗣王,以安众心,何得哭泣
耶?”群臣曰:“世子宜嗣位,但未得天子诏命,岂可造次而行?”兵部尚书陈矫
曰:“王薨于外,爱子私立,彼此生变,则社稷危矣。”遂拔剑割下袍袖,厉声曰:
“即今日便请世子嗣位。众官有异议者,以此袍为例!”百官悚惧。忽报华歆自许
昌飞马而至,众皆大惊。须臾,华歆入,众问其来意。歆曰:“今魏王薨逝,天下
震动,何不早请世子嗣位?”众官曰:“正因不及候诏命,方议欲以王后卞氏慈旨
立世子为王。”歆曰:“吾已于汉帝处索得诏命在此。”众皆踊跃称贺。歆于怀中取
出诏命开读。原来华歆谄事魏,故草此诏,威逼献帝降之。帝只得听从,故下诏即
封曹丕为魏王、丞相、冀州牧。丕即日登位,受大小官僚拜舞起居。
  正宴会庆贺间,忽报鄢陵侯曹彰,自长安领十万大军来到。丕大惊,遂问群臣
曰:“黄须小弟,平日性刚,深通武艺。今提兵远来,必与孤争王位也。如之奈何?”
忽阶下一人应声出曰:“臣请往见鄢陵侯,以片言折之。”众皆曰:“非大夫莫能解
此祸也。”正是:
    试看曹氏丕彰事,几作袁家谭尚争。
  未知此人是谁,且看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