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回 徐公明大战沔水 关云长败走麦城            
 
  却说糜芳闻荆州有失,正无计可施。忽报公安守将傅士仁至,芳忙接入城,问
其事故。士仁曰:“吾非不忠,势危力困,不能支持。我今已降东吴,将军亦不如
早降。”芳曰:“吾等受汉中王厚恩,安忍背之?”士仁曰:“关公去日,痛恨吾
二人,倘一日得胜而回,必无轻恕。公细察之。”芳曰:“吾兄弟久事汉中王,岂
可一朝相背?”正犹豫间,忽报关公遣使至。接入厅上,使者曰:“关公军中缺粮,
特来南郡、公安二处,取白米十万石。令二将军星夜解去军前交割,如迟立斩。”
芳大惊,顾谓傅士仁曰:“今荆州已被东吴所取,此粮怎得过去?”士仁厉声曰:
“不必多疑!”遂拔剑斩来使于堂上。芳惊曰:“公如何斩之?”士仁曰:“关公
此意,正要斩我二人。我等安可束手受死?公今不早降东吴,必被关公所杀。”正
说间,忽报吕蒙引兵杀至城下。芳大惊,乃同傅士仁出城投降。蒙大喜,引见孙权。
权重赏二人。安民已毕,大犒三军。
  时曹操在许都,正与众谋士议荆州之事,忽报东吴遣使奉书至。操召入,使者
呈上书信。操拆视之,书中具言吴兵将袭荆州,求操夹攻云长。且嘱勿泄漏,使云
长有备也。操与众谋士商议。主簿董昭曰:“今樊城被困,引颈望救,不如令人将
书射入樊城,以宽军心。且使关公知东吴将袭荆州,彼恐荆州有失,必速退兵。却
令徐晃乘势掩杀,可获全功。”操从其谋,一面差人催徐晃急战,一面亲统大兵,
径往雒阳之南阳陵坡驻扎,以救曹仁。
  却说徐晃正坐帐中,忽报魏王使至。晃接入问之,使曰:“今魏王引兵已过雒
阳,令将军急战关公,以解樊城之困。”正说间,探马报说:“关平屯兵在偃城,
廖化屯兵在四冢,前后一十二个寨栅,连络不绝。”晃即差副将徐商、吕建,假着
徐晃旗号前赴偃城,与关平交战。晃却自引精兵五百,循沔水去袭偃城之后。
  且说关平闻徐晃自引兵至,遂提本部兵迎敌。两阵对圆,关平出马,与徐商交
锋,只三合,商大败而走。吕建出战,五六合,亦败走。平乘势追杀二十余里,忽
报城中火起,平知中计,急勒兵回救偃城。正遇一彪军摆开,徐晃立马在门旗下,
高叫曰:“关平贤侄,好不知死,汝荆州已被东吴夺了,犹然在此狂为!”平大怒,
纵马轮刀,直取徐晃。不三四合,三军喊叫,偃城中火光大起。平不敢恋战,杀条
大路,径奔四冢寨来。廖化接着。化曰:“人言荆州已被吕蒙袭了,军心惊慌,如
之奈何?”平曰:“此必讹言也。军士再言者斩之!”忽流星马到,报说:“正北
第一屯,被徐晃领兵攻打。”平曰:“若第一屯有失,诸营岂得安宁?此间皆靠沔
水,贼兵不敢到此,吾与汝同去救第一屯。”廖化唤部将吩咐曰:“汝等坚守营寨,
如有贼到,即便举火。”部将曰:“四冢寨鹿角十重,虽飞鸟亦不能入,何虑贼兵。”
于是关平、廖化尽起四冢寨精兵,奔至第一屯住扎。
  关平看见魏兵屯于浅山之上,谓廖化曰:“徐晃屯兵不得地利,今夜可引兵劫
寨。”化曰:“将军可分兵一半前去,某当谨守本寨。”是夜关平引一枝兵,杀入
魏寨,不见一人。平知是计,火速退时,左边徐商,右边吕建,两下来攻。平大败
回营,魏兵乘势追杀前来,四面围住。关平、廖化支持不住,弃了第一屯,径投四
冢寨来。早望见寨中火起,急到寨前,只见皆是魏兵旗号。关平等退兵,忙奔樊城
大路而走。前面一军拦住,为首大将乃是徐晃也。平、化二人奋力死战,夺路而走。
回到大寨来见关公曰:“今徐晃夺了偃城等处,又兼曹操自引大军,分三路来救樊
城。多有人言荆州已被吕蒙袭了。”关公喝曰:“此敌人讹言,以乱我军心耳。东
吴吕蒙病危,孺子陆逊代之,不足为虑。”
  言未毕,忽报徐晃兵至,公令备马。平谏曰:“父体未痊,不可与敌。”公曰:
“徐晃与吾有旧,深知其能。若彼不退,吾先斩之,以警魏将。”遂披挂提刀上马,
奋然而出。魏军见之,无不惊惧。公勒马问曰:“徐公明安在?”魏营开旗门处,
徐晃出马,欠身而言曰:“自别君侯,倏忽数载不见,君侯须发已苍白矣。忆昔壮
年相从,多蒙教诲,感谢不忘。今君侯英风,震于华夏,使故人闻之,不胜叹羡。
兹幸得一见,深慰渴怀。”公曰:“吾与公明交契深厚,非比他人,今何故数穷吾
儿耶?”晃回顾众将,厉声大叫曰:“若取得云长首级者,重赏千金!”公惊曰:
“公明何出此言?”晃曰:“今日乃国家之事,某不敢以私废公。”言讫,挥大斧,
直取关公。公大怒,亦挥刀迎之。战八十余合,公虽武艺绝伦,终是右臂少力。关
平恐公有失,火急鸣金,公拨马回寨。忽闻四下里喊声大震。原来是樊城曹仁闻曹
操救兵至,引军杀出城来,与徐晃会合,两下夹攻,荆州兵大乱。
  关公上马,引众将急奔襄江上流头。背后魏兵追至。关公急渡过襄江,望襄阳
而奔。忽流星马到,报说荆州已被吕蒙所夺,家眷被陷。关公大惊,不敢奔襄阳,
提兵投公安来。探马又报,公安傅士仁已降东吴了。关公大怒,忽催粮人到,报说
公安傅士仁往南郡,杀了使命,招糜芳都降东吴去了。关公闻言,怒气冲塞,疮口
迸裂,昏绝于地。众将救醒。
  公顾谓司马王甫曰:“悔不听足下之言,今日果有此事。”因问:“沿江上下,
何不举火?”探马答曰:“吕蒙使水手尽穿白衣,扮作客商渡江,将精兵伏于之中,
先擒了守台士卒,因此不得举火。”公跌足叹曰:“吾中奸贼之谋矣!有何面目见
兄长耶!”管粮都督赵累曰:“今事急矣,可一面差人往成都求救,一面从旱路去
取荆州。”关公依言,差马良、伊籍赍文三道,星夜赴成都求救;一面引兵来取荆
州,自领前队先行,留廖化、关平断后。
  却说樊城围解,曹仁引众将来见曹操,泣拜请罪。操曰:“此乃天数,非汝等
之罪也。”操重赏三军,亲至四冢寨周围阅视,顾谓众将曰:“荆州兵围堑鹿角数
重,徐公明深入其中,竟获全功。孤用兵三十余年,未敢长驱径入敌围。公明真胆
识兼优者也!”众皆叹服。操班师,还于摩陂驻扎。徐晃兵至,操亲出寨迎之。见
晃军皆按队伍而行,并无差乱。操大喜曰:“徐将军真有周亚夫之风矣。”遂封徐
晃为平南将军,同夏侯尚守襄阳,以遏关公之师。操因荆州未定,就屯兵于摩陂,
以候消息。
  却说关公在荆州路上,进退无路。谓赵累曰:“目今前有吴兵,后有魏兵,吾
在其中,救兵不至,如之奈何?”累曰:“昔吕蒙在陆口时,尝致书君侯,两家约
好共诛操贼,今却助操而袭我,是背盟也。君侯暂住军于此,可差人遗书吕蒙责之,
看彼如何对答。”关公从其言,遂修书差使赴荆州来。
  却说吕蒙在荆州,传下号令:凡荆州诸郡,有随关公出征将士之家,不许吴兵
搅扰,按月给与粮米,有患病者遣医治疗。将士之家,感其恩惠,安堵不动,忽报
关公使至。吕蒙出郭迎接入城,以宾礼相待。使者呈书与蒙,蒙看毕,谓来使曰:
“蒙昔日与关将军结好,乃一己之私见;今日之事乃上命差遣,不得自主。烦使者
回报将军,善言致意。”遂设宴款待,送归馆驿安歇。于是随征将士之家,皆来问
信。有附家书者,有口传音信者,皆言家门无恙,衣食不缺。使者辞别吕蒙,蒙亲
送出城。使者回见关公,具道吕蒙之语。并说:“荆州城中,君侯宝眷并诸将家属,
俱各无恙,供给不缺。”公大怒曰:“此奸贼之计也。吾生不能杀此贼,死必杀之,
以雪吾恨!”喝退使者。使者出寨,众将皆来探问家中之事。使者具言各家安好,
吕蒙极其恩恤,并将书信传送各将。各将欣喜,皆无战心。
  关公率兵取荆州,军行之次,将士多有逃回荆州者。关公愈加恨怒,遂催军前
进。忽然喊声大震,一彪军拦住,为首大将乃蒋钦也,勒马挺枪,大叫曰:“云长
何不早降?”关公骂曰:“吾乃汉将,岂降贼乎?”拍马舞刀,直取蒋钦。不三合,
钦败走。关公提刀追杀二十余里,喊声忽起,左边山谷中韩当领军冲出,右边山谷
中周泰引军冲出,蒋钦回马复战,三路夹攻。关公急撤军回走,行无数里,只见南
山冈上人烟聚集,一面白旗招,上写“荆州土人”四字。众人都叫:“本处人速
速投降!”关公大怒,欲上冈杀之。山崦内又有两军撞出,左边丁奉,右边徐盛,
并合蒋钦等三路军马,喊声震地,鼓角喧天,将关公困在垓心。手下将士,渐渐消
疏。比及杀到黄昏,关公遥望四山之上,皆是荆州士兵,呼兄唤弟,觅子寻爷,喊
声不住,军心尽变,皆应声而去。关公止喝不住,步从止有三百余人。
  杀至三更,正东上喊声连天,乃是关平、廖化分两路兵,杀入重围,救出关公。
关平告曰:“军心乱矣,必得城池暂屯,以待援兵。麦城虽小,足可屯扎。”关公
从之,催促残军前至麦城。分兵紧守四门,聚将士商议。赵累曰:“此处相近上庸,
现有刘封、孟达在彼把守,可速差人往求救兵。若得这枝军马接济,以待川兵大至,
军心自安矣。”正议间,忽报吴兵已至,将城四面围定。公问曰:“谁敢突围而出,
往上庸求救?”廖化曰:“某愿往。”关平曰:“我护送汝出重围。”关公即修书
付廖化,藏于身畔,饱食上马,开门出城。正遇吴将丁奉截住,被关平奋力冲杀,
奉败走。廖化乘势杀出重围,投上庸去了。关平入城,坚守不出。
  且说刘封、孟达自取上庸,太守申耽率众归降,因此汉中王加刘封为副将军,
与孟达同守上庸。当日探知关公兵败,二人正议间,忽报廖化至,封令请入问之。
化曰:“关公兵败,见困于麦城,被围至急,蜀中援兵不能旦夕即至,特命某突围
而出,来此求救。望二将军速起上庸之兵,以救此危。倘稍迟延,公必陷矣。”封
曰:“将军且歇,容某计议。”化乃至馆驿安歇,专候发兵。刘封谓孟达曰:“叔
父被困,如之奈何?”达曰:“东吴兵精将勇,且荆州九郡,俱已属彼,止有麦城,
乃弹丸之地。又闻曹操亲督大军四五十万,屯于摩陂。量我军山城之众,安能敌两
家之强兵?不可轻敌。”封曰:“吾亦知之,奈关公是吾叔父,安忍坐视而不救乎?”
达笑曰:“将军以关公为叔,恐关公未必以将军为侄也。某闻汉中王初嗣将军之时,
关公即不悦。后汉中王登位之后,欲立后嗣,问于孔明。孔明曰:‘此家事也,问
关、张可矣。’汉中王遂遣人至荆州问关公。关公以将军乃螟蛉之子,不可僭立,
劝汉中王远置将军于上庸山城之地,以杜后患。此事人人知之,将军岂反不知耶?
何今日犹沾沾以叔侄之义,而欲冒险轻动乎?”封曰:“君言虽是,但以何词却之?”
达曰:“但言山城初附,民心未定,不敢造次兴兵,恐失所守。”封从其言。
  次日,请廖化至,言此山城初附之所,未能分兵相救。化大惊,以头叩地曰:
“若如此则关公休矣!”达曰:“我今即往,一杯之水,安能救一车薪之火乎?将
军速回,静候蜀兵至可也。”化大恸告求,刘封、孟达皆拂袖而入。廖化知事不谐,
寻思须告汉中王求救,遂上马,大骂出城,望成都而去。
  却说关公在麦城,盼望上庸兵到,却不见动静。手下止有五六百人,多半带伤,
城中无粮,甚是苦楚。忽报城下一人教休放箭,有话来见君侯。公令放入,问之,
乃诸葛瑾也。礼毕,茶罢,瑾曰:“今奉吴侯命,特来劝谕将军。自古道:‘识时
务者为俊杰。’今将军所统汉上九郡,皆已属他人矣。止有孤城一区,内无粮草,
外无救兵,危在旦夕。将军何不从瑾之言,归顺吴侯,复镇荆、襄,可以保全家眷。
幸君侯熟思之。”关公正色而言曰:“吾乃解良一武夫,蒙吾主以手足相待,安肯
背义投敌国乎?城若破,有死而已。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竹可焚,而不可毁其
节;身虽殒,名可垂于竹帛也。汝勿多言,速请出城,吾欲与孙权决一死战。”瑾
曰:“吴侯欲与君侯结秦晋之好,同力破曹,共扶汉室,别无他意。君侯何执迷如
是?”言未毕,关平拔剑而前,欲斩诸葛瑾。公止之曰:“彼弟孔明在蜀佐汝伯父,
今若杀彼,伤其兄弟之情也。”遂令左右逐出诸葛瑾。
  瑾满面羞惭,上马出城,回见吴侯曰:“关公心如铁石,不可说也。”孙权曰:
“真忠臣也。似此如之奈何?”吕范曰:“某请卜其休咎。”权即令卜之。范揲蓍
成象,乃“地水师”卦,更有玄武临应,主敌人远奔。权问吕蒙曰:“卦主敌人远
奔,卿以何策擒之?”蒙笑曰:“卦象正合某之机也。关公虽有冲天之翼,飞不出
吾罗网矣。”正是:
    龙游沟壑遭虾戏,凤入牢笼被鸟欺。
  毕竟吕蒙之计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