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回 玄德智激孙夫人 孔明二气周公瑾            
 
  却说玄德见孙夫人房中两边枪刀森列,侍婢皆佩剑,不觉失色。管家婆进曰:
“贵人休得惊惧。夫人自幼好观武事,居常令侍婢击剑为乐,故尔如此。”玄德曰:
“非夫人所观之事,吾甚心寒,可命暂去。”管家婆禀覆孙夫人曰:“房中摆列兵
器,娇客不安,今且去之。”孙夫人笑曰:“厮杀半生,尚惧兵器乎?”命尽撤去,
令侍婢解剑伏侍。当夜玄德与孙夫人成亲,两情欢洽。玄德又将金帛散给侍婢,以
买其心。先教孙乾回荆州报喜。自此连日饮酒。国太十分爱敬。
  却说孙权差人来柴桑郡报周瑜,说:“我母亲力主,已将吾妹嫁刘备。不想弄
假成真,此事还复如何?”瑜闻大惊,行坐不安,乃思一计,修密书付来人持回见
孙权。权拆书视之,书略曰:
    瑜所谋之事,不想反覆如此。既已弄假成真,又当就此用计。刘备以枭雄
之姿,有关、张、赵云之将,更兼诸葛用谋,必非久屈人下者。愚意莫如软困之于
吴中,盛为筑宫室以丧其心志,多送美色玩好以娱其耳目,使分开关、张之情,隔
远诸葛之契,各置一方,然后以兵击之,大事可定矣。今若纵之,恐蛟龙得云雨,
终非池中物也。愿明公熟思之。
孙权看毕,以书示张昭。昭曰:“公瑾之谋,正合愚意。刘备起身微末,奔走天下,
未尝受享富贵。今若以华堂大厦,子女金帛,令彼享用,自然疏远孔明、关、张等,
使彼各生怨望,然后荆州可图也。主公可依公瑾之谋而速行之。”权大喜,即日修
整东府,广栽花木,盛设器用,请玄德与妹居住;又增女乐数十余人,并金玉锦绮
玩好之物。国太只道孙权好意,喜不自胜。玄德果然被声色所迷,不想回荆州。
  却说赵云与五百军在东府前住,终日无事,只去城外射箭走马。看看年终,云
猛省:“孔明吩咐三个锦囊与我,教我一到南徐,开第一个;住到年终,开第二个;
临到危急无路之时,开第三个:于内有神出鬼没之计,可保主公回家。此时岁已将
终,主公贪恋女色,并不见面,何不拆开第二个锦囊,看计而行?”遂拆开视之,
原来如此神策。即日径到府堂,要见玄德。侍婢报曰:“赵子龙有紧急事来报贵人。”
玄德唤入问之,云佯作失惊之状曰:“主公深居画堂,不想荆州耶?”玄德曰:“有
甚事如此惊怪?”云曰:“今早孔明使人来报,说曹操要报赤壁鏖兵之恨,起精兵
五十万,杀奔荆州,甚是危急,请主公便回。”玄德曰:“必须与夫人商议。”云
曰:“若和夫人商议,必不肯教主公回。不如休说,今晚便好起程,迟则误事。”
玄德曰:“你且暂退,我自有道理。”云故意催逼数番而出。
  玄德入见孙夫人,暗暗垂泪。孙夫人曰:“丈夫何故烦恼?”玄德曰:“念备
一身飘荡异乡,生不能侍奉二亲,又不能祭祀宗祖,乃大逆不孝也。今岁旦在迩,
使备悒怏不已。”孙夫人曰:“你休瞒我,我已听知了也!方才赵子龙报说荆州危
急,你欲还乡,故推此意。”玄德跪而告曰:“夫人既知,备安敢相瞒?备欲不去,
使荆州有失,被天下人耻笑;欲去,又舍不得夫人,因此烦恼。”夫人曰:“妾已
事君,任君所之,妾当相随。”玄德曰:“夫人之心,虽则如此,争奈国太与吴侯
安肯容夫人去?夫人若可怜刘备,暂时辞别。”言毕,泪如雨下。孙夫人劝曰:“丈
夫休得烦恼。妾当苦告母亲,必放妾与君同去。”玄德曰:“纵然国太肯时,吴侯
必然阻当。”孙夫人沉吟良久,乃曰:“妾与君正旦拜贺时,推称江边祭祖,不告
而去,若何?”玄德又跪而谢曰:“若如此,生死难忘。切勿漏泄。”两个商议已
定。玄德密唤赵云吩咐:“正旦日,你先引军士出城,于官道等候。吾推祭祖,与
夫人同走。”云领诺。
  建安十五年春正月元旦,吴侯大会文武于堂上。玄德与孙夫人入拜国太。孙夫
人曰:“夫主想父母宗祖坟墓,俱在涿郡,昼夜伤感不已。今日欲往江边,望北遥
祭,须告母亲得知。”国太曰:“此孝道也,岂有不从?汝虽不识姑舅,可同汝夫
前去祭拜,亦见为妇之礼。”孙夫人同玄德拜谢而出。此时只瞒着孙权。夫人乘车,
止带随身一应细软。玄德上马,引数骑跟随出城,与赵云相会。五百军士前遮后拥,
离了南徐,趱程而行。
  当日孙权大醉,左右近侍扶入后堂,文武皆散。比及众官探得玄德、夫人逃走
之时,天色已晚。要报孙权,权醉不醒;及至睡觉,已是五更。次日,孙权闻知走
了玄德,急唤文武商议。张昭曰:“今日走了此人,早晚必生祸乱,可急追之。”
孙权令陈武、潘璋选五百精兵,无分昼夜,务要赶上拿回。二将领命去了。孙权深
恨玄德,将案上玉砚摔为粉碎。程普曰:“主公空有冲天之怒。某料陈武、潘璋必
擒此人不得。”权曰:“焉敢违我令!”普曰:“郡主自幼好观武事,严毅刚正,
诸将皆惧。既然肯顺刘备,必同心而去。所追之将,若见郡主,岂肯下手?”权大
怒,掣所佩之剑,唤蒋钦、周泰听令,曰:“汝二人将这口剑去取吾妹并刘备头来,
违令者立斩!”蒋钦、周泰领命,随后引一千军赶来。
  却说玄德加鞭纵辔,趱程而行。当夜于路暂歇两个更次,慌忙起行。看看来到
柴桑界首,望见后面尘头大起,人报:“追兵至矣!”玄德慌问赵云曰:“追兵既
至,如之奈何?”赵云曰:“主公先行,某愿当后。”转过前面山脚,一彪军马拦
住去路,当先两员大将,厉声高叫曰:“刘备早早下马受缚!吾奉周都督将令,守
候多时。”原来周瑜恐玄德走脱,先使徐盛、丁奉引三千军马于冲要之处扎营等候。
时常令人登高遥望,料得玄德若投旱路,必经此道而过。
  当日徐盛、丁奉望得玄德一行人到,各绰兵器,截住去路。玄德惊慌,勒回
马问赵云曰:“前有拦截之兵,后有追赶之兵,前后无路,如之奈何?”云曰:“主
公休慌。军师有三条妙计,多在锦囊之中。已拆了两个,并皆应验。今尚有第三个
在此,吩咐遇危难之时,方可拆看。今日危急,当拆观之。”便将锦囊拆开,献与
玄德。玄德看了,急来车前泣告孙夫人曰:“备有心腹之言,至此尽当实诉。”夫
人曰:“丈夫有何言语,实对我说。”玄德曰:“昔日吴侯与周瑜同谋,将夫人招
嫁刘备,实非为夫人计,乃欲幽困刘备而夺荆州耳。夺了荆州,必将杀备,是以夫
人为香饵而钓备也。备不惧万死而来,知夫人有男子之胸襟,必能怜备。昨闻吴侯
将欲加害,故托荆州有难,以图归计。幸得夫人不弃,同至于此。今吴侯又令人在
后追赶,周瑜又使人于前截住,非夫人莫解此祸。如夫人不允,备请死于车前,以
报夫人之德。”夫人怒曰:“吾兄既不以我为亲骨肉,我有何面目重相见乎!今日
之危,我当自解。”于是叱从人推车直出,卷起车帘,亲喝徐盛、丁奉曰:“你二
人欲造反耶?”徐、丁二将慌忙下马,弃了军器,声喏于车前曰:“安敢造反?为
奉周都督将令,屯兵在此,专候刘备。”孙夫人大怒曰:“周瑜逆贼,我东吴不曾
亏负你!玄德乃大汉皇叔,是我丈夫。我已对母亲、哥哥说知回荆州去。今你两个
于山脚去处,引着军马拦截道路,意欲劫掠我夫妻财物耶?”徐盛、丁奉喏喏连声,
口称:“不敢。请夫人息怒!这不干我等之事,乃是周都督的将令。”孙夫人叱曰:
“你只怕周瑜,独不怕我!周瑜杀得你,我岂杀不得周瑜?”把周瑜大骂一场,喝
令推车前进。徐盛、丁奉自思:“我等是下人,安敢与夫人违拗?”又见赵云十分
怒气,只得把军喝住,放条大路教过去。
  恰才行不得五六里,背后陈武、潘璋赶到。徐盛、丁奉备言其事。陈、潘二将
曰:“你放他过去差矣!我二人奉吴侯旨意,特来追捉他回去。”于是四将合兵一
处,趱程赶来。玄德正行间,忽听的背后喊声大起,玄德又告孙夫人曰:“后面追
兵又到,如之奈何?”夫人曰:“丈夫先行,我与子龙当后。”玄德先引三百军,
望江岸去了。子龙勒马于车旁,将士卒摆开,专候来将。四员将见了孙夫人,只得
下马,叉手而立。夫人曰:“陈武、潘璋,来此何干?”二将答曰:“奉主公之命,
请夫人、玄德回。”夫人正色叱曰:“都是你这伙匹夫,离间我兄妹不睦!我已嫁
他人,今日归去,须不是与人私奔!我奉母亲慈旨,令我夫妇回荆州。便是我哥哥
来,也须依礼而行。你二人倚仗兵威,欲待杀害我耶?”骂得四人面面相觑,各自
寻思:“他一万年也只是兄妹,更兼国太作主,吴侯乃大孝之人,怎敢违逆母言?
明日翻过脸来,只是我等不是。不如做个人情。”军中又不见玄德,但见赵云怒目
睁眉,只待厮杀,因此四将喏喏连声而退。孙夫人令推车便行。徐盛曰:“我四人
同去见周都督,告禀此事。”
  四人犹豫未定,忽见一军如旋风而来,视之,乃蒋钦、周泰。二将问曰:“你
等曾见刘备否?”四将曰:“早晨过去,已半日矣。”蒋钦曰:“何不拿下?”四
人各言孙夫人发话之事。蒋钦曰:“便是吴侯怕道如此,封一口剑在此,教先杀他
妹,后斩刘备,违者立斩。”四将曰:“去之已远,怎生奈何?”蒋钦曰:“他终
是些步军,急行不上。徐、丁二将军可飞报都督,教水路棹快船追赶,我四人在岸
上追赶。无问水旱之路,赶上杀了,休听他言语。”于是徐盛、丁奉飞报周瑜,蒋
钦、周泰、陈武、潘璋四个领兵沿江赶来。
  却说玄德一行人马,离柴桑较远,来到刘郎浦,心才稍宽。沿着江岸寻渡,一
望江水弥漫,并无船只。玄德俯首沉吟。赵云曰:“主公在虎口中逃出,今已近本
界,吾料军师必有调度,何用忧疑?”玄德听罢,蓦然想起在吴繁华之事,不觉凄
然泪下。后人有诗叹曰:
    吴蜀成婚此水浔,明珠步幛屋黄金。
    谁知一女轻天下,欲易刘郎鼎峙心。
玄德令赵云望前哨探船只,忽报后面尘土冲天而起。玄德登高望之,但见军马盖地
而来,叹曰:“连日奔走,人困马乏,追兵又到,死无地矣!”看看喊声渐近。正
慌急间,忽见江岸边一字儿抛着拖篷船二十余只。赵云曰:“天幸有船在此,何不
速下,棹过对岸,再作区处?”玄德与孙夫人便奔上船,子龙引五百军亦多上船。
只见船舱中一人纶巾道服,大笑而出,曰:“主公且喜!诸葛亮在此等候多时。”
船中扮作客人的,皆是荆州水军。玄德大喜。不移时,四将赶到。孔明笑指岸上人
言曰:“吾已算定多时矣。汝等回去传示周郎,教休再使美人局手段。”岸上乱箭
射来,船已开的远了。蒋钦等四将,只好呆看。
  玄德与孔明正行间,忽然江声大振。回头视之,只见战船无数,帅字旗下,周
瑜自领惯战水军,左有黄盖,右有韩当,势如飞马,疾似流星。看看赶上。孔明教
棹船投北岸,弃了船,尽皆上岸而走,车马登程。周瑜赶到江边,亦皆上岸追袭。
大小水军,尽皆步行,止有为首官军骑马。周瑜当先,黄盖、韩当、徐盛、丁奉紧
随。周瑜曰:“此处是那里?”军士答曰:“前面是黄州界首。”望见玄德车马不
远,瑜令并力追袭。正赶之间,一声鼓响,山崦内一彪刀手拥出,为首一员大将,
乃关云长也。周瑜举止失措,急拨马便走。云长赶来,周瑜纵马逃命。正奔走间,
左边黄忠,右边魏延,两军杀出,吴兵大败。周瑜急急下得船时,岸上军士齐声大
叫曰:“周郎妙计安天下,陪了夫人又折兵!”瑜怒曰:“可再登岸,决一死战!”
黄盖、韩当力阻。瑜自思曰:“吾计不成,有何面目去见吴侯!”大叫一声,金疮
迸裂,倒于船上。众将急救,却早不省人事。正是:
    两番弄巧翻成拙,此日含嗔却带羞。
  未知周郎性命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