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回 七星坛诸葛祭风 三江口周瑜纵火            
 
  却说周瑜立于山顶,观望良久,忽然望后而倒,口吐鲜血,不省人事。左右救
回帐中。诸将皆来动问,尽皆愕然相顾曰:“江北百万之众虎踞鲸吞,不争都督如
此。倘曹兵一至,如之奈何?”慌忙差人申报吴侯,一面求医调治。
  却说鲁肃见周瑜卧病,心中忧闷,来见孔明,言周瑜卒病之事。孔明曰:“公
以为何如?”肃曰:“此乃曹操之福,江东之祸也。”孔明曰:“公瑾之病,亮亦
能医。”肃曰:“诚如此,则国家万幸。”即请孔明同去看病。肃先入见周瑜。瑜
以被蒙头而卧。肃曰:“都督病势若何?”周瑜曰:“心腹搅痛,时复昏迷。”肃
曰:“曾服何药饵?”瑜曰:“心中呕逆,药不能下。”肃曰:“适来去望孔明,
言能医都督之病。见在帐外,烦来医治,何如?”瑜命请入,教左右扶起,坐于床
上。孔明曰:“连日不晤君颜,何期贵体不安!”瑜曰:“‘人有旦夕祸福’,岂
能自保?”孔明笑曰:“‘天有不测风云’,人又岂能料乎?”瑜闻失色,乃作呻
吟之声。孔明曰:“都督心中似觉烦积否?”瑜曰:“然。”孔明曰:“必须用凉
药以解之。”瑜曰:“已服凉药,全然无效。”孔明曰:“须先理其气。气若顺,
则呼吸之间自然痊可。”瑜料孔明必知其意,乃以言挑之曰:“若得顺气,当服何
药?”孔明笑曰:“亮有一方,便教都督气顺。”瑜曰:“愿先生赐教。”孔明索
纸笔,屏退左右,密书十六字曰:
    欲破曹公,宜用火攻。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写毕,递与周瑜曰:“此都督病源也。”瑜见了大惊,暗思:“孔明真神人也,早
已知我心事,只索以实情告之。”乃笑曰:“先生已知我病源,将用何药治之?事
在危急,望即赐教。”孔明曰:“亮虽不才,曾遇异人传授八门遁甲天书,可以呼
风唤雨。都督若要东南风,可于南屏山建一台,名曰七星坛,高九尺,作三层,用
一百二十人手执旗围绕。亮于台上作法,借三日三夜东南大风,助都督用兵,何
如?”瑜曰:“休道三日三夜,只一夜大风,大事可成矣。只是事在目前,不可迟
缓。”孔明曰:“十一月二十日甲子祭风,至二十二日丙寅风息,如何?”瑜闻言
大喜,矍然而起。便传令差五百精壮军士,往南屏山筑坛;拨一百二十人执旗守坛,
听候使令。
  孔明辞别出帐,与鲁肃上马,来南屏山相度地势。令军士取东南方赤土筑坛,
方圆二十四丈,每一层高三尺,共是九尺。下一层插二十八宿旗:东方七面青旗,
按角、亢、氐、房、心、尾、箕,布苍龙之形;北方七面皂旗,按斗、牛、女、虚、
危、室、壁,作玄武之势;西方七面白旗,按奎、娄、胃、昴、毕、觜、参,踞白
虎之威;南方七面红旗,按井、鬼、柳、星、张、翼、轸,成朱雀之状。第二层周
围黄旗六十四面,按六十四卦,分八位而立。上一层用四人,各人戴束发冠,穿皂
罗袍,凤衣博带,朱履方裾。前左立一人,手执长竿,竿尖上用鸡羽为葆,以招风
信;前右立一人,手执长竿,竿上系七星号带,以表风色;后左立一人,捧宝剑;
后右立一人,捧香炉。坛下二十四人,各持旌旗、宝盖、大戟、长戈、黄旄、白钺、
朱、皂纛,环绕四面。孔明于十一月二十日甲子吉辰,沐浴斋戒,身披道衣,跣
足散发,来到坛前。吩咐鲁肃曰:“子敬自往军中相助公瑾调兵。傥亮所祈无应,
不可有怪。”鲁肃别去。孔明嘱咐守坛将士:“不许擅离方位,不许交头接耳,不
许失口乱言,不许大惊小怪!如违令者斩!”众皆领命。孔明缓步登坛,观瞻方位
已定,焚香于炉,注水于盂,仰天暗祝。下坛入帐中少歇,令军士更替吃饭。孔明
一日上坛三次,下坛三次,却并不见有东南风。
  且说周瑜请程普、鲁肃一班军官在帐中伺候,只等东南风起,便调兵出,一面
关报孙权接应。黄盖已自准备火船二十只,船头密布大钉,船内装载芦苇干柴,灌
以鱼油,上铺硫黄、焰硝引火之物,各用青布油单遮盖。船头上插青龙牙旗,船尾
各系走舸。在帐下听候,只等周瑜号令。甘宁、阚泽窝盘蔡和、蔡中在水寨中,每
日饮酒,不放一卒登岸。周围尽是东吴军马,把得水泄不通:只等帐上号令下来。
周瑜正在帐中坐议,探子来报:“吴侯船只离寨八十五里停泊,只等都督好音。”
瑜即差鲁肃遍告各部下官兵将士:“俱各收拾船只、军器、帆橹等物。号令一出,
时刻休违。倘有迟误,即按军法。”众兵将得令,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厮杀。
  是日看看近夜,天色晴明,微风不动。瑜谓鲁肃曰:“孔明之言谬矣!隆冬之
时,怎得东南风乎?”肃曰:“吾料孔明必不谬谈。”将近三更时分,忽听风声响,
旗转动。瑜出帐看时,旗脚竟飘西北,霎时间东南风大起。瑜骇然曰:“此人有
夺天地造化之法,鬼神不测之术,若留此人,乃东吴祸根也。及早杀却,免生他日
之忧。”急唤帐前护军校尉丁奉、徐盛二将:“各带一百人。徐盛从江内去,丁奉
从旱路去,都到南屏山七星坛前。休问长短,拿住诸葛亮便行斩首,将首级来请功。”
二将领命。徐盛下船,一百刀斧手荡开棹桨;丁奉上马,一百弓弩手各跨征驹,往
南屏山来。于路正迎着东南风起。后人有诗曰:
    七星坛上卧龙登,一夜东风江水腾。
    不是孔明施妙计,周郎安得逞才能?
丁奉马军先到,见坛上执旗将士当风而立。丁奉下马,提剑上坛,不见孔明。慌问
守坛将士,答曰:“恰才下坛去了。”丁奉忙下坛寻时,徐盛船已到,二人聚于江
边。小卒报曰:“昨晚一只快船停在前面滩口。适间却见孔明披发下船,那船望上
水去了。”丁奉、徐盛便分水陆两路追袭。徐盛教拽起满帆,抢风而使。遥望前船
不远,徐盛在船头上高声大叫:“军师休去,都督有请!”只见孔明立于船尾,大
笑曰:“上复都督,好好用兵。诸葛亮暂回夏口,异日再容相见。”徐盛曰:“请
暂少住,有紧话说。”孔明曰:“吾已料定都督不能容我,必来加害,预先教赵子
龙来相接。将军不必追赶。”徐盛见前船无篷,只顾赶去。看看至近,赵云拈弓搭
箭,立于船尾,大叫曰:“吾乃常山赵子龙也!奉令特来接军师,你如何来追赶?本
待一箭射死你来,显得两家失了和气。教你知我手段!”言讫,箭到处,射断徐盛
船上篷索。那篷堕落下水,其船便横。赵云却教自己船上拽起满帆,乘顺风而去。
其船如飞,追之不及。岸上丁奉唤徐盛船近岸,言曰:“诸葛亮神机妙算,人不可
及,更兼赵云有万夫不当之勇,汝知他当阳长坂时否?吾等只索回报便了。”于是
二人回见周瑜,言孔明预先约赵云迎接去了。周瑜大惊曰:“此人如此多谋,使吾
晓夜不安矣!”鲁肃曰:“且待破曹之后,却再图之。”
  瑜从其言,唤集诸将听令。先教甘宁带了蔡中并降卒,沿南岸而走:“只打北
军旗号,直取乌林地面,正当曹操屯粮之所。深入军中,举火为号。只留下蔡和一
人在帐下,我有用处。”第二唤太史慈吩咐:“你可领三千兵,直奔黄州地界,断
曹操合淝接应之兵,就逼曹兵,放火为号。只看红旗,便是吴侯接应之兵。”这两
队兵最远,先发。第三唤吕蒙领三千兵,去乌林接应甘宁,焚烧曹操寨栅。第四唤
凌统领三千兵,直截彝陵界首,只看乌林火起,以兵应之。第五唤董袭领三千兵,
直取汉阳,从汉川杀奔曹操寨中,看白旗接应。第六唤潘璋领三千兵,尽打白旗,
往汉阳接应董袭。六队船只,各自分路去了。却令黄盖安排火船,使小卒驰书约曹
操,今夜来降。一面拨战船四只,随于黄盖船后接应。第一队领兵军官韩当,第二
队领兵军官周泰,第三队领兵军官蒋钦,第四队领兵军官陈武。四队各引战船三百
只,前面各摆列火船二十只。周瑜自与程普在大艨艟上督战,徐盛、丁奉为左右护
卫。只留鲁肃共阚泽及众谋士守寨。程普见周瑜调军有法,甚相敬服。
  却说孙权差使命持兵符至,说已差陆逊为先锋,直抵蕲、黄地面进兵,吴侯自
为后应。瑜又差人西山放火炮,南屏山举号旗。各各准备停当,只等黄昏举动。
  话分两头。且说刘玄德在夏口专候孔明回来,忽见一队船到,乃是公子刘琦自
来探听消息。玄德请上敌楼坐定,说:“东南风起多时,子龙去接孔明,至今不见
到,吾心甚忧。”小校遥指樊口港上:“一帆风送扁舟来到,必军师也。”玄德与
刘琦下楼迎接。须臾船到,孔明、子龙登岸,玄德大喜。问候毕,孔明曰:“且无
暇告诉别事。前者所约军马战船,皆已办否?”玄德曰:“收拾久矣,只候军师调
用。”孔明便与玄德、刘琦升帐坐定,谓赵云曰:“子龙可带三千军马,渡江径取
乌林小路,拣树木芦苇密处埋伏。今夜四更已后,曹操必然从那条路奔走。等他军
马过,就半中间放起火来。虽然不杀他尽绝,也杀一半。”云曰:“乌林有两条路:
一条通南郡,一条取荆州。不知向那条路来?”孔明曰:“南郡势迫,曹操不敢往,
必来荆州,然后大军投许昌而去。”云领计去了。又唤张飞曰:“翼德可领三千兵
渡江,截断彝陵这条路,去葫芦谷口埋伏。曹操不敢走南彝陵,必望北彝陵去。来
日雨过,必然来埋锅造饭。只看烟起,便就山边放起火来。虽然不捉得曹操,翼德
这场功料也不小。”飞领计去了。又唤糜竺、糜芳、刘封三人,各驾船只,绕江剿
擒败军,夺取器械。三人领计去了。孔明起身,谓公子刘琦曰:“武昌一望之地,
最为紧要。公子便请回,率领所部之兵,陈于岸口。操一败,必有逃来者,就而擒
之,却不可轻离城郭。”刘琦便辞玄德、孔明去了。孔明谓玄德曰:“主公可于樊
口屯兵,凭高而望,坐看今夜周郎成大功也。”
  时云长在侧,孔明全然不睬。云长忍耐不往,乃高声曰:“关某自从兄长征战,
许多年来未尝落后。今日逢大敌,军师却不委用,此是何意?”孔明笑曰:“云长
勿怪。某本欲烦足下把一个最紧要隘口,怎奈有些违碍,不敢教去。”云长曰:“有
何违碍?愿即见谕。”孔明曰:“昔日曹操待足下甚厚,足下当有以报之。今日操
兵败,必走华容道。若令足下去时,必然放他过去。因此不敢教去。”云长曰:“军
师好心多!当日曹操果是重待某,某已斩颜良、诛文丑,解白马之围,报过他了。
今日撞见,岂肯放过!”孔明曰:“倘若放了时,却如何?”云长曰:“愿依军法。”
孔明曰:“如此,立下文书。”云长便与了军令状。云长曰:“若曹操不从那条路
上来,如何?”孔明曰:“我亦与你军令状。”云长大喜。孔明曰:“云长可于华
容小路高山之处,堆积柴草,放起一把火烟,引曹操来。”云长曰:“曹操望见烟,
知有埋伏,如何肯来?”孔明笑曰:“岂不闻兵法虚虚实实之论?操虽能用兵,只
此可以瞒过他也。他见烟起,将谓虚张声势,必然投这条路来。将军休得容情。”
云长领了将令,引关平、周仓并五百校刀手,投华容道埋伏去了。玄德曰:“吾弟
义气深重,若曹操果然投华容道去时,只恐端的放了。”孔明曰:“亮夜观乾象,
操贼未合身亡。留这人情教云长做了,亦是美事。”玄德曰:“先生神算,世所罕
及。”孔明遂与玄德往樊口,看周瑜用兵,留孙乾、简雍守城。
  却说曹操在大寨中,与众将商议,只等黄盖消息。当日东南风起甚紧,程昱入
告曹操曰:“今日东南风起,宜预提防。”操笑曰:“冬至一阳生。来复之时,安
得无东南风?何足为怪。”军士忽报江东一只小船来到,说有黄盖密书。操急唤入。
其人呈上书。书中诉说:“周瑜关防得紧,因此无计脱身。今有鄱阳湖新运到粮,
周瑜差盖巡哨,已有方便。好歹杀江东名将,献首来降。只在今晚二更,船上插青
龙牙旗者,即粮船也。”操大喜,遂与众将来水寨中大船上,观望黄盖船到。
  且说江东。天色向晚,周瑜唤出蔡和,令军士缚倒。和叫:“无罪!”瑜曰:
“汝是何等人,敢来诈降!吾今缺少福物祭旗,愿借你首级。”和抵赖不过,大叫
曰:“汝家阚泽、甘宁亦曾与谋!”瑜曰:“此乃吾之所使也。”蔡和悔之无及。
瑜令捉至江边皂纛旗下,奠酒烧纸,一刀斩了蔡和,用血祭旗毕,便令开船。黄盖
在第三只火船上,独披掩心,手提利刃,旗上大书“先锋黄盖”。盖乘一天顺风,
望赤壁进发。
  是时东风大作,波浪汹涌。操在中军,遥望隔江,看看月色照耀江水,如万道
金蛇,翻波戏浪。操迎风大笑,自以为得志。忽一军指说:“江南隐隐一簇帆幔,
使风而来。”操凭高望之。报称:“皆插青龙牙旗。内中有大旗,上书先锋黄盖名
字。”操笑曰:“公覆来降,此天助我也。”来船渐近,程昱观望良久,谓操曰:
“来船必诈,且休教近寨。”操曰:“何以知之?”程昱曰:“粮在船中,船必稳
重。今观来船,轻而且浮。更兼今夜东南风甚紧,倘有诈谋,何以当之?”操省悟,
便问:“谁去止之?”文聘曰:“某在水上颇熟,愿请一往。”言毕,跳下小船,
用手一指,十数只巡船随文聘船出。聘立于船头,大叫:“丞相钧旨:南船且休近
寨,就江心抛住!”众军齐喝:“快下了篷!”言未绝,弓弦响处,文聘被箭射中
左臂,倒在船中。船上大乱,各自奔回。南船距操寨止隔二里水面。黄盖用刀一招,
前船一齐发火。火趁风威,风助火势,船如箭发,烟焰涨天。二十只火船,撞入水
寨,曹寨中船只一时尽着,又被铁环锁住,无处逃避。隔江炮响,四下火船齐到。
但见三江面上,火逐风飞,一派通红,漫天彻地。曹操回观岸上营寨,几处烟火。
黄盖跳在小船上,背后数人驾舟,冒烟突火,来寻曹操。操见势急,方欲跳上岸,
忽张辽驾一小脚船,扶操下得船时,那只大船,已自着了。张辽与十数人保护曹操,
飞奔岸口。黄盖望见穿绛红袍者下船,料是曹操,乃催船速进。手提利刃,高声大
叫:“曹贼休走,黄盖在此!”操叫苦连声。张辽拈弓搭箭,觑着黄盖较近,一箭
射去。此时风势正大,黄盖在火光中,那里听得弓弦响,正中肩窝,翻身落水。正
是:
    火厄盛时遭水厄,棒疮愈后患金疮。
  未知黄盖性命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