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战官渡本初败绩 劫乌巢孟德烧粮            
 
  却说袁绍兴兵望官渡进发,夏侯发书告急。曹操起军七万,前往迎敌,留荀守许
都。绍兵临发,田丰从狱中上书谏曰:“今且宜静守以待天时,不可妄兴大兵,恐有不利。”
逢纪谮曰:“主公兴仁义之师,田丰何得出此不祥之语!”绍因怒,欲斩田丰。众官告免。
绍恨曰:“待吾破了曹操,明正其罪!”遂催军进发,旌旗遍野,刀剑如林。行至阳武,
下定寨栅。沮授曰:“我军虽众,而勇猛不及彼军;彼军虽精,而粮草不如我军。彼军无
粮,利在急战;我军有粮,宜且缓守。若能旷以日月,则彼军不战自败矣。”绍怒曰:“田
丰慢我军心,吾回日必斩之,汝安敢又如此!”叱左右:“将沮授锁禁军中,待吾破曹之
后,与田丰一体治罪!”于是下令,将大军七十万,东西南北,周围安营,连络九十余里。
  细作探知虚实,报至官渡,曹军新到,闻知皆惧。曹操与众谋士商议。荀攸曰:“绍
军虽多,不足惧也。我军俱精锐之士,无不以一当十。但利在急战。若迁延日月,粮草不
敷,事可忧矣。”操曰:“所言正合吾意。”遂传令军将鼓噪而进。绍军来迎,两边排成
阵势。审配拨弩手一万,伏于两翼;弓箭手五千,伏于门旗内:约炮响齐发。三通鼓罢,
袁绍金盔金甲、锦袍玉带,立马阵前。左右摆列着张、高览、韩猛、淳于琼等诸将,旌
旗节钺,甚是严整。曹阵上门旗开处,曹操出马,许褚、张辽、徐晃、李典等各持兵器,
前后拥卫。曹操以鞭指袁绍曰:“吾于天子之前,保奏你为大将军,今何故谋反?”绍怒
曰:“汝托名汉相,实为汉贼,恶罪弥天,甚于莽、卓,乃反诬人造反耶!”操曰:“吾
今奉诏讨汝!”绍曰:“吾奉衣带诏讨贼!”操怒,使张辽出战。张跃马来迎。二将斗
了四五十合,不分胜负,曹操见了暗暗称奇。许褚挥刀纵马直出助战,高览挺枪接住。四
员将捉对儿厮杀。曹操令夏侯、曹洪各引三千军,齐冲彼阵。审配见曹军来冲阵,便教
放起号炮,两下万弩并发,中军内弓箭手一齐拥出阵前乱射。曹军如何抵敌,望南急走。
袁绍驱兵掩杀,曹军大败,尽退至官渡。
  袁绍移军逼近官渡下寨。审配曰:“今可拨兵十万守官渡,就曹操寨前筑起土山,令
军人下视寨中放箭。操若弃此而去,吾得此隘口,许昌可破矣。”绍从之,于各寨内选精
壮军人,用铁锹土担,齐来曹操寨边垒土成山。曹营内见袁军堆筑土山,欲待出去冲突,
被审配用弩手当住咽喉要路,不能前进。十日之内,筑成土山五十余座,上立高橹,分拨
弓弩手于其上射箭。曹军大惧,皆顶着遮箭牌守御。土山上一声梆子响处,箭下如雨,曹
军皆蒙伏地,袁军呐喊而笑。曹操见军慌乱,集众谋士问计。刘晔进曰:“可作发石车
以破之。”操令晔进车式,连夜造发石车数百乘,分布营墙内,正对着土山上云梯,候弓
箭手射箭时,营内一齐拽动石车,炮石飞空,往上乱打。人无躲处,弓箭手死者无数。袁
军皆号其车为“霹雳车”,由是袁军不敢登高射箭。审配又献一计,令军人用铁锹暗打地
道,直透曹营内,号为“掘子军”。曹兵望见袁军于山后掘土坑,报知曹操,操又问计于
刘晔。晔曰:“此袁军不能攻明而攻暗,发掘伏道,欲从地下透营而入耳。”操曰:“何
以御之?”晔曰:“可绕营掘长堑,则彼伏道无用也。”操连夜差军掘堑。袁军掘伏道到
堑边,果不能入,空费军力。
  却说曹操守官渡,自八月起至九月终,军力渐乏,粮草不继。意欲弃官渡退回许昌,
迟疑未决,乃作书遣人赴许昌问荀。以书报之;书略曰:
    承尊命,使决进退之疑。愚以袁绍悉众聚于官渡,欲与明公决胜负,公以至弱当
至强,若不能制,必为所乘,是天下之大机也。绍军虽众,而不能用,以公之神武明哲,
何向而不济?今军实虽少,未若楚、汉在荥阳、成皋间也。公今画地而守,扼其喉而使不能
进,情见势竭,必将有变。此用奇之时,断不可失。惟明公裁察焉。
曹操得书大喜,令将士效力死守。绍军约退三十余里,操遣将出营巡哨,有徐晃部将史涣
获得袁军细作,解见徐晃。晃问其军中虚实,答曰:“早晚大将韩猛运粮至军前接济,先
令我等探路。”徐晃便将此事报知曹操。荀攸曰:“韩猛匹夫之勇耳。若遣一人引轻骑数
千,从半路击之,断其粮草,绍军自乱。”操曰:“谁人可往?”攸曰:“即遣徐晃可也。”
操遂差徐晃将带史涣并所部兵先出,后使张辽、许褚引兵救应。当夜韩猛押粮车数千辆解
赴绍寨,正走之间,山谷内徐晃、史涣引军截住去路。韩猛飞马来战,徐晃接住厮杀,史
涣便杀散人夫,放火焚烧粮车。韩猛抵当不住,拨回马走,徐晃催军烧尽辎重。袁绍军中
望见西北上火起,正惊疑间,败军报来粮草被劫,绍急遣张、高览去截大路。正遇徐晃
烧粮而回,恰欲交锋,背后许褚、张辽军到,两下夹攻,杀散袁军。四将合兵一处,回官
渡寨中。曹操大喜,重加赏劳。又分军于寨前结营,为犄角之势。
  却说韩猛败军还营,绍大怒,欲斩韩猛,众官劝免。审配曰:“行军以粮食为重,不
可不用心提防。乌巢乃屯粮之处,必得重兵守之。”袁绍曰:“吾筹策已定,汝可回邺都
监督粮草,休教缺乏。”审配领命而去。袁绍遣大将淳于琼,部领督将眭元进、韩莒子、
吕威璜、赵等,引二万人马守乌巢。那淳于琼性刚好酒,军士多畏之;既至乌巢,终日
与诸将聚饮。
  且说曹操军粮告竭,急发使往许昌,教荀作速措办粮草,星夜解赴军前接济。使者
赍书而往,行不上三十里,被袁军捉住,缚见谋士许攸。那许攸字子远,少时曾与曹操为
友,此时却在袁绍处为谋士。当下搜得使者所赍曹操催粮书信,径来见绍,曰:“曹操屯
军官渡,与我相持已久,许昌必空虚。若分一军星夜掩袭许昌,则许昌可拔,而曹操可擒
也。今操粮草已尽,正可乘此机会,两路击之。”绍曰:“曹操诡计极多,此书乃诱敌之
计也。”攸曰:“今若不取,后将反受其害。”正话间,忽有使者自邺郡来,呈上审配书。
书中先说运粮事,后言:“许攸在冀州时,尝滥受民间财物,且纵令子侄辈多科税,钱粮
入己。今已收其子侄下狱矣。”绍见书大怒曰:“滥行匹夫,尚有面目于吾前献计耶!汝与
曹操有旧,想今亦受他财贿,为他作奸细啜赚吾军耳!本当斩首,今权且寄头在项,可速退
出,今后不许相见。”许攸出,仰天叹曰:“忠言逆耳,竖子不足与谋!吾子侄已遭审配之
害,吾何颜复见冀州之人乎?”遂欲拔剑自刎。左右夺剑劝曰“公何轻生至此!袁绍不纳直
言,后必为曹操所擒。公既与曹公有旧,何不弃暗投明?”只这两句言语,点醒许攸,于
是许攸径投曹操。后人有诗叹曰:
    本初豪气盖中华,官渡相持枉叹嗟。
    若使许攸谋见用,山河争得属曹家?
  却说许攸暗步出营,径投曹寨,伏路军人拿住。攸曰:“我是曹丞相故友,快与我通
报,说南阳许攸来见。”军士忙报入寨中。时操方解衣歇息,闻说许攸私奔到寨,大喜,
不及穿履,跣足出迎。遥见许攸,抚掌欢笑,携手共入。操先拜于地,攸慌扶起曰:“公
乃汉相,吾乃布衣,何谦恭如此!”操曰:“公乃操故友,岂敢以名爵相上下乎!”攸曰:
“某不能择主,屈身袁绍,言不听,计不从。今特弃之,来见故人,愿赐收录。”操曰:
“子远肯来,吾事济矣。愿即教我以破绍之计。”攸曰:“吾曾教袁绍以轻骑乘虚袭许都,
首尾相攻。”操大惊曰:“若袁绍用子言,吾事败矣!”攸曰:“公今军粮尚有几何?”
操曰:“可支一年。”攸笑曰:“恐未必。”操曰:“有半年耳。”攸拂袖而起,趋步出
帐曰:“吾以诚相投,而公见欺如是,岂吾所望哉!”操挽留曰:“子远勿嗔,尚容实诉:
军中粮实可支三月耳。”攸笑曰:“世人皆言孟德奸雄,今果然也。”操亦笑曰:“岂不
闻‘兵不厌诈’!”遂附耳低言曰:“军中止有此月之粮。”攸大声曰:“休瞒我,粮已
尽矣。”操愕然曰:“何以知之?”攸乃出操与荀之书以示之曰:“此书何人所写?”
操惊问曰:“何处得之?”攸以获使之事相告。操执其手曰:“子远既念旧交而来,愿即
有以教我。”攸曰:“明公以孤军抗大敌,而不求急胜之方,此取死之道也。攸有一策,
不过三日,使袁绍百万之众,不战自破。明公还肯听否?”操喜曰:“愿闻良策。”攸曰:
“袁绍军粮辎重,尽积乌巢,今拨淳于琼守把。琼嗜酒无备。公可选精兵,诈称袁将蒋奇
领兵到彼护粮,乘间烧其粮草辎重,则绍军不三日将自乱矣。”操大喜,重待许攸,留于
寨中。
  次日,操自选马步军士五千,准备往乌巢劫粮。张辽曰:“袁绍屯粮之所,安得无备?
丞相未可轻往,恐许攸有诈。”操曰:“不然。许攸此来,天败袁绍。今吾军粮不给,难
以久持,若不用许攸之计,是坐而待困也。彼若有诈,安肯留我寨中?且吾亦欲劫寨久矣。
今劫粮之举,计在必行,君请勿疑。”辽曰:“亦须防袁绍乘虚来袭。”操笑曰:“吾已
筹之熟矣。”便教荀攸、贾诩、曹洪同许攸守大寨,夏侯、夏侯渊领一军伏于左,曹仁、
李典领一军伏于右,以备不虞。教张辽、许褚在前,徐晃、于禁在后,操自引诸将居中,
共五千人马,尽打着袁绍旗号。军士皆束草负薪,人衔枚,马勒口,黄昏时望乌巢进发。
是夜星光满天。
  且说沮授被袁绍拘禁在军中,是夜因见众星朗列,乃命监者引出中庭,仰观天象。忽
见太白逆行,侵犯牛、斗之分,大惊曰:“祸将至矣!”遂连夜求见袁绍。时绍已醉卧,
听说沮授有密事启报,唤入问之。授曰:“适观天象,见太白逆行于柳、鬼之间,流光射
入牛、斗之分,恐有贼兵劫掠之害。乌巢屯粮之所,不可不提备。宜速遣精兵猛将,于间
道山路巡哨,免为曹操所算。”绍怒叱曰:“汝乃得罪之人,何敢妄言惑众!”因叱监者
曰:“吾令汝拘囚之,何敢放出!”遂命斩监者,别换人监押沮授。授出,掩泪叹曰:“我
军亡在旦夕,我尸骸不知落何处也!”后人有诗叹曰:
    逆耳忠言反见仇,独夫袁绍少机谋。
    乌巢粮尽根基拔,犹欲区区守冀州。
  却说曹操领兵夜行,前过袁绍别寨,寨兵问是何处军马。操使人应曰:“蒋奇奉命往
乌巢护粮。”袁军见是自家旗号,遂不疑惑。凡过数处,皆诈称蒋奇之兵,并无阻碍。及
到乌巢,四更已尽,操教军士将束草周围举火,众将校鼓噪直入。时淳于琼方与众将饮了
酒醉卧帐中,闻鼓噪之声,连忙跳起问:“何故喧闹?”言未已,早被挠钩拖翻。眭元进、
赵运粮方回,见屯上火起,急来救应。曹军飞报曹操,说:“贼兵在后,请分军拒之。”
操大喝曰:“诸将只顾奋力向前,待贼至背后,方可回战。”于是众军将无不争先掩杀,
一霎时火焰四起,烟迷太空。眭、赵二将驱兵来救。操勒马回战,二将抵敌不住,皆被曹
军所杀,粮草尽行烧绝。淳于琼被擒见操,操命割去其耳鼻手指,缚于马上,放回绍营以
辱之。
  却说袁绍在帐中,闻报正北上火光满天,知是乌巢有失,急出帐召文武各官,商议遣
兵往救。张曰:“某与高览同往救之。”郭图曰:“不可。曹军劫粮,曹操必然亲往;
操既自出,寨必虚空,可纵兵先击曹操之寨,操闻之必速还。此孙膑‘围魏救韩’之计也。”
张曰:“非也,曹操多谋,外出必为内备,以防不虞。今若攻操营而不拔,琼等见获,
吾属皆被擒矣。”郭图曰:“曹操只顾劫人,岂留兵在寨耶!”再三请劫曹营。绍乃遣张
、高览引军五千,往官渡击曹营;遣蒋奇领兵一万,往救乌巢。且说曹操杀散淳于琼部
卒,尽夺其衣甲旗帜,伪作淳于琼部下败军回寨。至山僻小路,正遇蒋奇军马。奇军问之,
称是乌巢败军奔回,奇遂不疑,驱马径过。张辽、许褚忽至,大喝:“蒋奇休走!”奇措
手不及,被张辽斩于马下,尽杀蒋奇之兵。又使人当先伪报云:“蒋奇已自杀散乌巢兵了。”
袁绍因不复遣人接应乌巢,只添兵往官渡。
  却说张、高览攻打曹营,左边夏侯,右边曹仁,中路曹洪,一齐冲出。三下攻击,
袁军大败。比及接应军到,曹操又从背后杀来,四下围住掩杀,张、高览夺路走脱。袁
绍收得乌巢败残军马归寨,见淳于琼耳鼻皆无,手足尽落。绍问:“如何失了乌巢?”败
军告说:“淳于琼醉卧,因此不能抵敌。”绍怒,立斩之。郭图恐张、高览回寨证对是
非,先于袁绍前谮曰:“张、高览,见主公兵败,心中必喜。”绍曰:“何出此言?”
图曰:“二人素有降曹之意,今遣击寨,故意不肯用力,以致损折士卒。”绍大怒,遂遣
使急召二人归寨问罪。郭图先使人报二人云:“主公将杀汝矣。”及绍使至,高览问曰:
“主公唤我等为何?”使者曰:“不知何故。”览遂拔剑斩来使。大惊,览曰:“袁绍
听信谗言,必为曹操所擒,吾等岂可坐而待死?不如去投曹操。”曰:“吾亦有此心久矣。”
于是二人领本部兵马,往曹操寨中投降。夏侯曰:“张、高二人来降,未知虚实。”操
曰:“吾以恩遇之,虽有异心,亦可变矣。”遂开营门命二人入。二人倒戈卸甲,拜伏于
地。操曰:“若使袁绍肯从二将军之言,不至有败。今二将军肯来相投,如微子去殷,韩
信归汉也。”遂封张为偏将军、都亭侯;高览为偏将军、东莱侯。二人大喜。
  却说袁绍既去了许攸,又去了张、高览,又失了乌巢粮,军心皇皇。许攸又劝曹操
作速进兵,张、高览请为先锋,操从之。即令张、高览领兵往劫绍寨。当夜三更时分,
出军三路劫寨,混战到明,各自收兵,绍军折其大半。荀攸献计曰:“今可扬言调拨人马,
一路取酸枣、攻邺郡;一路取黎阳,断袁兵归路。袁绍闻之,必然惊惶,分兵拒我。我乘
其兵动时击之,绍可破也。”操用其计,使大小三军,四远扬言。绍军闻此信,来寨中报
说:“曹操分兵两路,一路取邺郡,一路取黎阳去也。”绍大惊,急遣袁尚分兵五万救邺
郡,辛明分兵五万救黎阳,连夜起行。曹操探知袁绍兵动,便分大队军马,八路齐出,直
冲绍营。袁军俱无斗志,四散奔走,遂大溃。袁绍披甲不迭,单衣幅巾上马;长子袁谭后
随。张辽、许褚、徐晃、于禁四员将引军追赶袁绍,绍急渡河,尽弃图书、车仗、金帛,
止引随行八百余骑而去。操军追之不及,尽获遗下之物。所杀八万余人,血流盈沟;溺水
死者,不计其数。操获全胜,将所得金宝缎匹,给赏将士。于图书中检出书信一束,皆许
都及军中诸人与绍暗通之书。左右曰:“可逐一点对姓名,收而杀之。”操曰:“当绍之
强,孤亦不能自保,况他人乎?”遂命尽焚之,更不再问。
  却说袁绍兵败而奔,沮授因被囚禁,急走不脱,为曹军所获,擒见曹操。操素与授相
识。授见操,大呼曰:“授不降也!”操曰:“本初无谋,不用君言,君何尚执迷耶?吾若
早得足下,天下不足虑也。”因厚待之,留于军中。授乃于营中盗马,欲归袁氏。操怒,
乃杀之。授至死,神色不变。操叹曰:“吾误杀忠义之士也。”命厚礼殡殓,为建坟安葬
于黄河渡口,题其墓曰“忠烈沮君之墓”。后人有诗赞曰:
    河北多名士,忠贞推沮君。
    凝眸知阵法,仰面识天文。
    至死心如铁,临危气似云。
    曹公钦义烈,特与建孤坟。
操下令攻冀州。正是:
    势弱只因多算胜,兵强却为寡谋亡。
  未知胜负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