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太史慈酣斗小霸王 孙伯符大战严白虎            
 
  却说张飞拔剑自刎,玄德向前抱住,夺剑掷地曰:“古人云:‘兄弟如手足,
妻子如衣服。’衣服破,尚可缝;手足断,安可续?吾三人桃园结义,不求同生,
但愿同死。今虽失了城池家小,安忍教兄弟中道而亡!况城池本非吾有,家眷虽被
陷,吕布必不谋害,尚可设计救之。贤弟一时之误,何至遽欲捐生耶!”说罢大哭。
关、张俱感泣。
  且说袁术知吕布袭了徐州,星夜差人至吕布处,许以粮五万斛、马五百匹、金
银一万两、彩缎一千匹,使夹攻刘备。布喜,令高顺领兵五万,袭玄德之后。玄德
闻得此信,乘阴雨撤兵弃盱眙而走,思欲东取广陵。比及高顺军来,玄德已去。高
顺与纪灵相见,就索所许之物。灵曰:“公且回军,容某见主公计之。”高顺乃别
纪灵回军,见吕布,具述纪灵语。布正在迟疑,忽有袁术书至。书意云:“高顺虽
来,而刘备未除;且待捉了刘备,那时方以所许之物相送。”布怒骂袁术失信,欲
起兵伐之。陈宫曰:“不可。术据寿春,兵多粮广,不可轻敌。不如请玄德还屯小
沛,使为我羽翼。他日令玄德为先锋,那时先取袁术,后取袁绍,可纵横天下矣。”
布听其言,令人赍书迎玄德回。
  却说玄德引兵东取广陵,被袁术劫寨,折兵大半。回来正遇吕布之使,呈上书
札,玄德大喜。关、张曰:“吕布乃无义之人,不可信也!”玄德曰:“彼既以好
情待我,奈何疑之?”遂来到徐州。布恐玄德疑惑,先令人送还家眷。甘、糜二夫
人见玄德,具说吕布令兵把定宅门,禁诸人不得入;又常使侍妾送物,未尝有缺。
玄德谓关、张曰:“我知吕布必不害我家眷也。”乃入城谢吕布。张飞恨吕布,不
肯随往,先奉二嫂往小沛去了。玄德入见吕布拜谢,吕布曰:“吾非欲夺城,因令
弟张飞在此,恃酒杀人,恐有失事,故来守之耳。”玄德曰:“备欲让兄久矣。”
布假意仍让玄德,玄德力辞,还屯小沛住扎。关、张心中不忿。玄德曰:“屈身守
分,以待天时,不可与命争也。”吕布令人送粮米、缎匹,自此两家和好,不在话
下。
  却说袁术大宴将士于寿春,人报孙策征庐江太守陆康得胜而回。术唤策至,策
拜于堂下。问劳已毕,便令侍坐饮宴。原来孙策自父丧之后,退居江南,礼贤下士。
后因陶谦与策母舅丹阳太守吴景不和,策乃移母并家属,居于曲阿,自己却投袁术。
术甚爱之,常叹曰:“使术有子如孙郎,死复何恨!”因使为怀义校尉,引兵攻泾
县大帅祖郎,得胜。术见策勇,复使攻陆康,今又得胜而回。
  当日筵散,策归营寨,见术席间相待之礼甚傲,心中郁闷。乃步月于中庭,因
思:“父孙坚如此英雄,我今沦落至此!”不觉放声大哭。忽见一人自外而入,大
笑曰:“伯符何故如此?尊父在日,多曾用我。君今有不决之事,何不问我,乃自
哭耶?”策视之,乃丹阳故鄣人,姓朱,名治,字君理,孙坚旧从事官也。策收泪
而延之坐,曰:“策所哭者,恨不能继父之志耳。”治曰:“君何不告袁公路,借
兵往江东,假名救吴景,实图大业,而乃久困于人之下乎?”正商议间,一人忽入
曰:“公等所谋,吾已知之。吾手下有精壮百人,暂助伯符一马之力。”策视其人,
乃袁术谋士,汝南细阳人,姓吕,名范,字子衡。策大喜,延坐共议。吕范曰:“只
恐袁公路不肯借兵。”策曰:“吾有亡父留下传国玉玺,以为质当。”范曰:“公
路欲得此久矣。以此相质,必肯发兵。”三人计议已定。
  次日,策入见袁术,哭拜曰:“父仇不能报;今母舅吴景,又为扬州刺史刘繇
所逼。策老母家小,皆在曲阿,必将被害。策敢借雄兵数千渡江,救难省亲。恐明
公不信,有亡父遗下玉玺,权为质当。”术闻有玉玺,取而视之,大喜曰:“吾非
要你玉玺,今且权留在此。我借兵三千、马五百匹与你,平定之后,可速回来。你
职位卑微,难掌大权,我表你为折冲校尉、殄寇将军,克日领兵便行。”策拜谢。
遂引军马,带领朱治、吕范、旧将程普、黄盖、韩当等,择日起兵。
  行至历阳,见一军到。当先一人,姿质风流,仪容秀丽,见了孙策,下马便拜。
策视其人,乃庐江舒城人,姓周,名瑜,字公瑾。原来孙坚讨董卓之时,移家舒城。
瑜与孙策同年,交情甚密,因结为昆仲。策长瑜两月,瑜以兄事策。瑜叔周尚为丹
阳太守,今往省亲,到此与策相遇。策见瑜大喜,诉以衷情。瑜曰:“某愿施犬马
之力,共图大业。”策喜曰:“吾得公瑾,大事谐矣!”便令与朱治、吕范等相见。
瑜谓策曰:“吾兄欲济大事,亦知江东有二张乎?”策曰:“何为二张?”瑜曰:
“一人乃彭城张昭,字子布;一人乃广陵张,字子纲。二人皆有经天纬地之才,
因避乱隐居于此。吾兄何不聘之?”策喜,即便令人赍礼往聘,俱辞不至。策乃亲
到其家,与语大悦。力聘之,二人许允。策遂拜张昭为长史兼抚军中郎将,张为
参谋、正议校尉,商议攻击刘繇。
  却说刘繇字正礼,东莱牟平人也,亦是汉室宗亲,太尉刘宠之侄,兖州刺史刘
岱之弟。旧为扬州刺史,屯于寿春,被袁术赶过江东,故来曲阿。当下闻孙策兵至,
急聚众将商议。部将张英曰:“某领一军,屯于牛渚,纵有百万之兵,亦不能近。”
言未毕,帐下一人高叫曰:“某愿为前部先锋。”众视之,乃东莱黄县人太史慈也。
慈自解了北海之围后,便来见刘繇,繇留于帐下。当日听得孙策来到,愿为前部先
锋。繇曰:“你年尚轻,未可为大将,只在吾左右听命。”太史慈不喜而退。张英
领兵至牛渚,积粮十万于邸阁。孙策引兵到,张英出迎,两军会于牛渚滩上。孙策
出马,张英大骂,黄盖便出,与张英战不数合,忽然张英军中大乱,报说寨中有人
放火。张英急回军。孙策引军前来,乘势掩杀。张英弃了牛渚,望深山而逃。原来
那寨后放火的,乃是两员健将,一人乃九江寿春人,姓蒋,名钦,字公奕;一人乃
九江下蔡人,姓周,名泰,字幼平。二人皆遭世乱,聚人在扬子江中,劫掠为生。
久闻孙策为江东豪杰,能招贤纳士,故特引其党三百余人,前来相投。策大喜,用
为军前校尉。收得牛渚邸阁粮食、军器,并降卒四千余人,遂进兵神亭。
  却说张英败回见刘繇,繇怒欲斩之。谋士笮融、薛礼劝免,使屯兵零陵城拒敌。
刘繇自领兵于神亭岭南下营,孙策于岭北下营。策问土人曰:“近山有汉光武庙
否?”土人曰:“有庙在岭上。”策曰:“吾夜梦光武召我相见,当往视之。”长
史张昭曰:“不可。岭南乃刘繇寨,倘有伏兵,奈何?”策曰:“神人佑我,吾何
惧焉!”遂披挂绰枪上马,引程普、黄盖、韩当、蒋钦、周泰等共十三骑,出寨上
岭,到庙焚香。下马参拜已毕,策向前跪祝曰:“若孙策能于江东立业,复兴故父
之基,即当重修庙宇,四时祭祀。”祝毕,出庙上马,回顾众将曰:“吾欲过岭,
探看刘繇寨栅。”诸将皆以为不可,策不从。遂同上岭,南望村林。早有伏路小军
飞报刘繇。繇曰:“此必是孙策诱敌之计,不可追之。”太史慈踊跃曰:“此时不
捉孙策,更待何时!”遂不候刘繇将令,竟自披挂上马,绰枪出营,大叫曰:“有
胆气者都跟我来!”诸将不动,惟有一小将曰:“太史慈真猛将也,吾可助之!”
拍马同行。众将皆笑。
  却说孙策看了半晌,方始回马。正行过岭,只听得岭上叫:“孙策休走!”策
回头视之,见两匹马飞下岭来。策将十三骑,一齐摆开,策横枪立马,于岭下待之。
太史慈高叫曰:“那个是孙策?”策曰:“你是何人?”答曰:“我便是东莱太史
慈也,特来捉孙策!”策笑曰:“只我便是。你两个一齐来并我一个,我不惧你。
我若怕你,非孙伯符也。”慈曰:“你便众人都来,我亦不怕!”纵马横枪,直取
孙策,策挺枪来迎。两马相交,战五十合,不分胜败。程普等暗暗称奇。
  慈见孙策枪法无半点儿渗漏,乃佯输诈败,引孙策赶来。慈却不由旧路上岭,
竟转过山背后。策赶到,大喝曰:“走的不算好汉!”慈心中自忖:“这厮有十二
从人,我只一个,便活捉了他,也吃众人夺去。再引一程,教这厮没寻处,方好下
手。”于是且战且走。策那里肯舍,一直赶到平川之地。慈兜回马再战,又到五十
合。策一枪搠去,慈闪过挟住枪;慈也一枪搠去,策亦闪过挟住枪。两个用力,只
一拖,都滚下马来。马不知走的那里去了。两个弃了枪,揪住厮打,战袍扯得粉碎。
策手快,掣了太史慈背上的短戟;慈亦掣了策头上的兜鍪。策把戟来刺慈,慈把兜
鍪遮架。忽然喊声后起,乃刘繇接应军到来,约有千余。策正慌急,程普等十二骑
亦冲到,策与慈方才放手。慈于军中讨了一匹马,取了枪,上马复来。孙策的马却
是程普收得,策亦取枪上马。刘繇一千余军和程普等十二骑混战,逶迤杀到神亭岭
下。喊声起处,周瑜领军来到。刘繇自引大军,杀下岭来。时近黄昏,风雨暴至,
两下各自收军。
  次日孙策引军到刘繇营前,刘繇引军出迎。两阵圆处,孙策把枪挑太史慈的小
戟于阵前,令军士大叫曰:“太史慈若不是走的快,已被刺死了!”太史慈亦将孙
策兜鍪挑于阵前,也令军士大叫曰:“孙策头已在此!”两军呐喊,这边夸胜,那
边道强。太史慈出马,要与孙策决个胜负,策遂欲出。程普曰:“不须主公劳力,
某自擒之。”程普出到阵前,太史慈曰:“你非我之敌手,只教孙策出马来。”程
普大怒,挺枪直取太史慈。两马相交,战到三十合,刘繇急鸣金收军。太史慈曰:
“我正要捉拿贼将,何故收军?”刘繇曰:“人报周瑜领军袭取曲阿,有庐江松滋
人陈武,字子烈,接应周瑜入去。吾家基业已失,不可久留。速往秣陵,会薛礼、
笮融军马,急来接应。”太史慈跟着刘繇退军,孙策不赶,收住人马。长史张昭曰:
“彼军被周瑜袭取曲阿,无恋战之心,今夜正好劫营。”孙策然之。当夜分军五路,
长驱大进,刘繇军兵大败,众皆四纷五落。太史慈独力难当,引十数骑连夜投泾县
去了。
  却说孙策又得陈武为辅,其人身长七尺,面黄睛赤,形容古怪。策甚敬爱之,
拜为校尉,使作先锋攻薛礼。武引十数骑突入阵去,斩首级五十余颗,薛礼闭门不
敢出。策正攻城,忽有人报:“刘繇会合笮融,去取牛渚。”孙策大怒,自提大军,
竟奔牛渚。刘繇、笮融二人,出马迎敌。孙策曰:“吾今到此,你如何不降?”刘
繇背后一人,挺枪出马,乃部将于糜也。与策战,不三合,被策生擒过去,拨马回
阵。繇将樊能见捉了于糜,挺枪来赶。那枪刚搠到策后心,策阵上军士大叫:“背
后有人暗算!”策回头忽见樊能马到,乃大喝一声,声如巨雷。樊能惊骇,倒翻身
撞下马来,破头而死。策到门旗下将于糜丢下,已被挟死。一霎时挟死一将,喝死
一将,自此人皆呼孙策为“小霸王”。当日刘繇兵大败,人马大半降策。策斩首级
万余,刘繇与笮融走豫章,投刘表去了。
  孙策还兵,复攻秣陵,亲到城壕边,招谕薛礼投降。城上暗放一冷箭,正中孙
策左腿,翻身落马。众将急救起,还营拔箭,以金疮药傅之。策令军中诈称主将中
箭身死,军中举哀,拔寨齐起。薛礼听知孙策已死,连夜起城内之军,与骁将张英、
陈横杀出城来追之。忽然伏兵四起,孙策当先出马,高声大叫:“孙郎在此!”众
军皆惊,尽弃枪刀,拜于地下。策令休杀一人。张英拨马回走,被陈武一枪刺死;
陈横被蒋钦一箭射死;薛礼死于乱军之中,策入秣陵,安辑居民,移兵至泾县来捉
太史慈。
  却说太史慈招得精壮二千余人,并所部兵,正要来与刘繇报仇。孙策与周瑜商
议活捉太史慈之计。瑜令三面攻县,只留东门放走;离县二十五里,三路各伏一军,
太史慈到那里,人困马乏,必然被擒。原来太史慈所招军,大半是山野之民,不谙
纪律。泾县城头,苦不甚高。当夜,孙策命陈武短衣持刀,首先爬上城放火。太史
慈见城上火起,上马投东门走,背后孙策引军来赶。太史慈正走,后军赶至三十里,
却不赶了。太史慈走了五十里,人困马乏。芦苇之中,喊声忽起。慈急待走,两下
里绊马索齐来,将马绊翻了,生擒太史慈,解投大寨。
  策知解到太史慈,亲自出营,喝散士卒,自释其缚,将自己锦袍衣之。请入寨
中,谓曰:“我知子义真丈夫也。刘繇蠢辈,不能用为大将,以致此败。”慈见策
待之甚厚,遂请降。策执慈手,笑曰:“神亭相战之时,若公获我,还相害否?”
慈笑曰:“未可知也。”策大笑,请入帐,邀之上坐,设宴款待。慈曰:“刘君新
破,士卒离心。某欲自往收拾余众以助明公,不识能相信否?”策起谢曰:“此诚
策所愿也。今与公约:明日日中,望公来还。”慈应诺而去。诸将曰:“太史慈此
去必不来矣。”策曰:“子义乃信义之士,必不背我。”众皆未信。次日立竿于营
门以候日影,恰将日中,太史慈引一千余众到寨。孙策大喜,众皆服策之知人。于
是孙策聚数万之众下江东,安民恤众,投者无数。江东之民,皆呼策为“孙郎”,
但闻孙郎兵至,皆丧胆而走。及策军到,并不许一人掳掠,鸡犬不惊。人民皆悦,
赍牛酒到寨劳军,策以金帛答之,欢声遍野。其刘繇旧军,愿从军者听从,不愿为
军者给赏归农。江南之民,无不仰颂,由是兵势大盛。策乃迎母、叔、诸弟,俱归
曲阿,使弟孙权与周泰守宣城,策领兵南取吴郡。
  时有严白虎,自称东吴德王,据吴郡,遣部将守住乌程、嘉兴。当日白虎闻策
兵至,令弟严舆出兵,会于枫桥。舆横刀立马于桥上。有人报入中军,策便欲出。
张谏曰:“夫主将乃三军之所系命,不宜轻敌小寇,愿将军自重。”策谢曰:“先
生之言如金石,但恐不亲冒矢石,则将士不用命耳。”随遣韩当出马。比及韩当到
桥上时,蒋钦、陈武早驾小舟,从河岸边杀过桥来,乱箭射倒岸上军。二人飞身上
岸砍杀,严舆退走。韩当引军直杀到阊门下,贼退入城里去了。策分兵水陆并进,
围住吴城,一困三日,无人出战。策引众军到阊门外招谕。城上一员裨将,左手托
定护梁,右手指着城下大骂。太史慈就马上拈弓取箭,顾军将曰:“看我射中这厮
左手。”说声未绝,弓弦响处,果然射个正中,把那将的左手射透,反牢钉在护梁
上。城下城上人见者无不喝采。众人救了这人下城。白虎大惊曰:“彼军有如此人,
安能敌乎?”遂商量求和。次日,使严舆出城来见孙策。策请舆入帐饮酒。酒酣,
问舆曰:“令兄意欲如何?”舆曰:“欲与将军平分江东。”策大怒曰:“鼠辈安
敢与吾相等!”命斩严舆。舆拔剑起身,策飞剑砍之,应手而倒。割下首级,令人
送入城中。
  白虎料敌不过,弃城而走。策进兵追袭,黄盖攻取嘉兴,太史慈攻取乌程,数
州皆平。白虎奔余杭,于路劫掠,被土人凌操领乡人杀败,望会稽而走。凌操父子
二人,来接孙策,策使为从征校尉,遂同引兵渡江。严白虎聚寇分布于西津渡口,
程普与战,复大败之。连夜赶到会稽。会稽太守王朗欲引兵救白虎,忽一人出曰:
“不可。孙策用仁义之师,白虎乃暴虐之众,还宜擒白虎以献孙策。”朗视之,乃
会稽余姚人,姓虞,名翻,字仲翔,见为郡吏。朗怒叱之,翻长叹而出。朗遂引兵
会合白虎,同陈兵于山阴之野。两阵对圆,孙策出马,谓王朗曰:“吾兴仁义之兵,
来安浙江,汝何故助贼?”朗骂曰:“汝贪心不足,既得吴郡,而又强并吾界。今
日特与严氏报仇!”孙策大怒,正待交战,太史慈早出。王朗拍马舞刀,与慈战不
数合,朗将周昕杀出助战。孙策阵中,黄盖飞马接住周昕交锋。两下鼓声大震,互
相鏖战,忽王朗阵后先乱,一彪军从背后抄来。朗大惊,急回马来迎,原来是周瑜
与程普引军刺斜杀来。前后夹攻,王朗寡不敌众,与白虎、周昕杀条血路,走入城
中,拽起吊桥,坚闭城门。孙策大军乘势赶到城下,分布众军四门攻打。
  王朗在城中见孙策攻城甚急,欲再出兵决一死战。严白虎曰:“孙策兵势甚大,
足下只宜深沟高垒,坚壁勿出。不消一月,彼军粮尽,自然退走。那时乘虚掩之,
可不战而破也。”朗依其议,乃固守会稽城而不出。孙策一连攻了数日,不能成功,
乃与众将计议。孙静曰:“王朗负固守城,难可卒拔。会稽钱粮,大半屯于渣渎。
其地离此数十里,莫若以兵先据其内,所谓‘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也。”策大喜
曰:“叔父妙用,定破贼人矣。”即下令于各门燃火,虚张旗号,设为疑兵,连夜
撤围南去。周瑜进曰:“主公大兵一起,王朗必出城来赶,可用奇兵胜之。”策曰:
“吾今准备下了,取城只在今夜。”遂令军马起行。
  却说王朗闻报孙策军马退去,自引众人来敌楼上观望。见城下烟火并起,旌旗
不杂,心下迟疑。周昕曰:“孙策走矣,特设此计以疑我耳,可出兵袭之。”严白
虎曰:“孙策此去,莫非要去渣渎?我引部兵,与周将军追之。”朗曰:“渣渎是
我屯粮之所,正须提防。汝引兵先行,吾随后接应。”白虎与周昕领五千兵出城追
赶。将近初更,离城二十余里,忽密林里一声鼓响,火把齐明。白虎大惊,便勒马
回走。一将当先拦住,火光中视之,乃孙策也。周昕舞刀来迎,被策一枪刺死,余
众皆降。白虎杀条血路,望余杭而走。王朗听知前军已败,不敢入城,引部下奔逃
海隅去了。孙策复回大军,乘势取了城池,安定人民。不隔一日,只见一人将着严
白虎首级,来孙策军前投献。策视其人,身长八尺,面方口阔。问其姓名,乃会稽
余姚人,姓董,名袭,字元代。策喜,命为别部司马,自是东路皆平。令叔孙静守
之,令朱治为吴郡太守。收军回江东。
  却说孙权与周泰守宣城,忽山贼窃发,四面杀至。时值更深,不及抵敌,泰抱
权上马。贼用刀来砍,泰赤体步行,提刀杀贼,砍杀十余人。随后一贼跃马挺枪,
直取周泰,被泰扯住枪拖下马来,夺了枪、马,杀条血路,救出孙权。余贼远遁。
周泰身被十二枪,金疮发胀,命在须臾。策闻之大惊。帐下董袭曰:“某曾与海寇
相持,身遭数枪,得会稽一个贤郡吏虞翻荐一医者,半月而愈。”策曰:“虞翻莫
非虞仲翔乎?”袭曰:“然。”策曰:“此贤士也,我当用之。”乃令张昭与董袭
同往,聘请虞翻。翻至,策优礼相待,拜为功曹。因言及求医之意。翻曰:“此人
乃沛国谯郡人,姓华,名佗,字元化,真当世之神医也,当引之来见。”不一日引
至。策见其人童颜鹤发,飘然有出世之姿,乃待为上宾,请视周泰疮。佗曰:“此
易事耳。”投之以药,一月而愈。策大喜,厚谢华陀。遂进兵,杀除山贼,江南皆
平。孙策分拨将士守把各处隘口,一面写表申奏朝廷,一面结交曹操,一面使人致
书与袁术取玉玺。
  却说袁术暗有称帝之心,乃回书推托不还。急聚长史杨大将,都督张勋、纪灵、
桥蕤,上将雷薄、陈兰等三十余人商议曰:“孙策借我军马起事,今日尽得江东地
面,乃不思报本,而反来索玺,殊为无礼。当以何策图之?”长史杨大将曰:“孙
策据长江之险,兵精粮广,未可图也。今当先伐刘备,以报前日无故相攻之恨,然
后图取孙策未迟。某献一计,使备即日就擒。”正是:
    不去江东图虎豹,却来徐郡斗蛟龙。
  不知其计若何,且听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