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陶恭祖三让徐州 曹孟德大战吕布            
 
  曹操正慌走间,正南上一彪军到,乃夏侯引军来救援,截住吕布大战。斗到
黄昏时分,大雨如注,各自引军分散。操回寨,重赏典韦,加为领军都尉。
  却说吕布到寨,与陈宫商议。宫曰:“濮阳城中有富户田氏,家僮千百,为一
郡之巨室。可令彼密使人往操寨中下书,言‘吕温侯残暴不仁,民心大怨。今欲移
兵黎阳,止有高顺在城内。可连夜进兵,我为内应。’操若来,诱之入城,四门放
火,外设伏兵,曹操虽有经天纬地之才,到此安能得脱也?”吕布从其计,密谕田
氏,使人径到操寨。操因新败,正在踌躇,忽报田氏人到。呈上密书云:“吕布已
往黎阳,城中虚空。万望速来,当为内应。城上插白旗,大书‘义’字,便是暗号。”
操大喜曰:“天使吾得濮阳也!”重赏来人,一面收拾起兵。刘晔曰:“布虽无谋,
陈宫多计,只恐其中有诈,不可不防。明公欲去,当分三军为三队,两队伏城外接
应,一队入城方可。”操从其言,分军三队,来至濮阳城下。操先往观之,见城上
遍竖旗;西门角上,有一“义”字白旗。心中暗喜。
  是日午牌,城门开处,两员将引军出战:前军侯成,后军高顺。操即使典韦出
马,直取侯成。侯成抵敌不过,回马望城中走。韦赶到吊桥边,高顺亦拦当不住,
都退入城中去了。数内有军人乘势混过阵来见操,说是田氏之使,呈上密书。约云:
“今夜初更时分,城上鸣锣为号,便可进兵。某当献门。”操拨夏侯引军在左,
曹洪引军在右,自己引夏侯渊、李典、乐进、典韦四将,率兵入城。李典曰:“主
公且在城外,容某等先入城去。”操喝曰:“我不自往,谁肯向前!”遂当先领兵
直入。
  时约初更,月光未上,只听得西门上吹螺壳声,喊声忽起。门上火把缭乱,城
门大开,吊桥放落。曹操争先拍马而入。直到州衙,路上不见一人。操知是计,忙
拨回马,大叫:“退兵!”州衙中一声炮响,四门烈火轰天而起。金鼓齐鸣,喊声
如江翻海沸。东巷内转出张辽,西巷内转出臧霸,夹攻掩杀。操走北门。道旁转出
郝萌、曹性,又杀一阵。操急走南门,高顺、侯成拦住。典韦怒目咬牙,冲杀出去,
高顺、侯成倒走出城。典韦杀离吊桥,回头不见了曹操,翻身复杀入城来。门下撞
着李典,典韦问:“主公何在?”典曰:“吾亦寻不见。”韦曰:“汝在城外催救
军,我入去寻主公!”李典去了。典韦杀入城中,寻觅不见,再杀出城壕边,撞着
乐进。进曰:“主公何在?”韦曰:“我往复两遭,寻觅不见。”进曰:“同杀入
去救主!”两人到门边,城上火炮滚下,乐进马不能入。典韦冲烟突火,又杀入去,
到处寻觅。
  却说曹操见典韦杀出去了,四下里人马截来,不得出南门,再转北门,火光里
正撞见吕布,挺戟跃马而来。操以手掩面,加鞭纵马竟过。吕布从后拍马赶来,将
戟于操盔上一击,问曰:“曹操何在?”操反指曰:“前面骑黄马者是他。”吕布
听说,纵马向前追赶。曹操拨转马头,望东门而走,正逢典韦。韦拥护曹操,杀开
条血路。到城门边,火焰甚盛,城上堆下柴草,遍地都是火。韦用戟拨开,飞马冒
烟突火先出,曹操随后亦出。方到门道边,城门上崩下一条火梁来,正打着曹操战
马后胯,那马扑地倒了。操用手托梁推放地上,手臂须发尽被烧伤。典韦回马来救。
恰好夏侯渊亦到,两个同救起曹操,突火而出。操乘渊马,典韦杀条大路而走。直
混战到天明,操方回寨。
  众将拜伏问安。操仰面笑曰:“误中匹夫之计,吾必当报之!”郭嘉曰:“计
可速发。”操曰:“今只将计就计,诈言我被火伤,已经身死,布必引兵来攻。我
伏兵于马陵山中,候其兵半渡而击之,布可擒矣。”嘉曰:“真良策也!”于是令
军士挂孝发丧,诈言操死。早有人来濮阳报吕布,说曹操被火烧伤肢体,到寨身死。
布随点起军马,杀奔马陵山来。将到操寨,一声鼓响,伏兵四起。吕布死战得脱,
折了好些人马,败回濮阳,坚守不出。是年蝗虫忽起,食尽禾稻。关东一境,每谷
一斛直钱五十贯,人民相食。曹操因军中粮尽,引军回鄄城暂住。吕布亦引军出屯
山阳就食。因此二处权且罢兵。
  却说陶谦在徐州,时年已六十三岁,忽然染病,看看沉重,请糜竺、陈登议事。
竺曰:“曹兵之去,止为吕布袭兖州故也。今因岁荒罢兵,来春又必至矣。府君两
番欲让位与刘玄德,时府君尚强健,故玄德不肯受。今病已沉重,正可就此而与之,
玄德不肯辞矣。”谦大喜,使人来小沛,请刘玄德商议军务。玄德引关、张带十数
骑到徐州,陶谦教请入卧内。玄德问安毕,谦曰:“请玄德公来,不为别事,止因
老夫病已危笃,朝夕难保,万望明公可怜汉家城池为重,受取徐州牌印,老夫死亦
瞑目矣!”玄德曰:“君有二子,何不传之?”谦曰:“长子商、次子应,其才皆
不堪任。老夫死后,犹望明公教诲,切勿令掌州事!”玄德曰:“备一身安能当此
大任!”谦曰:“某举一人,可为公辅,系北海人,姓孙,名乾,字公。此人可
使为从事。”又谓糜竺曰:“刘公当世人杰,汝当善事之。”玄德终是推托。陶谦
以手指心而死。众军举哀毕,即捧牌印交送玄德。玄德固辞。
  次日,徐州百姓拥挤府前,哭拜曰:“刘使君若不领此郡,我等皆不能安生矣!”
关、张二公亦再三相劝。玄德乃许权领徐州事,使孙乾、糜竺为辅,陈登为幕官。
尽取小沛军马入城,出榜安民;一面安排丧事。玄德与大小军士,尽皆挂孝,大设
祭奠。祭毕,葬于黄河之原。将陶谦遗表,申奏朝廷。
  操在鄄城,知陶谦已死,刘玄德领徐州牧,大怒曰:“我仇未报,汝不费半箭
之功,坐得徐州。吾必先杀刘备,后戮谦尸,以雪先君之怨!”即传号令,克日起
兵去打徐州。荀入谏曰:“昔高祖保关中,光武据河内,皆深根固本,以正天下,
进足以胜敌,退足以坚守。故虽有困,终济大业。明公本首事兖州,河、济乃天下
之要地,是亦昔之关中、河内也。今若取徐州,多留兵则不足用,少留兵则吕布乘
虚寇之,是无兖州也。若徐州不得,明公安所归乎?今陶谦虽死,已有刘备守之。
徐州之民既已服备,必助备死战。明公弃兖州而取徐州,是弃大而就小,去本而求
末,以安而易危也。愿熟思之。”操曰:“今岁荒乏粮,军士坐守于此,终非良策。”
曰:“不如东略陈地,使军就食汝南、颍川。黄巾余党何仪、黄邵等,劫掠州郡,
多有金帛粮食。此等贼徒又容易破,破而取其粮,以养三军,朝廷喜,百姓悦,乃
顺天之事也。”操喜从之。乃留夏侯、曹仁守鄄城等处,自引兵先略陈地,次及
汝、颍。
  黄巾何仪、黄邵知曹兵到,引众来迎,会于羊山。时贼兵虽众,都是狐群狗党,
并无队伍行列。操令强弓硬弩射住,令典韦出马。何仪令副元帅出战,不三合,被
典韦一戟刺于马下。操引众乘势赶过羊山下寨。次日,黄邵自引军来。阵圆处,一
将步行出战,头裹黄巾,身披绿袄,手提铁棒。大叫:“我乃截天夜叉何曼也。谁
敢与我厮斗?”曹洪见了,大喝一声,飞身下马,提刀步出。两下向阵前厮杀,四
五十合,胜负不分。曹洪诈败而走。何曼赶来,洪用拖刀背砍计,转身一踅,砍中
何曼,再复一刀杀死。李典乘势,飞马直入贼阵,黄邵不及提备,被李典生擒活捉
过来。曹兵掩杀贼众,夺其金帛粮食无数。何仪势孤,引数百骑奔走葛陂。正行之
间,山背后撞出一军。为头一个壮士,身长八尺,腰大十围,手提大刀,截住去路。
何仪挺枪出迎,只一合,被那壮士活挟过去。余众着忙,皆下马受缚,被壮士尽驱
入葛陂坞中。
  却说典韦追袭何仪到葛陂,壮士引军迎住。典韦曰:“汝亦黄巾贼耶?”壮士
曰:“黄巾数百骑,尽被我擒在坞内。”韦曰:“何不献出?”壮士曰:“你若赢
得手中宝刀,我便献出。”韦大怒,挺双戟向前来战。两个从辰至午,不分胜负,
各自少歇。不一时,那壮士又出搦战,典韦亦出。直战到黄昏,各因马乏暂止。典
韦手下军士飞报曹操,操大惊,忙引众将来看。
  次日,壮士又出搦战。操见其人威风凛凛,心中暗喜,分付典韦:“今日且诈
败。”韦领命出战,战到三十合,败走回阵。壮士赶到阵门中,弩弓射回。操急引
军退五里,密使人掘下陷坑,暗伏钩手。次日再令典韦引军百余骑出。壮士笑曰:
“败将何敢复来!”便纵马接战。典韦略战数合,便回马走。壮士只顾望前赶来,
不提防连人带马,都落于陷坑之内,被钩手缚来见曹操。操忙下帐,叱退军士,亲
解其缚,急取衣衣之,命坐,问其乡贯姓名。壮士曰:“我乃谯国谯县人也。姓许,
名褚,字仲康。向遭寇乱,聚宗族数百人,筑坚壁于坞中以御之。一日寇至,吾令
众人多取石子准备,吾亲自飞石击之,无不中者。寇乃退去。又一日寇至,坞中无
粮,遂与贼和,约以耕牛换米。米已送到,贼驱牛至坞外,牛皆奔走回还,被我双
手掣二牛尾,倒行百余步。贼大惊,不敢取牛而走,因此保守此处无事。”操曰:
“吾闻大名久矣!还肯降否?”褚曰:“固所愿也。”遂招引宗族数百人俱降。操
拜许褚为都尉,赏劳甚厚。随将何仪、黄邵斩讫。汝、颍悉平。
  曹操班师,曹仁、夏侯接见,言:“近日细作报说兖州薛兰、李封军士皆出
掳掠,城邑虚空,可引得胜之兵攻之,一鼓可下。”操遂引军径奔兖州。薛兰、李
封出其不意,只得引兵出城迎战。许褚曰:“某愿取此二人,以为贽见之礼。”操
大喜,遂令出战。李封使画戟向前来迎。交马两合,许褚斩封于马下。薛兰急走回
阵,吊桥边李典拦住。薛兰不敢回城,引军投巨野而去,却被吕虔飞马赶来,一箭
射于马下。军皆溃散。
  曹操复得兖州,程昱便请进兵取濮阳。操令许褚、典韦为先锋,夏侯、夏侯
渊为左军,李典、乐进为右军,操自领中军,于禁、吕虔为合后。兵至濮阳,吕布
欲自将出迎。陈宫谏:“不可出战。待众将聚会后,方可。”吕布曰:“吾怕谁来?”
遂不听宫言,引兵出阵,横戟大骂。许褚便出。斗二十合,不分胜负。操曰:“吕
布非一人可胜。”便差典韦助战。两将夹攻,左边夏侯、夏侯渊,右边李典、乐
进齐到。六员将共攻吕布,布遮拦不住,拨马回城。城上田氏,见布败回,急令人
拽起吊桥。布大叫:“开门!”田氏曰:“吾已降曹将军矣!”布大骂,引军奔定
陶而去。陈宫急开东门,保护吕布老小出城。操遂得濮阳,恕田氏旧日之罪。刘晔
曰:“吕布乃猛虎也,今日困之,不可少容。”操令刘晔等守濮阳,自己引军赶至
定陶。
  时吕布与张邈、张超尽在城中,高顺、张辽、臧霸、侯成巡海打粮未回。操军
至定陶,连日不战,引军退四十里下寨。正值济郡麦熟,操即令军割麦为食。细作
报知吕布。布引军赶来,将近操寨,见左边一望林木茂盛,恐有伏兵而回。操知布
军回去,乃谓诸将曰:“布疑林中有伏兵耳,可多插旌旗于林中以疑之。寨西一带
长堤,无水,可尽伏精兵。明日吕布必来烧林,堤中军断其后,布可擒矣。”于是
止留鼓手五十人,于寨中擂鼓;将村中掳来男女在寨呐喊;精兵多伏堤中。
  却说吕布回报陈宫。宫曰:“操多诡计,不可轻敌。”布曰:“吾用火攻,可
破伏兵。”乃留陈宫、高顺守城。布次日引大军来,遥见林中有旗,驱兵大进,四
面放火,竟无一人。欲投寨中,却闻鼓声大震。正自疑惑不定,忽然寨后一彪军出。
吕布纵马赶来,炮响处,堤内伏兵尽出。夏侯、夏侯渊、许褚、典韦、李典、乐
进,骤马杀来。吕布料敌不过,落荒而走。从将成廉,被乐进一箭射死。布军三停
去了二停,败卒回报陈宫。宫曰:“空城难守,不若急去。”遂与高顺保着吕布老
小,弃定陶而走。曹操将得胜之兵,杀入城中,势如劈竹。张超自焚,张邈投袁术
去了。山东一境,尽被曹操所得。安民修城,不在话下。
  却说吕布正走,逢诸将皆回,陈宫亦已寻着。布曰:“吾军虽少,尚可破曹操。
“再引军来。正是:
    兵家胜败真常事,卷甲重来未可知。
  不知吕布胜负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