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勤王室马腾举义 报父仇曹操兴师            
 
  却说李、郭二贼欲杀献帝,张济、樊稠谏曰:“不可。今日若便杀之,恐众人
不服,不如仍旧奉之为主,赚诸侯入关,先去其羽翼,然后杀之,天下可图也。”
李、郭二人从其言,按住兵器。帝在楼上,宣谕曰:“王允既诛,军马何故不退?”
李、郭汜曰:“臣等有功王室,未蒙赐爵,故不敢退军。”帝曰:“卿欲封何爵?”
李、郭、张、樊四人各自写职衔献上,勒要如此官品。帝只得从之,封李为车骑
将军、池阳侯,领司隶校尉,假节钺;郭汜为后将军、美阳侯,假节钺;同秉朝政。
樊稠为右将军、万年侯;张济为骠骑将军、平阳侯;领兵屯弘农。其余李蒙、王方
等各为校尉。然后谢恩,领兵出城。又下令追寻董卓尸首,获得些零碎皮骨,以香
木雕成形体,安凑停当,大设祭祀,用王者衣衾棺椁,选择吉日,迁葬坞。临葬
之期,天降大雷雨,平地水深数尺。霹雳震开其棺,尸首提出棺外。李候晴再葬,
是夜又复如是。三次改葬,皆不能葬,零皮碎骨悉为雷火消灭。天之怒卓,可谓甚
矣!
  且说李、郭汜既掌大权,残虐百姓。密遣心腹,侍帝左右,观其动静。献帝
此时,举动荆棘。朝廷官员,并由二贼升降。因采人望,特宣朱入朝,封为太仆,
同领朝政。一日,人报西凉太守马腾、并州刺史韩遂二将,引军十余万,杀奔长安
来,声言讨贼。原来二将先曾使人入长安,结连侍中马宇、谏议大夫种邵、左中郎
将刘范三人为内应,共谋贼党。三人密奏献帝,封马腾为征西将军,韩遂为镇西将
军,各受密诏,并力讨贼。当下李、郭汜、张济、樊稠闻二军将至,一同商议御
敌之策。谋士贾诩曰:“二军远来,只宜深沟高垒,坚守而拒之。不过百日,彼兵
粮尽,必将自退。然后引兵追之,二将可擒矣。”李蒙、王方出曰:“此非好计。
愿借精兵万人,立斩马腾、韩遂之头,献于麾下。”贾诩曰:“今若即战,必当败
绩。”李蒙、王方齐声曰:“若吾二人败,情愿斩首;吾若战胜,公亦当输首级与
我!”诩谓李、郭汜曰:“长安西二百里山,其路险峻。可使张、樊两将军
屯兵于此,坚壁守之;待李蒙、王方自引兵迎敌可也。”李、郭汜从其言,点一
万五千人马与李蒙、王方。二人忻喜而去,离长安二百八十里下寨。
  西凉兵到,两个引军迎去。西凉军马拦路摆开阵势。马腾、韩遂联辔而出,指
李蒙、王方骂曰:“反国之贼!谁去擒之?”言未绝,只见一位少年将军面如冠玉,
眼若流星,虎体猿臂,彪腹狼腰,手执长枪,坐骑骏马,从阵中飞出。原来那将即
马腾之子马超,字孟起,年方十七岁,英勇无敌。王方欺他年幼,跃马迎战。战不
到数合,早被马超一枪刺于马下。马超勒马便回。李蒙见王方刺死,一骑马从马超
背后赶来。超只做不知。马腾在阵门下大叫:“背后有人追赶!”声犹未绝,只见
马超已将李蒙擒在马上。原来马超明知李蒙追赶,却故意俄延,等他马近举枪刺来,
超将身一闪,李蒙搠个空。两马相并,被马超轻舒猿臂,生擒过去。军士无主,望
风奔逃。马腾、韩遂乘势追杀,大获胜捷,直逼隘口下寨,把李蒙斩首号令。
  李、郭汜听知李蒙、王方皆被马超杀了,方信贾诩有先见之明,重用其计,
只理会紧守关防,由他搦战,并不出迎。果然西凉军未及两月粮草俱乏,商议回军。
恰好长安城中马宇家僮出首家主与刘范、种邵外连马腾、韩遂欲为内应等情,李、
郭汜大怒,尽收三家老少良贱斩于市,把三颗首级直来门前号令。马腾、韩遂见军
粮已尽,内应又泄,只得拔寨退军。李、郭汜令张济引军赶马腾,樊稠引军赶韩
遂,西凉军大败。
  马超在后死战,杀退张济。樊稠去赶韩遂,看看赶上,相近陈仓,韩遂勒马向
樊稠曰:“吾与公乃同乡之人,今日何太无情?”樊稠也勒住马答道:“上命不可
违。”韩遂曰:“吾此来亦为国家耳,公何相逼之甚也?”樊稠听罢,拨转马头,
收兵回寨,让韩遂去了。不提防李之侄李别,见樊稠放走韩遂,回报其叔。李
大怒,便欲兴兵讨樊稠。贾诩曰:“目今人心未宁,频动干戈,深为不便。不若设
一宴请张济、樊稠庆功,就席间擒稠斩之,毫不费力。”李大喜,便设宴请张济、
樊稠。二将忻然赴宴。酒半阑,李忽然变色曰:“樊稠何故交通韩遂,欲谋造反?”
稠大惊,未及回言,只见刀斧手拥出,早把樊稠斩首于案下。吓得张济俯伏于地。
李扶起曰:“樊稠谋反,故尔诛之。公乃吾之心腹,何须惊惧?”将樊稠军拨与
张济管领。张济自回弘农去了。
  李、郭汜自战败西凉兵,诸侯莫敢谁何。贾诩屡劝抚安百姓,结纳贤豪,自
是朝廷微有生意。不想青州黄巾又起,聚众数十万,头目不等,劫掠良民。太仆朱
保举一人可破群贼,李、郭汜问是何人。朱曰:“要破山东群贼,非曹孟德
不可。”李曰:“孟德今在何处?”曰:“见为东郡太守,广有军兵。若命此
人讨贼,贼可克日而破也。”李大喜,星夜草诏,差人赍往东郡,命曹操与济北
相鲍信一同破贼。操领了圣旨,会合鲍信一同兴兵,击贼于寿阳。鲍信杀入重地,
为贼所害。操追赶贼兵直到济北,降者数万。操即用贼为前驱,兵马到处,无不降
顺。不过百余日,招安到降兵三十余万,男女百余万口。操择精锐者,号为“青州
兵”,其余尽令归农。曹操自此威名日重。捷书报到长安,朝廷加曹操为镇东将军。
  操在兖州,招贤纳士。有叔侄二人来投操,乃颍川颍阴人,姓荀,名,字文
若,荀绲之子也。旧事袁绍,今弃绍投操。操与语,大悦,曰:“此吾之子房也!”
遂以为行军司马。其侄荀攸,字公达,海内名士。曾拜黄门侍郎,后弃官归乡,今
与其叔同投曹操,操以为行军教授。荀曰:“某闻兖州有一贤士,今此人不知何
在。”操问是谁。曰:“乃东郡东阿人,姓程,名昱,字仲德。”操曰:“吾亦
闻名久矣。”遂遣人于乡中寻问,访得他在山中读书。操拜请之,程昱来见,曹操
大喜。昱谓荀曰:“某孤陋寡闻,不足当公之荐。公之乡人,姓郭,名嘉,字奉
孝,乃当今贤士,何不罗而致之?”猛省曰:“吾几忘却。”遂启操征聘郭嘉到
兖州,共论天下之事。郭嘉荐光武嫡派子孙,淮南成德人,姓刘,名晔,字子阳。
操即聘晔至。晔又荐二人:一个是山阳昌邑人,姓满,名宠,字伯宁;一个是武城
人,姓吕,名虔,字子恪。曹操亦素知这两个名誉,就聘为军中从事。满宠、吕虔
共荐一人,乃陈留平丘人,姓毛,名,字孝先。曹操亦聘为从事。又有一将,引
军数百人来投曹操,乃泰山巨平人,姓于,名禁,字文则。操见其人弓马熟娴,武
艺出众,命为点军司马。一日,夏侯引一大汉来见,操问何人,曰:“此乃陈
留人,姓典,名韦,勇力过人。旧跟张邈,与帐下人不和,手杀数十人,逃窜山中。
出射猎,见韦逐虎过涧,因收于军中,今特荐之于公。”操曰:“吾观此人容貌
魁梧,必有勇力。”曰:“他曾为友报仇杀人,提头直出闹市,数百人不敢近。
只今所使两枝铁戟,重八十斤,挟之上马,运使如飞。”操即令韦试之。韦挟戟骤
马,往来驰骋。忽见帐下大旗为风所吹,岌岌欲倒。众军士挟持不定,韦下马喝退
众军,一手执定旗杆,立于风中,巍然不动。操曰:“此古之恶来也!”遂命为帐
前都尉,解身上锦袄,及骏马、雕鞍赐之。
  自是曹操部下,文有谋臣,武有猛将,威镇山东。乃遣泰山太守应劭,往琅邪
郡取父曹嵩。嵩自陈留避难,隐居琅邪。当日接了书信,便与弟曹德及一家老小四
十余口,并从者百余人、车百余辆,径望兖州而来。道径徐州,太守陶谦,字恭祖,
为人温厚纯笃,向欲结纳曹操,正无其由;知操父经过,遂出境迎接。再拜致敬,
大设筵宴,款待两日。曹嵩要行,陶谦亲送出郭,特差都尉张将部兵五百护送。
曹嵩率家小行到华、费间,时夏末秋初,大雨骤至,只得投一古寺歇宿。寺僧接入。
嵩安顿家眷,命张将军马屯于两廊。众军衣装都被雨打湿,同声叹怨。张唤手
下头目于静处商议曰:“我们本是黄巾余党,勉强降顺陶谦,未有好处。如今曹家
辎重车辆无数,你们欲得富贵不难。只就今夜三更,大家砍将入去,把曹嵩一家杀
了,取了财物同往山中落草。此计何如?”众皆应允。
  是夜风雨未息,曹嵩正坐,忽闻四壁喊声大举。曹德提剑出看,就被搠死。曹
嵩慌引一妾,奔入方丈后,欲越墙而走。妾肥胖不能出,嵩慌急,与妾躲于厕中,
被乱军所杀。应劭死命逃脱,投袁绍去了。张杀尽曹嵩全家,取了财物,放火烧
寺,与五百人逃奔淮南去了。后人有诗曰:
    曹操奸雄世所夸,曾将吕氏杀全家。
    如今阖户逢人杀,天理循环报不差。
  当下应劭部下有逃命的军士,报与曹操,操闻之遂倒于地。众人救起,操切齿
曰:“陶谦纵兵杀吾父,此仇不共戴天!吾今悉起大军,洗荡徐州,方雪吾恨!”
遂留荀、程昱领军三万守鄄城、范县、东阿三县,其余尽杀奔徐州来。夏侯、
于禁、典韦为先锋。操令但得城池,将城中百姓尽行屠戮,以雪父仇。当有九江太
守边让,与陶谦交厚,闻知徐州有难,自引兵五千来救。操闻之大怒,使夏侯于
路截杀之。时陈宫为东郡从事,亦与陶谦交厚,闻曹操起兵报仇,欲尽杀百姓,星
夜前来见操。操知是为陶谦作说客,欲待不见,又灭不过旧恩,只得请入帐中相见。
宫曰:“今闻明公以大兵临徐州,报尊父之仇,所到欲尽杀百姓,某因此特来进言。
陶谦乃仁人君子,非好利忘义之辈。尊父遇害,乃张之恶,非谦罪也。且州县之
民,与明公何仇?杀之不祥,望三思而行!”操怒曰:“公昔弃我而去,今有何面
目复来相见?陶谦杀吾一家,誓当摘胆剜心,以雪吾恨。公虽为陶谦游说,其如吾
不听何!”陈宫辞出,叹曰:“吾亦无面目见陶谦也!”遂驰马投陈留太守张邈去
了。
  且说操大军所到之处,杀戮人民,发掘坟墓。陶谦在徐州,闻曹操起军报仇、
杀戮百姓,仰天恸哭曰:“我获罪于天,致使徐州之民受此大难!”急聚众官商议。
曹豹曰:“曹兵既至,岂有束手待死,某愿助使君破之。”陶谦只得引军出迎。远
望操军,如铺霜涌雪,中军竖起白旗二面,大书“报仇”“雪恨”四字。军马列成
阵势,曹操纵马出阵,身穿缟素,扬鞭大骂。陶谦亦出马于门旗下,欠身施礼曰:
“谦本欲结好明公,故托张护送,不想贼心不改,致有此事。实不干陶谦之故,
望明公察之!”操大骂曰:“老匹夫!杀吾父,尚敢乱言!谁可生擒老贼?”夏侯
应声而出。陶谦慌走入阵。夏侯赶来,曹豹挺枪跃马,前去迎敌。两马相交,忽
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两军皆乱,各自收军。陶谦入城,与众计议曰:“曹兵势
大难敌。吾当自缚往曹营,任其剖割,以救徐州一郡百姓之命。”言未绝,一人进
前,言曰:“府君久镇徐州,人民感恩。今曹兵虽众,未能即破我城。府君与百姓,
坚守勿出;某虽不才,愿施小策,教曹操死无葬身之地。”众人大惊,便问:“计
将安出?”正是:
    本为纳交反成怨,那知绝处又逢生。
  毕竟此人是谁,且听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