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发矫诏诸镇应曹公 破关兵三英战吕布            
 
  却说陈宫临欲下手杀曹操,忽转念曰:“我为国家,跟他到此,杀之不义。不
若弃而他往。”插剑上马,不等天明,自投东郡去了。操觉,不见陈宫,寻思:“此
人见我说了这两句,疑我不仁,弃我而去。吾当急行,不可久留。”遂连夜到陈留,
寻见父亲,备说前事,欲散家资招募义兵。父言:“资少恐不成事。此间有孝廉卫
弘,疏财仗义。其家巨富,若得相助,事可图矣。”操置酒张筵,拜请卫弘到家,
告曰:“今汉室无主,董卓专权,欺君害民,天下切齿。操欲力扶社稷,恨力不足。
公乃忠义之士,敢求相助!”卫弘曰:“吾有是心久矣,恨未遇英雄耳。既孟德有
大志,愿将家资相助。”操大喜。于是先发矫诏,驰报各道,然后招集义兵,竖起
招兵白旗一面,上书“忠义”二字。不数日间,应募之士,如雨骈集。
  一日,有一个阳平卫国人,姓乐,名进,字文谦,来投曹操。又有一个山阳巨
鹿人,姓李,名典,字曼成,也来投曹操。操皆留为帐前吏。又有沛国谯人夏侯,
字元让,乃夏侯婴之后。自小习枪棒,年十四,从师学武,有人辱骂其师,杀之,
逃于外方。闻知曹操起兵,与其族弟夏侯渊两个,各引壮士千人来会。此二人本操
之弟兄:操父曹嵩,原是夏侯氏之子,过房与曹家,因此是同族。不数日,曹氏兄
弟曹仁、曹洪,各引兵千余来助。曹仁字子孝,曹洪字子廉,二人弓马熟娴,武艺
精通。操大喜,于村中调练军马。卫弘尽出家财,置办衣甲旗。四方送粮食者,
不记其数。
  时袁绍得操矫诏,乃聚麾下文武,引兵三万,离渤海来与曹操会盟。操作檄文
以达诸郡,檄文曰:
    操等谨以大义布告天下:董卓欺天罔地,灭国弑君,秽乱宫禁,残害生灵,
狼戾不仁,罪恶充积。今奉天子密诏,大集义兵,誓欲扫清华夏,剿戮群凶。望兴
义师,共泄公愤,扶持王室,拯救黎民。檄文到日,可速奉行!
操发檄文去后,各镇诸侯,皆起兵相应:
第一镇,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
第二镇,冀州刺史韩馥。
第三镇,豫州刺史孔佃。
第四镇,兖州刺史刘岱。
第五镇,河内郡太守王匡。
第六镇,陈留太守张邈。
第七镇,东郡太守乔瑁。
第八镇,山阳太守袁遗。
第九镇,济北相鲍信。
第十镇,北海太守孔融。
第十一镇,广陵太守张超。
第十二镇,徐州刺史陶谦。
第十三镇,西凉太守马腾。
第十四镇,北平太守公孙瓒。
第十五镇,上党太守张杨。
第十六镇,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
第十七镇,祁乡侯渤海太守袁绍。
  诸路军马,多少不等,有三万者,有一二万者,各领文官武将投洛阳来。
  且说北平太守公孙瓒,统领精兵一万五千,路经德州平原县。正行之间,遥见
桑树丛中,一面黄旗,数骑来迎。瓒视之,乃刘玄德也。瓒问曰:“贤弟何故在此?”
玄德曰:“旧日蒙兄保备为平原县令,今闻大军过此,特来奉候,就请兄长入城歇
马。”瓒指关、张而问曰:“此何人也?”玄德曰:“此关羽、张飞,备结义兄弟
也。”瓒曰:“乃同破黄巾者乎?”玄德曰:“皆此二人之力。”瓒曰:“今居何
职?”玄德答曰:“关羽为马弓手,张飞为步弓手。”瓒叹曰:“如此可谓埋没英
雄。今董卓作乱,天下诸侯共往诛之。贤弟可弃此卑官,一同讨贼,力扶汉室,若
何?”玄德曰:“愿往。”张飞曰:“当时若容我杀了此贼,免有今日之事。”云
长曰:“事已至此,即当收拾前去。”玄德、关、张引数骑跟公孙瓒来,曹操接着。
众诸侯亦陆续皆至,各自安营下寨,连接二百余里。
  操乃宰牛杀马,大会诸侯,商议进兵之策。太守王匡曰:“今奉大义,必立盟
主,众听约束,然后进兵。”操曰:“袁本初四世三公,门多故吏,汉朝名相之裔,
可为盟主。”绍再三推辞,众皆曰:“非本初不可。”绍方应允。次日,筑台三层,
遍立五方旗帜,上建白旄黄钺,兵符将印,请绍登坛。绍整衣佩剑,慨然而上,焚
香再拜。其盟曰:
    汉室不幸,皇纲失统。贼臣董卓,乘衅纵害,祸加至尊,虐流百姓。绍等
惧社稷沦丧,纠合义兵,并赴国难。凡我同盟,齐心戮力,以致臣节,必无二志。
有渝此盟,俾坠其命,无克遗育。皇天后土,祖宗明灵,实皆鉴之!
读毕歃血。众因其辞气慷慨,皆涕泗横流。歃血已罢,下坛,众扶绍升帐而坐,两
行依爵位年齿分列坐定。操行酒数巡,言曰:“今日既立盟主,各听调遣,同扶国
家,勿以强弱计较。”袁绍曰:“绍虽不才,既承公等推为盟主,有功必赏,有罪
必罚。国有常刑,军有纪律,各宜遵守,勿得违犯。”众皆曰:“惟命是听”绍曰:
“吾弟袁术总督粮草,应付诸营,无使有缺。更须一人为先锋,直抵汜水关挑战。
余各据险要,以为接应。”长沙太守孙坚出曰:“坚愿为前部。”绍曰:“文台勇
烈,可当此任。”坚遂引本部人马,杀奔汜水关来。守关将士,差流星马往洛阳丞
相府告急。
  董卓自专大权之后,每日饮宴。李儒接得告急文书,径来禀卓。卓大惊,急聚
众将商议。温侯吕布挺身出曰:“父亲勿虑。关外诸侯,布视之如草芥。愿提虎狼
之师,尽斩其首,悬于都门。”卓大喜曰:“吾有奉先,高枕无忧矣!”言未绝,
吕布背后一人高声出曰:“‘割鸡焉用牛刀’?不劳温侯亲往,吾斩众诸侯首级,
如探囊取物耳。”卓视之,其人身长九尺,虎体狼腰,豹头猿臂:关西人也,姓华,
名雄。卓闻言大喜,加为骁骑校尉。拨马步军五万,同李肃、胡轸、赵岑星夜赴关
迎敌。众诸侯内有济北相鲍信,寻思孙坚既为前部,怕他夺了头功,暗拨其弟鲍忠,
先将马步军三千,径抄小路,直到关下搦战。华雄引铁骑五百,飞下关来,大喝:
“贼将休走!”鲍忠急待退,被华雄手起刀落,斩于马下,生擒将校极多。华雄遣
人赍鲍忠首级来相府报捷,卓加雄为都督。
  却说孙坚引四将直至关前。那四将?第一个,右北平土垠人,姓程,名普,字
德谋,使一条铁脊蛇矛。第二个,姓黄,名盖,字公覆,零陵人也,使铁鞭。第三
个,姓韩,名当,字义公,辽西令支人也,使一口大刀。第四个,姓祖,名茂,字
太荣,吴郡富春人也,使双刀。孙坚披烂银铠,裹赤帻,横古锭刀,骑花鬃马,指
关上而骂曰:“助恶匹夫,何不早降!”华雄副将胡轸引兵五千,出关迎战。程普
飞马挺矛直取胡轸,斗不数合,程普刺中胡轸咽喉,死于马下。坚挥军直杀至关前,
关上矢石如雨。孙坚引兵回至梁东屯住,使人于袁绍处报捷,就于袁术处催粮。或
说术曰:“孙坚乃江东猛虎,若打破洛阳,杀了董卓,正是除狼而得虎也。今不与
粮,彼军必散。”术听之,不发粮草。
  孙坚军缺食,军中自乱,细作报上关来。李肃为华雄谋曰:“今夜我引一军从
小路下关,袭孙坚寨后。将军击其前寨,坚可擒矣。”雄从之,传令军士饱餐,乘
夜下关。是夜月白风清,到坚寨时已是半夜,鼓噪直进。坚慌忙披挂上马,正遇华
雄。两马相交,斗不数合,后面李肃军到,竟天价放起火来。坚军乱窜,众将各自
混战,止有祖茂跟定孙坚,突围而走。背后华雄追来,坚取箭,连放两箭,皆被华
雄躲过;再放第三箭时,因用力太猛,拽折了鹊画弓,只得弃弓纵马而奔。祖茂曰:
“主公头上赤帻射目,为贼所识认,可脱帻与某戴之。”坚就脱帻换茂盔,分两路
而走。雄军只望赤帻者追赶,坚乃从小路得脱。祖茂被华雄追急,将赤帻挂于人家
烧不尽的庭柱上,却入树林潜躲。华雄军于月下遥见赤帻,四面围定,不敢近前。
用箭射之,方知是计,遂向前取了赤帻。祖茂于林后杀出,挥双刀欲劈华雄。雄大
喝一声,将祖茂一刀砍于马下。杀至天明,雄方引兵上关。程普、黄盖、韩当都来,
寻见孙坚,再收拾军马屯扎。坚为折了祖茂,伤感不已,星夜遣人报知袁绍。
  绍大惊曰:“不想孙文台败于华雄之手!”便聚众诸侯商议。众人都到,只有
公孙瓒后至。绍请入帐列坐。绍曰:“前日鲍将军之弟不遵调遣,擅自进兵,杀身
丧命,折了许多军士,今者孙文台又败于华雄,挫动锐气,为之奈何?”诸侯并皆
不语。绍举目遍视,见公孙瓒背后立着三人,容貌异常,都在那里冷笑。绍问曰:
“公孙太守背后何人?”瓒呼玄德出曰:“此吾自幼同舍兄弟,平原令刘备是也。”
曹操曰:“莫非破黄巾刘玄德乎?”瓒曰:“然。”即令刘玄德拜见。瓒将玄德功
劳,并其出身,细说一遍。绍曰:“既是汉室宗派,取坐来。”命坐。备逊谢。绍
曰:“吾非敬汝名爵,吾敬汝是帝室之胄耳。”玄德乃坐于末位,关、张叉手侍立
于后。
  忽探子来报:“华雄引铁骑下关,用长竿挑着孙太守赤帻,来寨前大骂搦战。”
绍曰:“谁敢去战?”袁术背后转出骁将俞涉,曰:“小将愿往。”绍喜,便着俞
涉出马。即时报来:“俞涉与华雄战不三合,被华雄斩了。”众大惊。太守韩馥曰:
“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绍急令出战。潘凤手提大斧上马。去不多时,飞马
来报:“潘凤又被华雄斩了。”众皆失色。绍曰:“可惜吾上将颜良、文丑未至,
得一人在此,何惧华雄?”言未毕,阶下一人大呼出曰:“小将愿往斩华雄头,献
于帐下!”众视之,见其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声
如巨钟,立于帐前。绍问何人。公孙瓒曰:“此刘玄德之弟关羽也。”绍问:“见
居何职?”瓒曰:“跟随刘玄德充马弓手。”帐上袁术大喝曰“汝欺吾众诸侯无大
将耶?量一弓手,安敢乱言!与我打出!”曹操急止之曰:“公路息怒。此人既出大
言,必有勇略。试教出马,如其不胜,责之未迟。”袁绍曰:“使一弓手出战,必
被华雄所笑。”操曰:“此人仪表不俗,华雄安知他是弓手?”关公曰:“如不胜,
请斩某头。”操教酾热酒一杯,与关公饮了上马。关公曰:“酒且斟下,某去便来。”
出帐提刀,飞身上马。众诸侯听得关外鼓声大震,喊声大举,如天摧地塌、岳撼山
崩,众皆失惊。正欲探听,鸾铃响,马到中军。云长提华雄之头,掷于地上。其酒
尚温。后人有诗赞之曰:
    威镇乾坤第一功,辕门画鼓响咚咚。
    云长停盏施英勇,酒尚温时斩华雄。
曹操大喜。只见玄德背后转出张飞,高声大叫:“俺哥哥斩了华雄,不就这里杀入
关去活拿董卓,更待何时!”袁术大怒,喝曰:“俺大臣尚自谦让,量一县令手下
小卒,安敢在此耀武扬威!都与赶出帐去!”曹操曰:“得功者赏,何计贵贱乎?”
袁术曰:“既然公等只重一县令,我当告退。”操曰:“岂可因一言而误大事耶?”
命公孙瓒且带玄德、关、张回寨。众官皆散。曹操暗使人赍牛酒,抚慰三人。
  却说华雄手下败军报上关来,李肃慌忙写告急文书,申闻董卓。卓急聚李儒、
吕布等商议。儒曰:“今失了上将华雄,贼势浩大。袁绍为盟主,绍叔袁隗,现为
太傅,倘或里应外合,深为不便,可先除之。请丞相亲领大军分拨剿捕。”卓然其
说,唤李、郭汜领兵五百,围住太傅袁隗家,不分老幼,尽皆诛绝。先将袁隗首
级去关前号令。卓遂起兵二十万,分为两路而来。一路先令李、郭汜引兵五万,
把住汜水关,不要厮杀;卓自将十五万,同李儒、吕布、樊稠、张济等守虎牢关。
这关离洛阳五十里。军马到关,卓令吕布领三万军去关下扎住大寨。卓自在关上屯
住。
  流星马探听得,报入袁绍大寨而来。绍聚众商议。操曰:“董卓屯兵虎牢,截
俺诸侯中路,今可勒兵一半迎敌。”绍乃分王匡、乔瑁、鲍信、袁遗、孔融、张杨、
陶谦、公孙瓒八路诸侯往虎牢关迎敌,操引军往来救应。八路诸侯,各自起兵。河
内太守王匡,引兵先到。吕布带铁骑三千,飞奔来迎。王匡将军马列成阵势,勒马
门旗下看时,见吕布出阵,头带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
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果然
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王匡回头问曰:“谁敢出战?”后面一将,纵马挺枪
而出。匡视之,乃河内名将方悦。两马相交,无五合,被吕布一戟刺于马下,挺戟
直冲过来。匡军大败,四散奔走,布东西冲杀,如入无人之境。幸得乔瑁、袁遗两
军皆至,来救王匡,吕布方退。三路诸侯各折了些人马,退三十里下寨。随后五路
军马都至,一处商议,言吕布英雄,无人可敌。正虑间,小校报来:“吕布搦战。”
八路诸侯,一齐上马。军分八队,布在高岗。遥望吕布一簇军马绣旗招,先来冲
阵。上党太守张杨部将穆顺,出马挺枪迎战,被吕布手起一戟,刺于马下。众大惊。
北海太守孔融部将武安国,使铁飞马而出,吕布持戟拍马来迎,战到十余合,一
戟砍断安国手腕,弃锤于地而走。八路军兵齐出,救了武安国,吕布退回去了。
  众诸侯回寨商议。曹操曰:“吕布英勇无敌,可会十八路诸侯,共议良策。若
擒了吕布,董卓易诛耳!”正议间,吕布复引兵搦战。八路诸侯齐出。公孙瓒挥槊
亲战吕布。战不数合,瓒败走,吕布纵赤兔马赶来。那马日行千里,飞走如风,看
着赶上。布举画戟,望瓒后心便刺。旁边一将,圆睁环眼,倒竖虎须,挺丈八蛇矛,
飞马大叫:“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张飞在此!”吕布见了,弃了公孙瓒,便战张飞。
飞抖擞精神,酣战吕布,连斗五十余合,不分胜负。云长见了,把马一拍,舞八十
二斤青龙偃月刀,来夹攻吕布。三匹马丁字儿厮杀,战到三十合,战不倒吕布。刘
玄德掣双股剑,骤黄鬃马,刺斜里也来助战。这三个围住吕布,转灯儿般厮杀,八
路人马都看得呆了。吕布架隔遮拦不定,看着玄德面上,虚刺一戟,玄德急闪。吕
布荡开阵角,倒拖画戟,飞马便回。三个那里肯舍,拍马赶来。八路军兵,喊声大
震,一齐掩杀。吕布军马望关上奔走,玄德、关、张随后赶来。古人曾有篇言语,
单道着玄德、关、张三战吕布:
    汉朝天数当桓灵,炎炎红日将西倾。奸臣董卓废少帝,刘协懦弱魂梦惊。
曹操传檄告天下,诸侯奋怒皆兴兵。议立袁绍作盟主,誓扶王室定太平。温侯吕布
世无比,雄才四海夸英伟。护躯银铠砌龙鳞,束发金冠簪雉尾。参差宝带兽平吞,
错落锦袍飞凤起。龙驹跳踏起天风,画戟荧煌射秋水。出关搦战谁敢当?诸侯胆裂
心惶惶。跃出燕人张翼德,手提蛇矛丈八枪。虎须倒竖翻金线,环眼圆睁起电光。
酣战未能分胜败,阵前恼起关云长。青龙宝刀灿霜雪,鹦鹉战袍飞蛱蝶。马蹄到处
鬼神嚎,目前一怒应流血。枭雄玄德掣双锋,抖擞天威施勇烈。三人围绕战多时,
遮拦架隔无休歇。喊声震动天地翻,杀气迷漫牛斗寒。吕布力穷寻走路,遥望家山
拍马还。倒拖画杆方天戟,乱散销金五彩。顿断线绦走赤兔,翻身飞上虎牢关。
  三人直赶吕布到关下,看见关上西风飘动青罗伞盖,张飞大叫:“此必董卓!
追吕布有甚强处,不如先拿董卓,便是斩草除根!”拍马上关,来擒董卓。正是:
    擒贼定须擒贼首,奇功端的待奇人。
  未知胜负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前 主页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