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贾母给薛宝琴的凫魇裘谁都不认识,为什么只有史湘云认识?

薛宝琴一来就得到贾母万千宠爱,连贾宝玉这亲孙子似乎都要靠边站,不但自己抚养,还嘱咐大观园众人谁也不允许约束宝琴,更将唯一一件凫魇裘送给了贾宝玉。众人只觉得好看,却都不认识,惟有史湘云指出这是“野鸭子头上的毛捻线织成”。那么史湘云是如何认识的呢?我认为有三个原因。


贾母给薛宝琴的凫魇裘谁都不认识,为什么只有史湘云认识?


【一】

凫魇裘包括雀金裘是贾母的嫁妆,原本就是史家之物。史家应该保有类似之物。

贾母笑道:这叫作“雀金呢”。这是俄罗斯国拿孔雀毛拈了线织的。前儿把那一件野鸭子的给了你小妹妹,这件给你罢……贾母道:就剩下了这一件,你糟蹋了也再没了。这会子特给你做这个也是没有的事。

雀金裘和凫魇裘一样都是老物件。雀金裘烧坏了,拿给外面的织工都不会做,还是贾母房中chu来的晴雯才会织补,可见这两件衣服年代之久远。

贾母出身保龄侯尚书令史家,是显赫有实权的宰相之家,比起贾家毫不逊色。雀金裘和凫魇裘出自史家,史湘云在家见过类似之物一见就认识并非不可能。


贾母给薛宝琴的凫魇裘谁都不认识,为什么只有史湘云认识?


【二】

史湘云从小贾母抚养长大。在贾母房中起码生活三四岁,嫡母死后回家之前一直是袭人照顾。史湘云性格活泼好动,爱说话。贾母房中那些大柜子里的东西,史湘云不可能不好奇。而贾母也会定期将这些织物类的老物件拿出来晾晒。就算雀金裘和凫魇裘不是贾母嫁妆,史湘云也应该在贾母房中见过。以她的性格必然打破砂锅问到底。知道凫魇裘也就不奇怪了。

林黛玉道:这算什么!惟有前年正月里接了她来,住了没两日就下起雪来,老太太和舅母那日想是才拜了影回来,老太太的一个新新的大红猩猩毡斗篷放在那里,谁知眼错不见她就披了,又大又长,她就拿了个汗巾子拦腰系上,和丫头们在后院子扑雪人儿去,一跤栽到沟跟前,弄了一身泥水。

史湘云不但见过凫魇裘,甚至极可能还穿过凫魇裘,只是年纪太小,穿不上,披上显摆一下就罢了。所以看到薛宝琴穿着凫魇裘,别人都罢了,惟有湘云酸溜溜的说:“可见老太太疼你了,这样疼宝玉,也没给他穿。”凫魇裘湘云也特别喜欢,不排除贾母老人家曾对湘云说过,你现在太小,等你大了再给你穿。时间久了老人家忘了,史湘云还记得。看到自己心爱之物给了宝琴,难免酸溜溜的。


贾母给薛宝琴的凫魇裘谁都不认识,为什么只有史湘云认识?


【三】

湘云认识“凫魇裘”一定基于以上两个原因。凫魇裘或者是史家之物,但湘云在贾母房中见过是一定的。而作者不光安排湘云认出凫魇裘,还让史湘云连续酸溜溜的说出吃醋的言语,却是大有深意的。

湘云说:“可见老太太疼你了,这样疼宝玉,也没给他穿。”

湘云又瞅了宝琴半日,笑道:“这一件衣裳也只配她穿,别人穿了,实在不配。”

湘云因笑道:“宝姐姐,你这话虽是玩话,恰有人真心是这样想呢。”

宝钗、湘云都笑道:他倒不是这样人。琥珀又笑道:不是他,就是她。说着又指着黛玉。湘云便不作声。

史湘云因为凫魇裘连续发难,吃醋的意味很明显。吓的薛宝钗又让她认宝琴做妹妹,又说宝琴是林黛玉的妹妹,更自己说出妒忌宝琴的话。皆因史湘云的性格一向“英豪阔大宽宏量”,她尚且如此,薛宝琴得贾母宠爱,该是如何遭贾家上下妒忌?上到邢夫人,下到奴才婆子丫头估计心中都要酸死了。作者借史湘云这样一个大咧咧之人对宝琴身穿一件凫魇裘的酸意表达出贾家上下的心理,可谓神来之笔。您觉得呢?

欢迎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红楼故事!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贾母给薛宝琴的凫魇裘谁都不认识,为什么只有史湘云认识?

分享:
上一篇:红楼梦死得最冤枉的一个丫头,葬礼盛大,死因成谜!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