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史湘云的结局被揭开,曹雪芹妙笔埋线索,为养幼子受尽欺凌

红楼梦二十八回,贾宝玉受冯紫英邀请聚会,席间几人听从贾宝玉安排行酒令【悲愁喜乐】,不出所料,又是影射几人结局。当蒋玉菡说出酒底“花气袭人知昼暖”被薛蟠喝破,蒋玉菡疑惑,竟然是妓女云儿告诉了蒋玉菡和冯紫英贾宝玉的丫头叫袭人。此事看似寻常,实则很不对劲。我认为是曹雪芹有意为之。


史湘云的结局被揭开,曹雪芹妙笔埋线索,为养幼子受尽欺凌


【一】

冯紫英请客,安排个妓女在座不奇怪,甚至蒋玉菡也是陪客,五个人的局只有冯紫英、贾宝玉和薛蟠是主客。从云儿与众人言谈看来,都是老相识。与薛蟠尤其熟,云儿在说酒令时,薛蟠两次打断云儿行令:

云儿便说道:“女儿悲,将来终身倚靠谁?”薛蟠笑道:“我的儿,有你薛大爷在,你怕什么?”云儿又道:“女儿愁,妈妈打骂何时休?”薛蟠道:“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她不叫她打你呢。”

云儿应该是清倌儿(卖艺不卖身),他们这种贵族公子聚会,有清倌儿云儿和名伶蒋玉菡参加无形提升了宴会品质,也符合贾宝玉冯紫英等公侯子弟的身份。薛蟠的性格没到手才是好的,也能证明云儿是清倌儿。薛蟠大嘴巴,保不住告诉云儿贾宝玉的丫头有一个叫袭人。


史湘云的结局被揭开,曹雪芹妙笔埋线索,为养幼子受尽欺凌


【二】

贾宝玉房中丫头属个人隐私,当时男女大防很重,私下探听别人房中人很失礼。蒋玉菡无心说出“花气袭人知昼暖”,薛蟠跳起来说破,“宝玉没好意思起来,说:薛大哥,你该罚多少?”薛蟠冒失令贾宝玉很尴尬,皆因房中人为闺房密事,不足为外人道。蒋玉菡听说也赶忙告罪,众人也只能说不知者不罪。

问题是云儿有薛蟠冒失在前,她作为在坐地位最低者,如何还会唐突说出来?薛蟠说已经让贾宝玉没意思起来。云儿再说,等于让贾宝玉更尴尬,也把薛蟠出卖了。薛蟠不在乎,云儿风月场中察言观色惯了,不可能如此不懂眼色?云儿最不可能说,偏偏作者安排她说出来,当是故意为之。


史湘云的结局被揭开,曹雪芹妙笔埋线索,为养幼子受尽欺凌


【三】

红楼梦一贯草蛇灰线伏延千里,很多人物情节穿插倒叙。云儿这个妓女(清倌儿也是妓女)是红楼梦唯一出场的风尘女子。她出场很不简单。要知道贾宝玉的酒令【悲愁喜乐】影射各自姻缘,贾宝玉【红豆曲】影射宝黛钗三人;薛蟠影射夏金桂;蒋玉菡影射袭人,各有归宿。问题是冯紫英姻缘是谁呢?云儿姻缘又是谁?按理云儿是妓女,就算从良也只能给人作妾,可她的酒底竟是“桃之夭夭”,这是美好爱情共携白首之意。

推测冯紫英的姻缘很惊喜,酒令与其他四人【悲愁喜乐】顺序不同,是【喜乐悲愁】先乐后悲,而且酒令内容与史湘云的曲子【乐中悲】如出一辙。可谓一唱一和。据此我认为史湘云【乐中悲】曲子隐晦的“如意仙郎”正是冯紫英。而史湘云的小名就叫云儿,与清倌儿云儿重名。

三十一回回目叫【金麒麟伏白首双星】,史湘云论及阴阳伏她姻缘,冯紫英酒令中可爱淘气的妻子也与史湘云相符。第一句【女儿喜,头胎养了双生子】,双生子对应双(子)星,而白首应在妓女云儿的酒底【桃之夭夭】。曹雪芹有意借云儿影射丈夫死后流落风尘养育幼子的史湘云。

云儿如果代表史湘云,那么她能够脱口而出袭人之名,贾宝玉也没什么反应就不奇怪了。皆因史湘云与袭人关系亲密,袭人在贾宝玉之前照顾的就是史湘云。曹雪芹这里借用了类似蒙太奇的手法,提前将家破人亡的史湘云流落风尘后的情景讲出来。云儿说“”女儿愁,妈妈打骂何时休?”当是史湘云为养幼子卖艺不卖身面临的悲惨遭遇。

注:【庚辰: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史湘云与卫若兰是夫妻的红学考证就出于此条脂批,还没明确说若兰是卫若兰。显然不如冯紫英有【喜乐悲愁】酒令与【乐中悲】曲子更多说服力。

欢迎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红楼故事!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史湘云的结局被揭开,曹雪芹妙笔埋线索,为养幼子受尽欺凌

分享:
上一篇:贾家抄家原因被解开,贾元春判词图画藏线索,曹雪芹描写隐晦下一篇: